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访深圳教会:关心传道人生活需建立合适的工薪制度

经过多年尝试,深圳教会在义工培训上渐成体系,分别有初信栽培、慕道班、新生活、门徒培训、义工训练。在门徒训练阶段,牧者引导他们负责带领聚会点、担任团契组长、主持带领等工作。面对一个几千人的堂会,在这个系统上,越往上一级人数越少,最后一个班只剩下50-60人,而读神学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就这种现象,福音时报同工采访了深圳市基督教两会主席蔡博生牧师。

福音时报:有很多热心侍奉的义工,可是最终选择读神学的人却很少。您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

蔡牧师: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读神学。大部分人来深圳,希望改善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有的人偏向边赚钱边做义工,做一名兼职传道。有的人认为不一定要读神学才能做主工。另外,教会在社会产生的影响力较弱,教会提供读神学的机会和条件也是很有限。即使教会推荐学生读神学,在他们以后的工作和生活还会遇到困难。最重要的是,教会在信徒栽培的环节中,如何鼓励弟兄姊妹奉献身心。

福音时报:如果信徒带着真正奉献的心,那么他还会在乎工资吗?

蔡牧师:这是一个生命问题。虽然我们讲奉献,可是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很实在,但他们每天必须面对经济的压力,对于他们的生活,我们不能只强调信心而缺少关心。总体上,我们认为不在乎摆上什么。可是,来到教会的同工还是会面临挑战。例如,我们有些堂会引进来的同工给他们一年试用期,每个月的工资是只有1500元。他们真的需要经得起信心的考验,按目前城市生活的情况,他们这样的工资和得到的待遇实在不能保障生活的需要。他们来到深圳确实不是来挣钱、享受,而是真心地来牧养群羊(为群体的需要)。

作为教会,需要考虑两个方面:如何关心他们,让他们生活没有忧虑,以帮助他们更好地侍奉;同时也让他们有正确的奉献态度。这两个方面都需要均衡。目前,我们正着手采取这种方法平衡这两者。从教会管理的角度,教会的机构如何保证他们的生活;从灵性上,如何鼓励他们献身。

福音时报:考虑到经济问题,很多人放弃读神学,或者不愿意做专职传道。您认为哪些原因造成传道人工资少呢?

蔡牧师:一方面和教会的自养能力有关。农村教会收到的奉献款比较少,给与传道人的工资也低。在城市教会,这种情况也可能出现。加上教会不断扩大,大量资金用于租用场地、重建教堂、维修维护工作等。用很多的钱更新、建设和配置教堂的硬件设备,而用很少的钱用于传道人的工资或用于传福音的工作。另外,大家普遍认为传道人就要吃苦,贫穷似乎成了传道人的代名词,好象越贫穷才越属灵。受这种的观念的影响,传道人的社会保障、社会福利比应得到的要低。

福音时报:有些教牧同工巨款用于接待,可是给传道人很少的工资,您是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蔡牧师:这种情况,有的时候很难界定和把握。教会经常有接待,大家渐渐认为是理所当然,也想和社会上的标准拉平。教会常常存在两种态度(标准)处理不同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接待方面需要从简。有时确实也存在着反差现象,接待方面有时可以花上万元,而给传道人的工资却很少,有时一餐可以吃一个传道人一个月的工资。我觉得很无奈,教会是不是世俗化了?我觉得,教会应该改变观念,既然教会有条件花资金做接待,那么也应该有条件关心同工们的生活,不能用两种态度或标准,对内对外需要平衡。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传道人是贫穷的),好像大家都认同,教会应该做好接待;而提到传道人的工资时,变得敏感。有些传道人实际是做了几份工的工作量,但只能领一份工资。根本上,传统的观念还没有改变,教会也没有实行奖和罚。我认为,做得好的,应该鼓励;做不好的,应该扣工资或资金。而在教会,奖罚制度还不健全。观念、制度常常影响和制约人的行为。

福音时报:如果教会在工薪方面没有按照制度实行奖和罚,教会是否会做出相应的惩处呢?

蔡牧师:教会比较多讲爱心,对待罚还是比较低调。奖和罚通常不够明显,只是停留在大头或制度的成文上。例如,教牧同工请假的话,会相应扣除奖金,而工作多了却没有奖励。我希望这方面有所改善和提升。

每年我们都会以慰问的方式给与传道人奖励。在节假日,会给在职同工提供生活上的补贴;有的也会根据级别,所担负的职务,给予相应的补助。从整体上看,工资还是比较低。目前我们也正在调整中。

福音时报:传道人的工资问题怎么样解决,您觉得哪种方式比较合理?

蔡牧师:教会负责人应该重视这个问题,传道人也应该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需要。两会机构也需要有指导性的文件。目前,深圳两会基本上制定了工薪体制。另外,我觉得省两会也需要出台一些相关可行性的范本提供给基层教会参考。由于工作量的增加和社会物价的上涨,教会负责人已经越来越意识到需要关怀同工的生活。

深圳教会,传道人工资标准,除了参照事业单位,还考虑工龄、学历。之前是用两种方法,一个是社保方面的,教会给他交80%左右的社保,他从工资中扣除20%左右。二是解决他的户口问题;三是住的问题。工资可能不是很高,但是总算这几个生活的问题解决了,比较大比较难的问题解决了,还有一些住在堂会,或者堂会租的地方,教会提供一定数量的水电费,基本上就是免费入住,这就大大减轻了他们的压力。虽然工资达不到很高,像我们这边普通传道人的工资3000左右,如果其他方面基本上就不用操心,这样就基本可以保证他们的生活了。

福音时报:您觉得这种体制运行得怎么样?

蔡牧师:目前,这种体制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希望教会自养能力提升。我认为这两个方面有些特殊。如果教会做好牧养工作的话,那么教会的经济能力也会相应提升。如果传道人没能尽力,弟兄姊妹在奉献上会“省力”,对上帝的爱及教会的关爱也会冷淡,也可能导致教会养不起传道人。需要聘请传道人又因经济缺乏不敢请,因而常常处于恶性循环。我个人认为,多一些优秀传道人或者提升传道人的素质,他可以促进教会福音工作的展开、在教会牧养上也会提升。如果不敢拓展,不敢跨越,那么教会越是萎缩。

随着堂点的增加,社会上面临着挑战,堂会之间无形中产生竞争力,也是互相促进。这也是很大的挑战,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我认为牧养是最重要的,不要怕多请传道人。像香港,拥有300、400人的教会,仅牧师就有2、3位,传道人也有2、3名。他们可以进行细致的牧养。这和一个地方的经济、信徒的群体以及是否能让信徒参与、参与程度的多少,这些直接影响着教会的兴旺与否。

福音时报:目前深圳教会在管理体制以及教会规章制度,建立的情况怎么样?

蔡牧师:现在教会有比较完善的规章制度,但是在落实制度上还在试行的阶段。目前,深圳市区,宝安区,龙岗区,各具有特色。有的是以两会为主体的,有的是以堂会和两会一起推进,有的是以堂会为主。目前这三种方式在不断地整合中,基本上调整成相对比较集中的趋势,既有集中,也有民主。先发展的堂会,基本上形成统一的制度,包括给与传道人的工资。另外,在管理方面,基本上朝着大集体的方向走,深圳市两会给各区各堂点提供一些指导性的资源,及制度上的支持,各堂点有属于自己开展各项活动的空间和权利,有集中也有自主。

相关新闻

教会给传道人多少薪水合适?

教会该给传道人发多少薪水呢?有没有什么可以参照的标准,便于执行呢?鉴于此事具有一定的代表性,笔者觉得有与众教会同工、信徒一起进行思考与交通的必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访深圳教会:关心传道人生活需建立合适的工薪制度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