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陈缘督画出中国化基督

我主传圣图
我主传圣图

常自忖:我们基督徒当如何善用今生?如何才算不是枉然一生?相信有此同感的人不少,若不得其解岂不又牢笼了自己?因为人的一生短暂,我们视为出人头地的成就,也许有些人根本不在意……难怪保罗教导我们“行合宜的事”,再用心去想这五字的意思,岂不就是善用一生?   

善用一生,总有一些学习或操练。无意间,爱画画的我关注了美术家陈缘督(1902年-1967年,京华美术专科学校、辅仁大学美术系、北京艺术师范学院、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讲师、教授),因为我也是台湾辅仁大学毕业,觉得拉近了距离,更贴心的是我们都是客家基督徒。感谢主让我有机会对这位不一般的弟兄另眼相看,盼望自我提升更多。那场拍卖节目中惊见陈缘督大作,于是我在北京公教画派中更多认识了陈缘督。

那天是在央视节目《一槌定音》中看到介绍陈缘督的一幅人物画并拍卖,现场主持人介绍时便抓我眼神,我由此开始认识陈缘督,认同他的画。

爱画画的人谁不知人物画是难画的,定睛他的这幅人物画《我主传圣图》,再查才知当年是由辅仁大学师生陈缘督、陆鸿年、王肃达、徐济华四位画家共同绘制的,他们就是20世纪30-40年代那批常在北京公教大学从事美术活动的中国基督徒画家。印象深刻的是当年这些年轻画家用中国风来表达“基督”,他们的信仰带出的画风被称为“北京公教画派”,陈缘督即画出基督教美术的代表人物。

我们可见人物画《我主传圣图》多幅都是陈缘督代表作品,耶稣讲圣在花木扶疏或山水之间,整个故事的常驻背景可能也有苍劲的古松,总是圣经中的故事,在大石旁或古松下或古房中讲道……画家巧妙地结合了古朴的背景,精致的服装,形成中国国画的基督画风,即将耶稣很“顺理成章”地请到了山水画卷里,中西合璧引人入胜让人难忘。我爱那幅《最后的晚餐》,堪称最中国风的基督?画面更有中国版顶上的天宫灯、云纹鹤印、众人的神情;《基督受难》画得惟妙惟肖十足中国风,非常有趣。

其实圣经中的人物在中国画坛少见有人画的,若是优秀画作传世绝对具有更深的社会与传教作用。反思少见中国画家能在近百年的中国环境中创造耶稣的故事,却让我在陈缘督笔下看到更多基督的精神,因为他就是基督徒,感谢主。

时代愈进迁,愈多人认同成功的中国宗教画能让耶稣变成“中国人”,就像陈缘督这位教会艺术家,他的画风静穆,颇有耶稣的气质。

多看多查陈缘督,更知他自幼习画勤奋好学,聪颖过人上手极快,一生才练就山水、花鸟、翎毛、人物无一不能,岂不也是上帝特别选来荣耀主的人才?许多历史学家后人研究那一批难得精彩的画家,后人并不十分熟悉,也许因为正处于二战?陈缘督画作其实在日本和欧美多次举办展览,甚至在比利时国际博览会,后人多已认同他画风的坚定,构图笔触便让人也看到乐章。

笔者爱画画,曾深思几个疑问:为什么神仙或菩萨画面总只一个,而耶稣的画面总有多个人物?为什么庙或寺总在山里或避世处,教堂或教会总是在城里在人间?所以基督徒不是避世不是躲闪的人,而是热爱人群敬爱我主的健康社会人,我们有同情更有怜悯,所以能荣耀主。

感谢主,让陈缘督当年一心扑在人物画上不能自拔,画家在连环画方面也贡献良多,像《巧媳妇》《大名府》,除了人物画,当然不乏山水花鸟,让后人可以千百年研究下去思想下去,更近靠主。相信在一幅宗教画中,中国的观众应该认出耶稣,认出他就是《圣经》中的耶稣。如果一幅画太强调中国因素,岂能被认同为一幅基督宗教的画?笔者认为陈缘督更好的表现是他在耶稣的面容中还画出基督的美德,怜悯、同情心、虔诚、神爱、祈祷精神,我看陈缘督的基督教美术是成功的,因为他画出宗教里的激动的热情,读者您,看出来了吗?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