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父亲的卑微与尊严

配图
配图

小时候,村里的孩子都叫父亲为“爷”,这是祖辈们留下的关于称呼的“习惯成自然”。而在我们村,第一个喊父亲为“爸爸”的就是我。这一声“爷”与“爸爸”的区别称呼,是父亲给我的童年荣耀,也让我在儿时就看到了一个比乡村更远的世界。

我的父亲远在另一个城市工作,虽然只是一名煤矿工人,但在农村人眼里却也是“在外干工作的人”。就看父亲每次探亲回来,穿着体面得体,讲述外面世界的精彩与奇异,特别是邮递员到达我家,送上一份“汇款单”,母亲在签收盖章的时候,便引来邻居们无限羡慕的目光,再加上这千里之外遥远的距离,又增添了几许神秘,这就让我们这个家庭在乡村世界多了一份特殊的“荣耀”与光彩。

但,唯有父亲自己知道:矿工身份是卑微的,矿工本身又是十分艰辛的,可,这所有的苦与泪,父亲都不说,更不会对家乡人讲起点滴,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将身体与心灵的疲乏化作笑容满面迎接八方来客,或是迎合,或是应付,只为保留在人前人后的一份体面,一份光彩,同时,也是他作为一个男子汉的尊严感体现。而我,也是在父亲的“光鲜亮丽”里度过了我的童年,那是一份优越,一份骄傲,直至,有一天,我看清了人间百态,看懂了世态炎凉,才真正地懂得父亲的这一份“光彩”里的无奈与寂寞,那一刻,也是我从童年跨越至青少年时期,童年的天真无邪好像是瞬间就结束的,而青少年的哀与哀愁犹如排山倒海,瞬间就填满了我的整个生命。

而我生命里的这份哀与愁,有我自己成长的“维特之烦恼”,同时也有父亲的“矿工之殇”,因为父亲的矿工身份令他感到卑微,我总感觉他在卑躬屈膝,这就是属于矿工的微尘之身份,这种低落至尘埃的自卑根植于我的灵魂深处,直至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千丝万缕,是不可分割,也是无法分离的生命线、灵魂命脉。

直至父亲信主,认识了上帝,同时也认识了自己,他的整个人就让人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在他的骨子里有了一股气节——即自我的尊严感与价值感的体现与提升。是啊,认识了上帝,父亲知道自己不是一粒谁也不在乎的尘埃,而是主耶稣重价所赎买来的宝贝。父亲知道自己是被上帝所珍爱,所以他的生命有了一份特别的价值感。父亲也知道自己的生命价值所在是上帝的见证人,亦是邻舍的祝福,因此他不再唯唯诺诺,而是拥有一份天国子民的自豪感。父亲也不用去苦苦经营人际关系,而是知道上帝是人际关系的主宰,与上帝和好即与人和解,神人和好的和谐关系让父亲在与他人的相处过程中多了一份坦然与自信。这就是信仰中关于人的尊严感与价值感的奥秘之所在,美好的信仰让父亲抬起了头,心里也充满了阳光。

父亲信主后的生命转变让我想起了一位传道人讲过的一个故事:宣教士去偏远山区传福音,遇到了很多乞丐,其中也有一些乞丐是基督徒,因为当地的环境所迫,但他们却和未信主的乞丐所有不同。让宣教士感触最大的就是基督徒乞丐身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自尊与自爱,即尊严感的彰显。这就是基督耶稣的形象烙印在身上,不再厚颜无耻,不再没脸没皮,而是有所收敛,也有所坚守。

基督信仰里关于生命与尊严的课题非常丰富,需要我们进行深入地研究与思考,而父亲信主后的生命尊严表现就让我看到了耶稣的爱是深入人心,也能提振信心、增长尊严,所以耶稣是卑微贫寒之人的福音与救主,正如圣经所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利25:10)这就是耶稣给予我们的恩典,且耶稣本身就是一种恩典,且源源不断、用之不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