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非主流教派特点辨析及解决方法反思

堵住邪教的破口
堵住邪教的破口

“大陆教会面对最大的挑战及困难,不是来自宗教政策的制定及执行者,也不是贫穷,而是异端。”异端问题在中国教会已日渐严峻,日前,因爱而生平台邀请上海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宗教史研究室主任罗琤博士,就中国教会面临的非主流教派的现状和特点等展开讲座,梳理纷繁复杂的极端、异端、邪教现状,帮助教会和基督徒警惕和辨别危害团体,并为教界和学界提出宝贵意见。

罗琤主任是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同时也是上海反邪教协会理事,主要从事当代新兴宗教研究,她以有关部门案例,《天风》复刊40多年对相关问题的表述、揭露和研究及其个人访谈为基础,分享题为“中国教会对非主流教派的表述——以复刊至今的《天风》为例”的讲座。

何为邪教?

在12月7日的讲座中,罗琤博士首先从定义上辨析何为正统宗教、极端、异端和邪教。

她引用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吕大吉的观点指出,宗教作为一种社会化的客观存在需要具备四种要素,包括两种内在要素:宗教的观念或思想;宗教的感情或体验,以及两种外在要素:宗教的行为或活动;宗教的组织和制度。

我国目前存在佛、道、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五大宗教,以及城隍、土地、黄大仙等民间信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有争议的新兴宗教,后者内涵甚广,包含了各种性质上几乎完全不同的宗教现象,不可一概而论。

邪教在历史上有不同表述,如宋朝之“吃菜事魔”、元代之“左道乱政之术”、明代之“妖术”及清代的“邪教”。据1999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邪教组织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邪教组织有六大特征: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秘密结社、聚敛钱财、编造邪说、危害社会。以此为标准,国内被定为邪教的包括邪教团体、有害气功以及司法认定的邪教。

其中邪教团体分别为:⑴法轮功”,⑵“全能神”(又称实际神、东方闪电),⑶“呼喊派”,⑷“门徒会”(又称旷野窄门、二两粮教),⑸“血水圣灵”(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福音布道团),⑹“全范围教会”(又称哭重生、懊悔派),⑺灵灵教,⑻新约教会,⑼“观音法门”(又称禅定学会),⑽“统一教”,⑾“被立王”,⑿“三班仆人派”,⒀“灵仙真佛宗”,⒁“天父的儿女”,⒂“达米宣教会”; ⒃“主神教”,⒄“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⒅“华南教会”, ⒆“常受教”,⒇“能力主”,(21)“圆顿法门”,(22)“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23)日月气功,(24)华藏宗门。

有害气功包括:⑴“中功”, ⑵“香功”, ⑶“菩提功”,⑷“元极功”,⑸“中华昆仑女神功”⑺ “人宇特能功”,⑻“三三九乘元功”,⑼“日月气功”,⑽“万法归一功”,⑾“慈悲功”,⑿“沈昌人体科技”,⒀“一通健康法”,⒁“中国自然特异功”。

何为异端?

罗琤博士指出,异端在国内外有不同表述。西方语境通常用Sect和Heresy表示异端,其中Sect指教派或流派,对于偏狭或不宽容的基督教小流派,正统基督教称其极端者为邪教,Heresy则多指与正统教派相悖的神学信条的异端教派。除此之外,还有膜拜团体和破坏性膜拜团体。

中国基督教官网在2020年3月17日发出《捍卫真道,抵制异端,反对邪教》倡议,认为,“教会历史上,一般把那些违背圣经真理、篡改基本教义、偏离纯正信仰、悖逆教会传统、诽谤分裂教会、迷惑戕害信徒的说教和团体称为异端,”其特征是“首领自我神化,甚至自称为神;否定圣经权威,编纂教义取代圣经;预言世界末日日期,号称基督已经或即将在某个特定时间再临;渲染神迹奇事,借医病赶鬼等敛财骗色,残害信徒;组织隐秘,行为诡诈;攻击正统教会。”

中国教会为抵制异端做出卓越贡献,1996年赵志恩牧师所编《坚持真理,抵制异端》一书,及2015年由岳清华牧师撰写,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的《辨析极端、异端、邪教》,都展现出中国教会及领袖在该领域的学理基础和学术素养。

非主流教派

异端极端邪教等情况复杂,罗琤博士以复刊后《天风》杂志对相关问题的论述为基础,使用“非主流教派”来指称相关概念,包括“邪教”“异端”“邪说”“迷信”和“极端”等情况。

她总结《天风》涉及上述问题共120多篇文章的内容指出,《天风》所论述“非主流教派”涵盖成规模成建制的教派和基督教内部滋生的极端思想。其中所涉教派包括:呼喊派、重生派、灵灵教、三班仆人派、三赎基督、拉结教、末日派、被立王、主神教、达米宣教会、天父的儿女、统一教、多伦多之福、凡物公用派、冷水教、四福音派、永生善道、肉身成道派、新约教会、血水圣灵全备福音派、斯利匹、恒尼、义勇布道团、 东方闪电、新天地、马可楼、万民中央教会、耶和华见证人会、汉城圣乐教会、安商洪母亲上帝会、基督教福音宣教会以及中国民间迷信等。

非主流教派兴起的原因

罗琤博士指出,《天风》作者们认为“非主流教派”兴起的原因包括以下四点:

第一,教会缺乏经受相对完备神学训练的牧者,比如作者蒋佩芬认为文革导致青年信徒和老年信徒之间缺乏一代教牧人员;

第二,基督徒特别是农村信徒整体文化偏低,信教以后将封建迷信带入了基督教。如90年代前后中国南部地区出现“冷水教”,相信凡事之前先喝冷水,必然能得到平安喜乐,对此作者包志敏在1991年提出信徒文化水平低将迷信带入基督教的观点。但罗琤博士对此存疑,因同时期,香港地区也出现秉行类似教规的教派,很难讲那些信徒都是因为文化水平低;

第三,农村信徒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他们很多人具备一些根深蒂固的迷信思想。作者沈德溶在1989年在文章中写到,“如果说全国有四百万信徒的话,那很 可能有三百万在农村。”作者董延谅在2003年的文章中提出非主流教派的五大特征中也提到类似观点:内陆省份比沿海省份多;经济落后地区比发达地区多;农村比城市多;教会力量薄弱地区比教会力量较强的多;女性成员比男性成员多;

第四,现行宗教政策的原因,如作者田丰论及山东某些地区的问题时,认为禁止星期天礼拜等,致使当地产生了异端。罗琤博士补充到,《天风》论及现行宗教政策加速非主流教派产生的文章只有一篇,但基督时报曾采访苏州一家庭教会的牧者,该牧者认为当前防疫政策导致异端在线上拉羊情况增多。国内外对宗教政策引发异端的观点态度不一,韩国釜山长老会大学卓志日教授对此持批判态度,他认为韩国宗教政策宽松,但异端频生。

对于如何解决非主流教派的滋生和影响力,《天风》作者基本表示有以下三种方法:第一要依靠圣经;第二要提高平信徒的文化水平;第三,要培养教牧人员,这不仅有益于抵御异端,对整个中国教会的神学思想建设也至关重要。

非主流教派的特点

罗琤博士分享到,当前我国社会邪教组织的主要特点包括:

第一,邪教异端极端等绝大多数分布于安徽、东三省、山东、陕西、河南地区。仅有一例在江苏苏北地区(灵灵教),在广东广西则有冷水教;

第二,呈现老人多、妇女多、文盲多的特征;

第三,在城市里出现“新三多”:分工明确,组织严密,普遍具有高学历、职业稳定、思想开放的城市中产阶级特征。

除此之外,我国社会邪教组织出现新动态:

第一,城市化,建立“新兴精英型城市教会”;

第二,精英化,吸纳城市中产阶级,成员多高学历、职业稳定、思想开放;

第三,跨区化,同市各区联动,跨省联动;

第四,国际化。海外校园对高校渗透;海外邪教组织对城市青年白领渗透和传教;本地邪教组织在海外联动;

第五,隐蔽性。邪教组织间有严密的基层组织,成员之间以灵名、化名称呼,无法有效及时核对真实身份,对案件侦破起到了阻碍和延缓作用;

第六,疫情期间的转型:线上论坛、长期潜伏、新的做工。

解决非主流教派问题的困境和难点

罗琤博士指出,中国社会包括基督教会要抵制杜绝非主流教派的影响,还面临以下难题:

第一,非主流教派极具隐秘性。宗教活动成员身份多样化,除了各家庭教会成员以外,大学生、毕业生、高校中青年教师的加入,为境内外各种以邪教、异端和各类破坏性膜拜团体为主的宗教组织向大学和国际学校校园进行渗透活动提供了长期有力的“生源保证”和隐蔽性。

第二,解决该问题应采取疏堵结合的方式,但如何把握尺度是个难点。

第三,非主流教派有境外势力的介入,参与这些所谓宗教活动的校园活动呈现跨校、跨省甚至境内外联合的国际化新趋势。

第四,学界在该领域的研究具有局限性。首先,宗教界和学术界往往很难接触到第一手材料,或无法接触到第一手材料(如审讯记录、口供等),大多只能借鉴已有的研究成果,或已经公开发布的媒体报道。这样基本只能对邪教进行学理和史学上的探讨,缺乏专题性、实证性的研究;其次,不少进行相关领域研究的硕士生博士生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往往研究带有自己预设的观点,这样很难公正客观得出学术结论;另外,在反邪教一线直接与邪教打交道的实务工作部门,客观上承担着‘消防队’的角色,处于经常性的“灭火”状态,很难有时间静下心来进行深入的研究;有的研究成果照搬西方学者的结论,并未结合本国本地实情,导致这些成果得出的结论有牵强附会的成分。

对教会和学界的反思

罗琤博士以自己的经验和观察为基础,向教会和学界提出几点反思:

首先,她观察到受害者很少愿意向中国教会特别是三自教会求助,甚至拒绝帮助。

她提到一个新天地的受害者,已经通过了新天地中级班考试,但发现所在组织有蹊跷,联系到她。罗琤博士向他推荐上海国际礼拜堂等三自教会却被拒绝,直言不需要三自的帮助,甚至也不愿意接受南京真道的帮助。另有一些邪教成员原先从中国基督教会出来,但他们不愿意接受教会帮助,一方面因为教会很难对痴迷者的转化提供心理学方面的辅导,另一方面这些信徒很害怕被原来的教会当作卧底或者叛徒。

其次,中国教会对痴迷者转化的参与不多。罗琤博士指出,虽然上海关爱之家在转化一些邪教痴迷者的时候,对于曾是基督徒的痴迷者,会邀请教会的牧师和长老参与,但这只是少数情况,且《天风》对教会参与转化痴迷者的报道也不多。

另外,受害者家属拒绝中国教会参与救助。罗琤博士提到,以全能神家属为例,2008年以来全能神救助者已经成立了三个反全能神的网络联盟,甚至还有赴韩寻亲团等家属团体,但相关微信群中基本没有中国教会的身影。

据她了解,这些受害者家属认为让宗教团体参与解救活动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更有甚者,很多受害者家属认为他们的亲人之所以落入邪教,正是因为他们先信了基督教。教会在这件事情上被迁怒,成为替罪羊。

她认为如何改善教会跟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属之间的关系,好最终参与帮扶,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最后,罗琤博士指出,当前学界和教界在面对这些问题时都有各自的局限性,研究时也有出现背靠背的资源浪费的情况。她希望能够在有关部门主导下,让教界、学界、相关职能部门做到资源信息共享,成果共建,有机合作,共同促进解决非主流教派的问题。

本文内容、版权归因爱而生平台所有,福音时报蒙允发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