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被大自然治愈的一天

配图
配图

十二月初,我们的城市经过了两个月的封控,渐渐放开,重享烟火气。前些日子,因妻子是密接,我们居家八天,结束那天又赶上郑州全城静默(流动性管理),漫长的居家,虽然我们和睦相爱且有充足的时间读经祈祷,然心中总觉有些郁闷,倦恋着秋叶林间那一抹鲜红和枝头灿然金黄的浓郁色彩。

终于有机会了,下午趁着阳光正暖,骑上单车一路狂奔到东区林秀园,却发觉公园早已悄然换了颜色。那些常绿的竹、女贞、松柏依然,但那些落叶木却已被风吹雨打弄得光秃了枝头,仅黄山栾泡枯黄挂于枝头,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红叶、银杏早已凋零一地。

但是,四季之美,就在于它各不相同,冬日斜阳穿过栗林,在满地的落叶上拖出长长的影子,逆光,别有一番风味;而脚踩在草地枯叶上,沙沙作响;空气中一丝丝枇杷花的奇异香味;而云淡风轻之初冬下午,白云慵懒,林间乌鸦简单而粗笨地呱叫着。

从踏入游园那一刻,我有丝丝的失望,因为眼前之景实在不入镜,冬日往往给人一种凄凉之感,果子没了,花儿谢了,枝叶黄了,又落了。人生之冬,亦是如此:头发斑白、牙齿脱落、弓背弯腰、有气无力的人生末路……

主啊!求你给孩子一颗发现美的心,一双看见美好的眼睛,让孩子在这难得的一段自由时光,享受天父创造之美好大自然。而随意追逐着光影,随手拍,不入镜,但又何妨呢?唯心情愉悦,享受这大自然之一切生命即可。

一位身材健美的女士跑过,看来是经常酷跑的;而两位花白头发的阿奶缓缓走过,岁月,在阳光下显出美妙之容颜;我来到湖畔,巨石,垂柳亦显出枯黄之冬韵,水面上飘着柳叶斑斑;转身,身后来了一位少女,似乎也被此一刻之光影湖畔吸引,前来欣赏一下;喜欢逛公园的人,心中应该都有那一份美好。

前行不远,溪水阔处,变成了大湖。湖面上是睡莲与残荷。花已败,蓬已摘,叶子也枯萎,垂折下来,静静地伫立于浅塘水中。

此时,斜阳已偏西,投射在这片塘中。一个天真小宝贝奔跑着,欢笑着沿湖边而来,我想偷拍他,可惜,跑得太快,而我又紧张,拍虚了。之后果见两个女人边走边笑着聊着跟过来。

不远处一中年女子对着湖,手执自拍竿,对着手机正在直播,口中不停地播报。

然而,这些都与我无干,我发现了此行最美之风景。夕阳余晖之下的冬日残荷。是的,夏日荷花那迷人的一片绿海,和尖尖红蕾,轻绽荷花, 还有严实的莲蓬是美好的。然而,枯萎之荷花,却有另一种极致之美,折断了的荷茎、倒映水中的叶子、与枯黄的叶子以及被水浸蚀变成半透明色的叶子搅在一起,似花非花;水中映着天光之蓝、白云之影,葆之浓重阴影,倒映自身的灰绿色交织融合,与水色形成一幅奇妙的残荷图。

当你的心倾如水般接近它们,则步步为景,镜头微偏就是另一幅奇妙的景致。我深深沉迷于此一片枯萎了的荷塘。然而,我知道它是因了今日午后的暖阳。没有阳光,则一切光影皆消失得无影无踪。美,源于上帝的创造,更是他赐予之一切。

徘徊多时,享受这段美好的时光,在难得的阳光即将消失之时,我突然有了一种深深的满足感。是的,有种被治愈之喜乐涌流心间。

谢谢你,我的主!是你赐孩子如此悠闲而又自由的一个下午;更是你感动孩子在此迷人之园中,享受主所创造之自然世界。而在这里,孩子心得了安慰、得了满足,得了医治……

美好的一段时光。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