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牧者专访:如何让基层传道人更安心地留在服侍岗位上?

近年来,关乎传道人薪资待遇的问题愈发成为了主内各界关心探讨的热议话题。在许多基层教会中,诸如“传道人当凭信心生活”的言论仍旧不绝于耳,但是另一边,各地时不时曝出的农村传道人难以维持生计挣扎坚守甚至无奈流失的现象又每每令人痛心。那么,各地基层教会中是否有值得借鉴的传道人待遇保障实践经验?笔者近日的一次走访交流或能为您提供些许帮助。

“无论是城市乡村,还是山区海岛,我们全市每个教堂基本都能保证有专职传道人进行带领牧养,而且都能留得住。”在近期一次走访交流中,提及传道人待遇话题,福建某地的老牧者Z牧师向笔者如此表示。

听着牧师的回答,笔者一时不解,“基层传道人覆盖率”和“薪资待遇”这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之间有何关系呢?随后,牧师围绕当地基督教两会建立起的同工同酬制度向笔者进行了阐述解答。

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任P市基督教两会主席会长的Z牧师牵头制定了全市传道人薪资待遇的评定制度,在这套评定制度中,基层教牧人员的薪资待遇全部由市基督教两会进行统一评定并发放,而在薪资标准方面,则按照教牧人员的牧龄、圣职、行政职务以及学历水平四方面进行评定。

“打个比方来说,比如一位从神学院毕业,并在基层教会服侍了10年左右的牧师,按照我们的四方面评判标准来计算的话,除去五险一金,他目前一个月的薪水可以达到5500元以上。如果是刚刚参与服侍的神学生传道,薪水基本也在4000元左右。”牧师举例向笔者介绍。

虽然“同工同酬”制度有力地替代了传统基层教会内部“仅凭资历定薪水”的待遇机制,但在Z牧师看来,该制度还远不能止步于此。

作为闽东人口大市也是历史古城,P市全市注册登记教堂多达一百余座,除了部分城区主要堂点以外,还有近百个散落在各个内陆山区乃至海岛上的“小型”教堂,这些传道人的待遇保障也是备受两会关注的重点。

于是,为了让侍奉于不同禾场的传道人都能够在生计供应得到保障前提下,更加安心扎根基层的牧养服侍,P市两会将全市所有基层教堂共同纳入了“同工同酬”的薪资制度。“无论你是带领几百人的城区教堂牧者,还是岛上十几二十人的小教堂传道人,无一例外,大家都按照同样的标准评定工资。”Z牧师说。

当然,消除城乡传道人待遇差异,就意味着有人得,有人失,制度推行的难度自然可想而知。为了给全市各基层堂点的传道人做好表率,当时还身兼市区中心堂负责牧者一职的Z牧师还以身作则,带头响应起了制度规定,“单论条件来说,我们中心堂肯定状况最好,薪水高一些自然也无可厚非。”牧师表示,“但是为了把我们基层传道人都带动起来,我个人自然要在薪水上做出一些牺牲奉献。”

就这样,在完善有力的薪资评定制度保障以及牧者身先士卒的鼓励引导下,同工同酬制度得以在P市所有基层教会中顺利推广,城乡传道人的薪资差距得以消除。“现在我们当地几乎全部基层堂点都有派任的专职传道人带领,而且大家都能够非常安定地委身侍奉,还没有遇到因为经济问题导致牧者缺乏或流失的状况。”

除了致力于消除城乡传道人待遇差异以外,在退休传道人福利待遇方面,P市同样做出了独具特色的探索。

十几年前,Z牧师从市两会负责人以及教堂主任牧师的岗位上光荣退休,但是,他的侍奉并没有因为退休而归于沉寂,反而愈发忙得不亦乐乎。对他而言,这份充实的退休生活一方面是得益于当地的退休牧者返聘制度,令他的服侍开启了“第二春”;另一方面,则是借助“告老制度”为特色的福利保障体系。

“告老制度就是我们当地两会除社保以外,面向基层传道人建立的额外补充性福利机制,实行至今也有十余年时间了。”追溯起告老制度的历史,牧师向笔者介绍道。

基于制度的起草确立,P市基督教两会设立了专项的“告老基金”。在编的教牧同工与其所属堂会会按照周期共同进行基金的缴纳,其中,牧者个人承担缴纳款项的三分之一,其余部分则由堂会承担,届时在牧者退休之后,告老基金将会随社保一同发放。

同时,为确保告老制度能够惠泽每一位基层传道人,全市每个教会都设立了专职告老组同工,负责社保及告老基金的认定、审核、办理等相关工作。“不论传道人是否转正,凡是进入教会开始侍奉,我们的告老组就会跟进投入社保以及告老基金。”

牧师向笔者表示,目前,P市当地的退休牧者在生活水平方面相较退休前基本没有特别大的差距,“退休牧者可以在两会同意的前提下,接受教堂返聘重新回到服侍岗位上,工资依旧按照之前的‘四大评定标准’进行计算,只不过除去了‘行政岗位’这部分的工资。”牧师说,“不过,算上社保和我们的告老基金的话,基本上能够把这部分亏空补充回来。”现如今,当地约九成的退休牧者都接受了返聘,依旧坚守活跃在侍奉一线。

“我觉得,信徒与牧者能够建立密切关系还是基于稳定的传道人供应体系之上的。教会是神的家,牧者只需要无所顾虑,全身心投入到牧养服侍中,信徒便能在牧养中得着更丰盛的喂养,他们的灵命一旦成长起来,供应传道人那就是不言自明,顺理成章的事了。”回望二十余年来当地两会在传道人待遇保障的探索历程,Z牧师感触颇深。

而令人倍感欣慰的是,当地信徒的实际行动也着实印证了Z牧师的观点,在如今当地的乡下教会,基层传道人的米面蔬菜绝大多数都是由平信徒自发供应。“可以说,在吃的方面,我们城里牧者还要羡慕乡下的牧者呢!”Z牧师笑着说道。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