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如何理解“神本主义”?

十字架
十字架

在一些微信聊天群里,笔者经常发现群友会讨论一些诸如“人本主义”与“神本主义”之类的概念。比如,有人将改革宗神学视为是一种“神本主义”,将阿米念神学则视为“人本主义”,并对其人本主义的思想进行批判。加尔文主义与阿米念主义的分别乃在“郁金香”教义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换言之,“加尔文五要义”的反面就是“阿米念主义”。

在这样的对比中,人们对“神本主义”的了解又是怎样的呢?既然一切都源于神的预定,神的作为,那么人的自由又该如何体现呢?这便是所谓的“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之间张力的问题了。过分强调“神的主权”是否会压制“人的自由”?“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是一种“非此即彼”或“此涨彼消”的关系吗?

一、赵紫宸的了解

赵紫宸是上个世纪中国教会著名的神学家,他的一生乃在致力于建构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基督教神学。他对中国神学的总体认知便是“基督教的本色化”,即让基督教神学尽快脱出西方神学的束缚,而融入中国的文化精髓。故此,他对西方神学总体持一种批判的态度。他首先批判的便是盛行于西方教会的“神本主义”。在赵紫宸的眼里,“神本主义”就是一种地地道道的“基要主义”。

赵紫宸认为西方神学是两个极端,一个是“神本主义”,另一个则是“人本主义”。“人本主义”的问题是没有超然于世界的根基,而“神本主义”的问题则是吞噬了人的价值。如果我们从整体来了解赵的思想就会发现,他早期倾向反对“神本主义”,而晚期则倾向反对“人本主义”,并且其一生一直游离在所谓的“人神合本主义”,也就是“神本主义”与“人本主义”的中间路线之中。

在本色教会时期,赵紫宸主要是从反对西方教会的“神本主义”入手。那么赵所了解的“神本主义”是否就是“神本主义”的本来面貌呢?笔者认为赵对“神本主义”的了解还是存在着较大的局限性的。因为他没有看到加尔文神学中有关“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之双重论述。当然,赵也可能不是反对加尔文的神学思想,乃是反对“神本主义”在中国教会处境中的“样式”。比如,他提到了神迹奇事的问题,认为所谓的神本主义就是将一切自然的现象抹杀,将其统统视为是“神的作为”。他认为传统的有关证明神存在的论证是很有问题的,比如倘若一个人信了耶稣后“改邪归正”,那么传统的观点就会认为,那完全是上帝的工作,而这件事情,即那人的“改邪归正”便能证明上帝的存在。赵并不承认这样的逻辑。虽然赵没有清楚阐明他的解释,但他认为人们不应该将一个人的改邪归正完全视为是“神的作为”,因为这样会抹杀人在这个过程中的努力,从而否定了人的价值。另外,他认为倘若人从有利于证明上帝存在的事情出发去证明上帝的存在,那么如何解释那些不利于证明上帝存在的事情呢?这些事情又能证明什么呢? 

总之,在早期赵氏的眼里,神的绝对属性,如全能全在全知等,与人的性情是不相容的。他甚至认为耶稣的神性越浓,他与真实的人生便越遥远。在笔者看来,赵氏对神本主义的了解乃结合了基督教希腊化的色彩,因为西方神学中的某些片段的确有歪曲圣经原义的嫌疑,最明显的就是上帝论。西方的上帝论的确带有柏拉图主义的影子,这一点是已经被证实了的。

二、从《圣经》的教导来看“神本主义”

如果我们完全从《圣经》的教导来看这个问题,虽然我们不能一下子看出“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却很容易看出,这两者都是《圣经》所重点提及的。有关“神的主权”,《圣经》所要强调的是,耶和华神是一位有着完全主权的不受人辖制的神,这位神与世界上的种种偶像截然不同。神的主权不仅透过他大能的创造与救赎彰显,更是透过他全权的预定显示出来。

不过,这并不代表人就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因为神虽然有完全的主权,人也有被赋予的充分的自由,而“自由”与“责任”则是一体的两面。赵紫宸的问题是,如果一切神已经完全预定好了,人还有什么自由可言?从纯逻辑推理的角度似乎有这矛盾,但如果神以一种奥妙的方式来彰显他的主权,使得人自由的抉择刚好落在神主权的范畴中呢?

有人认为这不就是“预知”吗?这些人认为神的预定其实只是“预知”罢了,是神早已预先知道人会作出怎样的选择,于是神根据人事先会作出的选择来预定而已。可是这在逻辑上同样是不通的。因为神若没有事先预定,未来又如何是确定的呢?未来如果是不确定的,神又如何能根据不确定的未来事先作出决定呢?

想要厘定“神的主权”与“人的自由”之关系,笔者认为关键是要意识到“神的自由”与“人的自由”并非同一个层次上的自由。因为人的自由在现实生活中是有限的自由,是受到环境、文化以及家庭、自身等因素的限制的,而神完全可以透过这些因素来引导,使人的自由抉择能符合他永恒的谕旨。另外,神的恩典亦能作用在人的意志中,使人能立定心志选择遵行上帝的旨意。总之,“神本主义”固然指“神在主导一切”,但与此同时,神并没有剥夺人的自由意志,人仍然可以自由地付上他们在道德上的责任。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