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从创办天招局到创作本土福音诗歌——清末秀才基督徒席胜魔的基督教中国化探索之路

在山西基督教历史上,清朝末年有一位不可忽略的本土牧师,他就是席胜魔 。他不仅自己生命改变,更名决志,悔改后,还热心传扬福音,倡导戒除烟土,创办天招局。由于他具有秀才和牧师的双重身份,在基督教中国化本土发展中,将中国传统文化与基督教进行了融合,不懈探索,开创了戒除鸦片的社会服务,同时又创作了许多白话属灵诗歌,至今仍在传唱,具有很大的的影响力。在100多年前他就进行过基督教中国化的有益尝试,做出了独特的极大贡献。去年我有幸在江苏镇江参观戴德生纪念馆时,还曾见到了席胜魔牧师及师母的照片,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秀才蒙召,特殊的蒙恩经历

席胜魔,原名子直,出生于1836年,家住山西平阳府(今临汾)襄陵县(今襄汾县邓庄镇)西张村。出身于中医世家,曾为三代文人,从小接受传统儒家文化教育,16岁即考中秀才,此后承祖业行医兼代写诉讼为生。家庭生活优渥,衣食无忧,奈何结发妻子因病早逝,又没留下子嗣。生活极为空虚,于是潜心研读儒释道经卷,意图寻得精神解脱,寻找人生的的答案,但不得安慰。直至最后染上了鸦片烟瘾,十年深陷其中,苦苦挣扎,无力自拔。

1876年华北五省遭遇大旱,来自内地会的英国传教士李修善和德治安到了平阳府,住在铁佛寺的厢房,一面赈灾,一面传道。1879年科举考试之年,全省秀才云集省城,为吸引秀才,李修善以基督教教义为题,进行悬赏有奖征文,题目分别为真道之源、正心、祈祷、赏善罚恶、偶像和大烟,将题目、征文规则与福音单张及福音书籍悉数分发给参与考试的秀才。席子直未去参加考试,但受丰厚奖金诱惑,他认真读相关资料,写出了应征文稿,还替朋友写了。结果,四篇获奖征文中,席子直和他为朋友代笔的文章获得前三名。后前往李修善牧师处领奖,牧师的气度不凡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欣然应聘成为中文老师。子直教四书五经,他也在牧师影响下开始阅读圣经。李牧师的祈祷、讲道、读经、写文章、料理家务、待人接物,他都看在眼里,快乐和谐的信仰及家庭生活,使他深为震撼。

牧师家里有早祷晚祷会,城里的信徒和慕道友都一起祈祷敬拜。不教书时,他就在房里吸烟读书,李牧师却一直为他的灵魂切切祷告。他细心研读圣经,因为李牧师读书时必然谈及。他越读越觉得耶稣的真实和亲切,认识到主耶稣才是真神活神。早年对死的恐惧,不被满足的求知欲,使他因前路迷茫,加之罪恶辖制,又因祸及终身的烟瘾无法戒除而痛恨自己。

一天他把新约圣经恭敬地摆在面前,跪在地上,看神降世为人的历史,他觉得这位受苦、受辱、被钉十架的基督需要和自己的人生、痛苦、罪恶,彼此互有关系。这样这个自高自大的秀才跪着读经,看到圣子耶稣在客西马尼园里,独自忧伤悲痛,此时他关闭已久的心门被打开,寂静中,他听见救主的呼声:“我心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于是真心相信,“他爱我,为我舍命。”据他自己回忆说:“忽然之间,圣灵感动了我的灵魂,我不住流泪。”于是向这位救世主完全降伏,接受他为个人的救主,以他为神。不久接受洗礼,正式加入教会。

他的经验奇妙真实,以至于多年后他的好友内地会传教士和牧师论及此事时说:“我们越认识他,越知道基督占有了他,除了他那切身的经验外,没有其他事件可以说明他巨大的改变,他原本是一个倔强的人,一个典型、自高自大的孔教徒,一个骄傲而满有偏见的中国人;他看不起基督教,以为是愚蠢的,可是这位活的基督却能击溃任何顽强的抵抗者,这就是席子直的生命基础,这种巨大的改变,绝不是劝导,辩论或者教育所能做到的。这是见证了活的基督以后的融化,是顷刻间直到内心深处的全部融化,而且活的基督还依他自己的模式,重新塑造已给新生命。”

二、更名“胜魔”,戒除毒瘾成新人

受洗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戒除鸦片毒瘾,早在他初信主时,李修善牧师就对他说,你是世家子弟,被鸦片把身子弄得如此孱弱,真是可惜,如果你不洁净自己,怎么能做别人的榜样呢?言犹在耳,决心下定,但却经历了一场极大的属灵争战。他的旧主子魔鬼岂能让他逃走,由于吸毒时间已久,靠药物根本无法奏效,属灵争战也异常险恶,受尽了折磨。一连七天不能吃饭,浑身酸痛,咽喉发干,头昏目眩,几乎难以支撑。那些时候,他明知只要吸食几口大烟,所有苦痛即可消除。

在极苦之时,他献上恳切祷告,把自己完全交在上帝手中,他意识到撒旦的攻击力量,只有依靠神的大能恩典和信仰的力量,恍然明白这灵里交战不是肉体的,而是属灵的战争。在戒毒过程中,他曾宣告说:“魔鬼,你要怎样?我的生命已放在神手里,我情愿戒烟死去,也绝不再活在罪中。”在极度痛苦之际,他常高声呻吟:“我宁死也不再吸大烟。”在读经时读到神要赐下保惠师,才知道这就是给人力量的圣灵,给他带来新的希望,再三恳求圣灵降临搭救他,俯伏在地,静静祈祷,求助解开他的捆绑,俄顷,生命与力量如同潮水涌入灵魂,从头到脚冒了一身汗,顿觉浑身血脉畅通,倍感精神饱满。仗打完了,痛苦与挣扎止息了,圣灵来了,喜乐平安充满内心。他的烟瘾戒除了,获得了新生,此后生命大为改变,前后判若两人,为了纪念这不平凡的经历,他改名为“胜魔”。

之后他一把火烧毁了家中所存的各种偶像,在村里引起了轰动。他续弦的妻子本来反对基督教,被他感化信主,给家族也带来了和睦。继母原已被赶出家门多年,胜魔主动接回同住。临终时预备好了最好的棺椁寿衣,丧礼葬礼都做得很好。他的几个住在本村的兄弟原本不甚和睦,胜魔把三纲五常之道实践在现实生活,按圣经话语行事为人,主动与弟兄重归于好。

他心存火热心,竭力传福音。现身说法,引人离弃罪孽,归向真神。1881年,在家乡创办了福音堂,倡导自立、自养、自传,不与任何差会发生隶属关系,开始最早的基督教中国化。他夫妇二人齐心协力开办药店,周济穷人,撒下福音种子。妻子为了支持传教,甚至变卖了自己陪嫁的金银首饰奉献给神,神的道日渐兴旺。

三、开天招局,遍传福音做善工

光绪七年,为了帮助更多人戒除鸦片,席胜魔在洪洞县范村率先开设了一个戒毒所,取名为“天招局”。他制定了一条规矩:凡来此戒烟者,必须参加福音聚会,早晚敬拜神,使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得拯救。他亲自写了《戒烟救人诗》,教给众人唱。还禁食祷告,得到亮光,用自己药店的药,自创方子配置戒烟药丸,受惠人有许多,在天招局戒烟的人,大多戒烟回家,把药丸疗效传遍平阳府,各处吃大烟的,都纷纷来试试,许多人也信了耶稣。一时声名远播,来者络绎不绝。有人以为他可以借此大发横财。可他却说:“我开戒烟局是为了救人,而不是赚钱,若因贪财而开局,岂容天父容许?”又说:“主给我的工作,是要我既作播种的农民,又作撒网的渔夫,到处传扬福音,是播种;一个一个叫人戒烟,劝人信主,是打鱼。”

席胜魔发挥天招局的优势,在周边的苏堡、板榻、赵城、霍州(今霍州市)等地设点,后来又平阳府外乃山西各地乃至陕西、河南、直隶等地开设了45个天招局。对于开设天招局的社会影响,他总结道,“是的,我开设天招局是利息优厚的事业,它的老板就是我的主,也是万有的主,我谋取的利益就是无价的灵魂,入了局,听了福音,信了道,得救的人并不算少。从开局到现在,入局戒了烟的人,男男女女共有几千人,信道的也不少,其中还有人当了牧师、长老和执事,这种奉主名做的生意,有什么可反对的呢?”

就这样,席胜魔通过戒烟的社会化服务,在天招局,帮助烟瘾者摆脱束缚,又拯救了灵魂,成为那一时代的祝福,促进了福音广传。天招局一直到他去世时都在运行。据统计,共有3万人在此戒毒。

四、创作灵歌,口唱心合赞美神

1886年,席胜魔在平阳府被按立为内地会牧师,负责平阳、洪洞、大宁等地的教会牧养。内地会山西总主任戴德生亲临洪洞,为席胜魔行按手礼,并举行了第一个圣餐礼拜。

当时流传的西方基督教歌曲不便于中国信徒接受和演唱,更不方便用中国乐器演奏,于是席胜魔开始中国本土赞美诗的创作,他是中国基督徒创作赞美诗第一人。1883年,创作了第一首赞美诗《我们这次聚会有个缘故》,歌词是白话文,曲调用的是中国五声音节“宫商角徵羽”,这五声音节构成了中国传统音乐的主要曲调,具有明显的中华文化特色。

他是秀才出身,文笔优美,所以所写诗歌通俗易懂,易于传唱,朗朗上口,深受信徒喜爱,影响极为深远。他还用许多民间流传的小调,填词进行改编,如《奉主差遣》是用《孟姜女哭长城》的的调子,《浪子回头》则改编了《苏武牧羊》的曲调,配上了福音词句,由于民众耳熟能详,便于接受。1896年,席胜魔的赞美诗歌被收集成册名曰《席胜魔诗集》印刷发行。1912年基督教中华内地会将席胜魔传作的76首诗歌结集出版,书名为《席胜魔诗歌》,其中许多诗歌仍未中国基督徒喜爱传唱。在山西有许多老弟兄姊妹仍记得不少,在访问时,他们总会深情吟唱。

1886年2月16日,席胜魔在故乡去世,在世62岁。

注: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