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羡慕和她亲友们的故事

羡慕有两个同胞兄妹,哥哥名叫自傲,乳名虚荣。妹妹名为自卑,乳名伪善。不知从何时起,羡慕常常自忧自恨:嫌弃自己个头太矮,长相一般。不像哥哥那样腰背挺直,高大伟岸;也不如妹妹那般低眉顺目,娇小可爱。

有一天,羡慕约上好友嫉妒,一起去逛街。她们进到一家潮服店,试衣服。羡慕挑了一件PRADA牌子的裙装,穿在身上,惊艳了店里所有的人。羡慕有些不自信,她拉着嫉妒的手,想让好友证实一下别人的反应是否属实?嫉妒先是眼前一亮,随即嘴角一撇,眉毛上扬,摆出一副权威的架势,不屑一顾地拍拍羡慕的肩膀,说:“你穿这件不好看!我倒觉得它更适合你的妹妹自卑穿!”听到这句话,羡慕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扑通”一声,瘫坐在椅子上。

傍晚时分,羡慕垂头丧气地回到家,不知道是因为白天逛得太累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羡慕一见到自卑,就冲着妹妹大吼大叫起来。把自卑骂得一头雾水,继而埋头痛哭,躲进自己的房间,不肯出来。自卑心里难过极了,在她眼里,姐姐比自己漂亮、温柔、持重,能力强。无论从哪个方面,自己都比不上姐姐优秀。所以,刚才姐姐不分青红皂白地冲自己发火,好像也没什么好反驳她的,谁让自己生来就嘴笨,敏感、多疑,不讨人喜欢呢?

“既然如此,还是继续夹着尾巴做人比较安全哦。”自卑暗中这样想着想着,径自睡着了。

已经是半夜了,可是羡慕仍然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动不动,独自生着闷气。忽然,门“咣当”一响,只见自傲歪歪扭扭地闯进来,一看就是喝醉了。他满身的酒气,随着夜晚的凉风播散着,霎时便充满了客厅的角角落落。

羡慕虽然有时厌恶酒气熏天的自傲,但也常常钦羡哥哥那一掷千金的派头。作为早早跻身于金融界的大佬之一,自傲以他灵活的头脑,出众的外貌,学富五车的资历,驰骋商场,如鱼得水,身边更不乏美女环绕。可他们的父亲却常常叮嘱自傲:要谦卑做人,学会知足、感恩,不可荒淫,挥霍无度。然而,自傲根本听不进去,依然我行我素。

羡慕有时为自己有这样一个“高富帅”的哥哥,感到无限光彩;有时也会心里酸溜溜得不是个滋味儿。她看着哥哥挥金如土的豪迈气魄,想到自己虽贵为某银行行长,却一直过着“土鳖式”的日子。身边那些富豪的成功,哪个不是自己扶持的结果?凭什么他们拿着从自己手里贷到的钱,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就这样,羡慕的自尊心被巨大的心理落差,猛烈地冲击和扭曲着,整日不得安宁。

没过多久,一个可怕的念头,占据了羡慕的头脑:别人能靠收礼过上好日子,我为什么不行!于是,羡慕开始调整思路,大肆收受贿赂。不管是美元、欧元、金条、奢侈品,还是古董字画,她都统统来者不拒。当然,为了礼尚往来,羡慕大笔一挥,利用职权之便,满足着对方项目贷款的各种需求。

为了掩盖来历不明的巨额财富,羡慕花巨资买下一套豪宅,将非法所得的,全部悄悄私藏在里面。满屋子珠光宝气的财富和奢侈品,让羡慕错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富有的女人,她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然而,常言道,纸里哪能包得住火呢?在银行内部员工们不断举报之下,羡慕终于东窗事发,被一审判决且“五罪并罚”。她的敏感、自卑、虚荣、觊觎他人之物,换来的是10年的牢狱之灾!面对采访,羡慕忏悔万分:“人生最大的奢侈品,其实是亲情、自由和工作。金钱、物质,到最后,就是人生的殡葬品。”

可惜她明白得太晚了。

坏消息也接踵而至。

羡慕刚刚入狱不久,曾以近三百亿的身价位列“胡润榜”的自傲,因成就斐然,问鼎某市首富。哪知道,短短两个月后,自傲的集团公司就宣布了公司债无法如期兑付。半年后,竟申请破产重整了。自傲也一度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从亿万富翁一夜之间成了“负翁”。

十二年后,一个春天的上午,羡慕和她的两个兄妹,齐聚在他们的父亲家中,一起唱诗,赞美、敬拜那位使他们生命得到翻转的救赎主。父亲给他们重新起了名字。羡慕,自傲和自卑,改成了喜乐,信实和仁爱。信实娶了温柔;喜乐和仁爱又分别嫁给了和平和节制。后来,三个家庭的小宝宝出生了,他们的名字是忍耐,恩慈和良善。

每个周日,他们都欢聚在父亲家里,其乐融融。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云南一名神学生。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