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浅论路加笔下的“上帝国”

引言

据统计,“上帝的国”这个短语在《新约》中一共出现了150多次,其中在对观福音中出现了100多次(包括马太用的“天国”)。由此可见,上帝的国是耶稣宣讲和教导的核心。这个用不同方式表达的概念,是历代犹太人宗教盼望的中心。那么,何为上帝的国呢?当福音书中提到上帝的国时,都是指上帝的统治、掌管或者权威,而不是指他所管辖的范围或一个政治实体。英国有一位学者将它定义为“上帝的方式”。而学者们一般对于上帝的国的理解,主要有三种:1、上帝的国是现世的。2、上帝的国是末世的。3、上帝的国既是现世的,也是末世的。这三种观点皆可以从圣经中找到根据。

传统一般都认为,《马可福音》是新约福音书中最早形成的一卷,而《马太福音》则紧随其后,《路加福音》则成书晚于马可和马太,甚至认为其部分资料来源于马可和马太,再加上自己独有的材料。路加作为外邦的第二或第三代基督徒,他的写作对象不同于前两者,那么在他的笔下,是如何理解“上帝的国”这一核心信息呢?

一、删除了上帝国临到的内容

“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死味以前,必看见神的国”(路9:27)。而与之平行的经文马可福音9章1节则这样说:“我实在告诉你们:站在这里的,有人在没尝过死味以前,必要看见神的国大有能力地临到”。细比较之下,我们不难发现,路加只强调会看到神的国,而最先成书的马可则说到必要看见神的国大有能力地临到。马可为何会说到“神的国大有能力的临到”?因为在耶稣时代,上帝的国被普遍认为是希伯来圣经中有关以色列民族在上帝计划中的位置的应许得以实现的那个时间,是遭到犹太人十分痛恨的罗马人永远被赶出犹太人的土地,人们享受到政治和宗教自由以及自主权力的新时期。因此,对于当年马可的读者,他们很自然地就会想到他所表达的意思。

在耶稣降生之前的四百年,犹太人在希腊罗马的统治下,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托勒密王朝于公元前320年攻陷耶路撒冷。后西流古王安提阿三世以强硬手段推行希腊化政策,犹太人从此活在非犹太化的压力下,恶梦连绵不断。在安提阿古四世管治下,不单在犹太人推广希腊文化及宗教,并更换耶路撒冷的祭司为目的,犹太人由此而起的反抗却招来叙军攻占耶路撒冷,犹太人在不作出任何反抗的安息日惨被杀戮。叙利亚人的军队玷污耶城圣殿,将希腊宙斯神像放置圣殿的坛上,以猪为供物献上,安提阿古还下达重重命令,企图灭绝犹太人的习俗、礼仪,如禁行割礼,禁守安息日及犹太人节期,烧毁犹太圣卷等。因此犹太人从那时起就一直盼望有一位大能的弥赛亚来拯救他们,脱离这种殖民的生活。而对于如此重大的事件,路加作为一位希腊的历史神学家却只字不提。但耶稣对他们说:“我也必须在别城传上帝国的福音,因我奉差原是为此”(路4:43)。这是路加叙事中第一次提到上帝的国,很显然,在他的笔下,耶稣来到世上不是要建立一个像象犹太人所想象所盼望的称雄称霸的物质强国,乃是要改造人心,奉上帝的爱为标准的属灵国度。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路加特别记载,主设立并差遣十二门徒、七十门徒去宣传上帝国的福音(参路9:1-6;10:1-4)。及至主复活升天后,路加也特别着重记载,主差遣彼得、保罗等,要把上帝国的福音传遍地极。

二、强调上帝国的现世性

耶稣刚出来传道,在拿撒勒会堂念旧约圣经,关于先知以赛亚的一段神国预言时,他提到“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路1:21)。及至后来当法利赛人问耶稣,上帝的国几时来到,耶稣巧妙地回答:“上帝的国不是眼所能见的。而且人也不能说上帝的国是在这里或在那里,因为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当中”(路16:20-21)。当时法利赛人所追求的是一个眼所能见的国度(这很可能是一个政治的国度),并且他们非常渴望知道上帝国度实现的时间。在路加笔下,从主耶稣的回答来看,他显然不否认上帝国度的到来。“眼所能见的”表示上帝的国不是一个外在的国度,有如法利赛人所向往的一般,注重神迹,异兆(参路6:7,14:1),为了要晓得上帝末世性的国度何时到来,一旦看到异兆,便宣告说:“看哪,在这里,在那里”。杨克勤教授就认为,路加的意思可能是:神国的到来不必靠观察异兆,因为上帝的国是指上帝的能力所在,特别是怜悯与饶恕的能力所在。所以,哪里有上帝的爱彰显,那里就有悔改、医治、崇拜和救恩。这样的例子在路加的叙述中比比皆是,他所强调的是上帝的国的现世性。

从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叙述来看,神国的显现是路加神学末世观的中心,神国的显现是现今的,于基督复活、升天一事上显明出来,现今上帝国的权柄借圣灵的能力,透过门徒和教会宣讲赦罪的福音彰显出来。

三、上帝国已体现在耶稣事工及人们的心中

福音书皆记载耶稣接受洗礼和受试探之后开始到处旅行传道,宣讲“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可1:15)。在此,“上帝的国”指向了一种全新的生命的含义,对于那些接受耶稣所宣讲的福音并悔改的人而言,他们将得到新的生命。后来他告诉法利赛人,“上帝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因为上帝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17:20-21)。在另外一个场合,他也告诉他的门徒们“凡要承受上帝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可10:15)。如果说在个人的生命中存在一个政治的国土,那无疑是荒谬的;一个人能“承受”一个国家,是不合情理的,也不可能是“在心里”。但是耶稣所说的是,从一个人将上帝作为他生命主宰的那一刻起,“上帝的国”就已经降临了。它也降临在人们的心中,因为他们全然献身于上帝,并且代表上帝在地上将他的价值观和标准实行出来。C.H.DODD(1884—1973)认为,“对于耶稣而言,上帝的国是现世的。耶稣所教导的上帝国已经在他的事工中实现了,因此耶稣的末世论是已实现的末世论(Realized Eschatology) 。

从路加的角度看,上帝国的显现并不相等于主的再来,也并非犹太人所盼望许久的以色列国之复兴(参徒1:3-8)。麦多斯提出路加神国的显现乃是指上帝的应许从此得以在主的门徒身上实现(路24:49),和赐予教会圣灵的大能(徒1:8)。故此,耶稣认为上帝的国的基本性质已经彰显在他的生命和工作中,甚至也表现在耶稣之死、复活以及赐下圣灵给教会这些事件中。这与当时他的听众们所期待的非常不同,因为耶稣所揭示的上帝国并不是一个专制的、能够推翻罗马统治的政治力量,而是一个充满爱的团体,它只忠于上帝,其价值观也与传统社会的标准不同。

四、不关注上帝国何时来临,关注人与上帝国的关系

昔日法利赛人不断追问上帝的国几时来到,耶稣回答说:“上帝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人也不能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路17:20-21)。从耶稣的回答看来,他显然不否认上帝国度的到来。后来当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以后,在预定的日子,到达橄榄山上,准备升天时,门徒们也聚集,并将心中的疑惑说出:“主啊,你复兴以色列国就在这时候吗?”耶稣对他们说:“父凭着自己权柄所定的时候、日期、不是你们可以知道的”(徒1:7)。由此可见,在路加的叙事中,当年门徒们所关心的关于上帝国来临的日子,他好像一直都不感兴趣。

对于这样一个或许为当时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在路加医生的笔下,他为何不提及呢?从他的叙事中我们可以发现这个线索。有人抱小孩来见耶稣,要耶稣给予祝福而被门徒责备时,主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的正是这样的人。我实在告诉你们:凡要承受神国的,若不像小孩子,断不能进去”。安息日,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的时候,有一个人对耶稣说:“在上帝国里吃饭的有福了”(路14:14)。由此引起耶稣讲论谁藐视神的救恩,谁就不能承受这样的福份。因此,从路加的独有材料中,不管是好撒玛利亚人、财主与拉撒路、年青的官求永生,撒该的悔改,浪子回头的比喻等,虽然各有不同的主题,但也都在提醒读者,要承受上帝的国,必须与他爱神、爱人悔改的生命相符。所以路加特别强调说:“手扶着梨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路9:56)“律法和先知到约翰为止,从此神国的福音传开了,人人努力要进去”(路16:16)。如此的表述,与马可所记载的“上帝的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信福音”是一脉相承的。杨克勤博士也总结说道:路加福音是以历史进程的角度,现今是决定性的时机—神国的显现作为鼓励门徒终底于成,劝戒慕道者早日悔改,和警告敌对者那即将来临的审判。神国的显现对悔改者是恩赐,对不肯悔改的人却是迫在眉睫的危机。

五、上帝的国必要实现

路加福音13章18-21节,作者把“芥菜种的比喻”和“面酵的比喻连在一起”,跟马太的记载一样。在这两个连起来的比喻中,耶稣以问题引出这个比喻,即:“上帝的国好像什么?我拿什么比较呢?”“我拿什么比神的国呢?”这显示这两个连起来的比喻都是关于上帝国的比喻。

这个比喻是如何阐明耶稣在上帝国方面的教导呢?首先,这个比喻强调上帝的国微不足道的开始和最后惊人的结局之间的鲜明对比。芥菜种一年生长一次,一个季节之内可以长到6至12英尺,非常壮实,故飞鸟可以宿在枝上。耶稣用这个比喻揭示上帝的国最初是微小的,但最后必定是宏大的。耶稣讲这个比喻的对象,应该是一群难以认识在耶稣的事工中认识到上帝国的人们,因为当时跟从耶稣的人皆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他们所期待的上帝国是满有权柄,无所不包的,但那时上帝的国却是渺小甚微。路加医生用这个比喻激励他的读者,上帝的国开始时是很卑微,但结果却很庞大。虽然上帝的国开始时是微不足道的,但它最后必象芥菜种一样,长成参天大树。上帝以人难以相信的创造大能,让极小的芥菜种得以不同寻常的成长,上帝国也是如此。上帝国也像面酵,最后全团都会发起来。

其次,这个比喻也带给人对上帝的国的盼望。用芥菜种和面酵代表盼望,上帝已经在耶稣的事工中开始其国度的工作,但要等到末日才能完全实现。芥菜种要长成参天大树,它的树荫底下才能成为飞鸟的栖身之处。同样,上帝的国也是如此,要到将来才能完全实现。面酵也一样,当妇人将之隐藏起来时,她也是在盼望全团能发起来。因此,不论是芥菜种或面酵,现在是多么的渺小,甚至让人无法识别,但它最终必要成长、得荣耀。同章的经文,主也说到“从东、从西、从南、从北将有人来,在上帝的国里坐席”(路13:29)。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是,在“主祷文”中,马可没有记载,而成书较晚的马太和路加都着墨此事,并且都提及“愿你的国降临”(路11:2,太6:10)。毫无疑问的是,这里的“你的国”是指上帝的国,也即他们都盼望上帝的国早日完全实现。在最后的晚餐中,耶稣也再次提醒门徒们,“从今以后,我不再喝这葡萄汁,直等上帝的国来到”(路22:18)。这一切都在告诉人们,上帝的国总有一天,必然实现。

结语

路加作为第二或第三代说希腊语的犹太基督徒,他调整了犹太人传统中对末世降临的看法,不再如第一世纪信徒那样热切关注基督何时会再临,而他关注的重点是个人与上帝国的关系。最先成书的马可和马太两位作者对这问题却有着许多的表述。其次,路加认为上帝的国其实在耶稣开始出来传道时就已经开始,这与马可和马太是一样的看法。再则路加只以芥菜种和面酵的比喻,提醒那些对上帝国的应许为何还没有实现感到疑惑不解的读者,应当确信上帝的国必要来到,而马可和马太却用了许多的比喻,来阐明上帝国的道理。因此,作为基督徒,要如使徒的行传一样,继续耶稣的事工,去宣讲现世的和末世的上帝国,让上帝的国早日实现。

——————————————————————————————————————————

注释:

①[英]约翰·德雷恩著,胡青译,《新约概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②卢龙光著,《基督教身份寻索—使徒行传和新约概论》,香港,天道书楼
③杨克勤著,《路加的智慧—文学、神学及生命》,香港,卓越书楼,1995
④同上
⑤转引自林文恩,(《马可福音》中的上帝国),载于南京,《金陵神学志》,2014第3―4期
⑥转引自杨克勤著,《路加的智慧—文学、神学及生命》
⑦同上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广东一名牧师。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指导教师:〈中山大学〉杨砚博士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