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神更新了我和父母的关系(上)

若不是信耶稣的话,我早已和生我养我的父母断绝一切来往,不愿意再和他们有联系。曾经我心里充满苦毒,因为父母带给我的伤害很大,说起他们我的心情很沉重。如果人生可以有选择,我早知道我会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我宁愿不要来到这个世界。

人们都说,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可是,在我的生命中,对我最无情的人、伤害我最深的人就是我的母亲。

当照耶和华你神所吩咐的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并使你的日子,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上得以长久。(申5:16)若不是因为我信耶稣,神教导我要孝顺父母,我想我早已是一个没有父母的人了,因为我无法爱他们,我里面没有爱,靠着自己我真的爱不了他们。

但是,感谢神,因着我是神的孩子,神让我知道他爱我,“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诗27:10)

因着神的爱,我现在还能够爱我的父母,我还会经常打电话问候他们,我还可以每个月打钱给他们。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神的爱!因着神的爱,我不希望我的父母灵魂下地狱,我信耶稣的这些年,只要有机会我就积极地传福音给他们。 

按照我的本意,我实在不愿再提起我的过往,只要一回想过去,我的内心还是会非常的伤心、难过。

圣经路加福音17章11至19节记录耶稣医治了十个长大麻风的人,只有一个撒玛利亚人回来感谢耶稣,归荣耀与神。这段经文告诉我:我当学习这个撒玛利亚人,做一个感恩的人!感谢神,神的爱医治了我,使我现在不再那么恨我父母。神是察验人心肺腑的神,神是无所不知的神,我不敢抢夺神的荣耀,主爱我,所以我要在神、在人面前,将一切的荣耀、能力归给我们至高至圣至可畏的神!

1984年农历8月23日,我出生在河南南阳邓县的一个农村家庭,我们家兄弟姐妹四个。我姐姐比我大两岁,我是家中的老二,老三是我大弟弟,我和老三我们俩是双胞胎,下面还有一个小弟。 

小时候我常听我妈说,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她就说如果生出来是个女孩的话,就把我送人。我出生那天,已经有人在我家等着抱我了。

让我妈没想到的是,那天我出生没多久,我弟弟老三也出生了,村里的老年人就劝勉我妈说,双胞胎最好不要分开,如果一个被抱走了,另一个也活不长久,就这样,我就被留下来了,没有送人。我的母亲,她虽然给了我生命,但是她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我、接纳过我,从小到大我在她心中没有任何地位,我的出生也非她的本意。

印象最深的是: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听到我妈跟我爹说,下个月她要去南阳油田我大姨家。那时候,我还从来没有去过我大姨家。所以听我妈这么说,我就很高兴!我当时就对我妈说:“妈,到时候你去我大姨家,能不能带上我呀?”我妈说:“行,到时候带上你。”

从那天开始,我只要一看到我妈一个人的时候,我就赶紧到她身边去哄她开心讨好她,希望她上我大姨家的时候能够带上我。

终于,我妈要去我大姨家了。有一天晚上,我听到我妈对我弟弟说:“今晚早点睡觉,明天早上一大早我们就出门坐车去你大姨家。”听到这里,我心里好开心,高兴地我晚上睡觉都不敢脱衣服,只怕第二天早上起床穿衣服浪费时间,我兴奋地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第二天一大早,我听到我妈叫我弟弟起床,我也赶紧起来了,要走的时候,我妈却不让我去,她带着我弟弟出门了。我跟在他们后面一边哭一边喊,我不断哀求着希望我妈能够带上我,我一直哭喊着跟他们到村外面。但是,任凭我哭得撕心裂肺,我妈都无动于衷。我绝望地看着我妈无情地丢下我,带着我弟弟走远了。我带着麻木冰冷的心回到家,感觉我妈是一个骗子,之前她明明答应过我,可以带我去,到最后我才知道她说的都是骗我的。

在之后的很多年,我只要一想起这件事情,都会哭得很伤心,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对我伤害至深。 

我比我小弟大六岁,我妈生了我小弟后,整天都不管,经常把他留给我让我看着,那时候我整天都是背着小弟在村子里四处去找我妈。小时候我个子也比较小,背上小弟,我头都快挨着地了。有一次我背着小弟去找我妈,我们村里的人们看到我就议论着说,这个女孩命苦啊!

后来,我和我大弟弟到了上学的年龄,我妈只让我大弟弟去上学,不让我上学,让我在家帮助照看小弟。在农村,那时候没有幼儿园,只有学前班,快要上学前的那些天我就整天哭闹着也想去上学,我爹看我哭着想上学,就劝我妈让我也去上学。后来,我妈同意让我去上学,但是她不给我买书,只让我坐到我弟弟边上,让我和我弟弟一起看一套书。上学、放学书包都让我弟弟背上,我没有书包。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语文考试作文要求让同学们写“我的妈妈”。记忆中,好像很多同学们都写自己的妈妈是如何如何的勤劳、善良。

我当时是这么写的:我的妈妈是一个重男轻女封建思想很严重的农村妇女。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全是我弟弟优先,每次我妈出门走亲戚的时候,也总是只带着我弟弟和我姐,从来都不带我。 

还有一次,我爹对我妈说,路云整天就身上穿着这一条裤子,都没有一条换洗的,你上街给她买条裤子。结果,我妈去街上一上午,买回来一条裤子,但她说这不是给我买的,是买给我姐的。我爹听了很生气。后来,我爹委托一个女邻居上街的时候带着我买了条裤子。 

小时候我妈越是不喜欢我,我就越是想讨她开心。记得我在街上上学的时候,为了让我妈高兴,我就中午不吃饭,把饭钱攒几天,见到我妈的时候就都给她,那时她就笑哈哈地把钱装起来。让我失望的是,她一直没有问过我:“孩子,你为什么不吃饭啊?”她只是开心地把钱装起来。现在我知道,我妈只喜欢钱,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初中二年级刚开学,我爹给我钱让我交学费,我还没把钱交给老师,我妈就让我小弟去学校找到我让把钱拿回去,说不让我上学了。

我从学校回到家,我妈就四处打听哪里招工,让我出去打工挣钱。后来,我们那里有专门招工干活的人,就带着方圆附近的好些个不上学的女孩子去河北白沟一个绿叶线厂干活。干了半年工,过年回到家,为了让我妈高兴,我把自己在外面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全部上交给她。 

我大舅是退休眼科医生,后来他要开一个眼科卫生室,我妈就不让我去外面打工了,说是让我跟着我大舅学个技术,以后就不用在农村种地了。

2001年8月份左右开始,我就带着美好的愿望和期待去我大舅那里打工了。在那里第一年,我大舅说我是学徒,每个月只给我100块钱工资,第二年每个月给我300块钱工资。我除了给自己买几件衣服之外,把这些钱都给我妈了。 

让我生气的是:第三年刚开年,我大舅对我说,今年是我干的第三年了,每个月可以给我五百块钱工资,不过我妈已经把我一年的工资提前拿走了。我听完我大舅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妈怎么可以这样?这一年还没有开始工作呢,就把我一年的工资都拿走了。钱拿走可以,总得征求一下我的意见,至少提前跟我说一声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把我一年的工钱提前拿走了,我感觉自己很不被尊重,感觉就好像我被我妈卖了一样。

在我大舅那里工作的三年时间里,我一天24小时在他店里,没有双休日,那时候小,也不懂得有双休日这一说。一年到头也就过年休息几天。我没有上过卫校,但是在我大舅那里,医院护士会的,我全会。三层楼的卫生,给病人扎针输液、病人做手术前的准备、术后处理,手术器械高压锅打包消毒、验光配镜我全会。第一年,我大舅用了一个护士,我把护士会的学会之后,我大舅就把护士辞退了。第二年第三年这些活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干。

起初我去我大舅那里,本来说是让我学技术的,后来我大舅看我工作认真,能把他的活全干下来,他就改变主意了。我二嫂是他二儿媳妇,一开始只是一个中医院的护士,我大舅通过一些关系运作,把他二媳妇转成眼科医生了。有一次,他就对我说:“你现在跟着我干,等我不干了,你就跟着你二嫂干。”我听到我大舅的话,我心里想:合着是想让我在你这里给你家当一辈子佣人啊!

还有一次,我在房间的外面听到我舅妈对我大舅说:“路云也不小了,就在这南阳郊区方圆附近给她找个对象,她肯定很高兴。”

后来,我大舅就对我说:“你年龄也不小了,就在这附近给你找个对象,我把我这房子给你和你对象住一间,你们以后就在我这里工作。”他当时说这话好像多恩赐施舍我一般,其实我对此根本就不屑一顾。我在心里说:“我的人生我做主,我一定要努力去创造属于我自己的未来!你说的这些我丝毫没有兴趣 。”

(本文作者路云姐妹为“智慧父母训练营”讲师,家校共育智慧父母训练营发起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