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灵魂的同路人——怀念Z弟兄

承蒙上帝的拣选和抬举,让我有份于两个乡镇基督教聚会点的传道工作。全职侍奉几年来,我深受挫败感困扰,时常想放弃侍奉。而总有一些人、一些事感动着我,激励着我,使我坚持到如今。

因着某些原因,我在这里不便提他的名字,他的名字记录在上帝的生命册上,我只以Z弟兄来称呼他。我无意为Z弟兄“树碑立传”,只是有时会想念他,他早已回到天父上帝那里,不知他“在那边”是否会想起我——灵魂的同路人。

Z弟兄悔改信主的时侯已经六十多岁了,是经由他妹妹带领归主的。他的妹妹信主三十多年了,时常以此夸耀,可惜的是后来误入异端教会,不肯回转。他的妹妹也想把哥哥带进异端教会,Z弟兄不肯跟从她。

Z弟兄第一次来镇上参加礼拜聚会,是骑着双轮摩托车来的,后座上带着他患糖尿病并伴有老年痴呆倾向的妻子。为了避免在路上风吹雨淋,也为了更好地搭载妻子,后来他特意买了一辆带有顶篷的电动三轮车,他在车窗玻璃上用红油漆画上十字架,以表明他的信仰。为了方便听圣经,听牧师讲道,学赞美诗,他上网买了一个圣经播放器,时常别在裤腰带上,一边干活一边听。干完一天的活,晚上临睡前躺在床上又继续听。Z弟兄就像傍晚进“葡萄园”作工的仆人,非常珍惜时间,珍惜可以作工的机会。

Z弟兄大约信主三个月后,他的一群儿女对他群起而攻之。他们说整个村子都没人信主,就你跑去信主。他们还担心若是老两口死了,村里人排斥信主的,不肯过来帮忙办丧事。总之,他们想把Z弟兄跟随耶稣的信念扼杀在萌芽状态中。他们把Z弟兄挂在墙上的基督教年历表撕碎,又伸手抢他的圣经播放器,Z弟兄拼命护住圣经播放器,才没被摔碎。儿女威胁他说,如果他继续信主,参加礼拜聚会,他们就跟他断绝关系,不尽赡养的义务。他们甚至跑到他妹妹家,警告说,以后如果Z弟兄生病,就叫他妹妹和信主的人来伺候,他们不管不顾。对于每个月只有一百多元养老金,指望“养儿防老”的农村老人来说,他们的这一招够有威慑力的。他们真的说到做到,自此,直到死日,Z弟兄再没吃过他们孝敬的东西,也没见过他们的好脸色。

Z弟兄虽然口里不说,但我知道他心中愁苦,难过。

我说:“弟兄,当你没有信上帝的时候,你跟魔鬼是一伙的;当你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归向上帝的时侯,魔鬼肯定着急,不服气,要拦阻你去敬拜上帝,这样就有了争战。魔鬼看不见摸不着,牠就藉着你的儿女们来攻击你,逼迫你,好使你害怕进而离弃上帝。你的孩子们其实只是充当了魔鬼手中的工具,被利用而已。你现在所处的地位很微妙:一边是上帝,一边是魔鬼,你就在中间,谁都想得着你。魔鬼会胡搅蛮缠,用尽手段;但上帝尊重你,给你自由意志,让你自由选择是要信上帝还是信魔鬼,是要跟从上帝还是跟从魔鬼,现在正是试验你的时候。你不要伤心,难过,你儿女们所做的,他们自己不知道,你要多为他们祷告,求上帝赦免他们的罪;也为自己祷告,求上帝加恩加力给你,在逼迫中站立得稳。”

感谢上帝,儿女的施压没有摧毁Z弟兄的信心,他更热心参加礼拜聚会,有时上午进城参加大教堂的礼拜,下午又回镇聚会点参加礼拜。对于教会举办的学习班,比如《基本信仰确认》《反防异端邪教》两门课程,他连续参加了好几期,听了又听。

Z弟兄热心于在村里传福音,作见证,没少受嘲笑、讥讽。有人说:“你把上帝叫出来,让我看一看,我就信。”有人说:“你叫上帝医治好你老婆的病,我就信。”有人说:“你叫上帝医治好我的病,我就信。”有人说:“去聚会一次给我多少钱,我就信。”Z弟兄有一个邻居,是个七十岁的女人,病得很苦:她从腰部痛到脚趾头,没日没夜地痛,吃药、吊瓶、针灸、按摩,从村诊所到镇医院,从市立医院到省级医院,跑了多少地方,花了多少钱,遭了多少罪,都不见好。她从厨房到卧室,都要丈夫搀扶着才能挪步。Z弟兄就劝她说,你来信上帝吧,并用电动三轮车带着她来镇上参加礼拜聚会。我们给她传福音,带着她做了决志祷告,并为她的疾病代祷,她回家的第二天,奇迹便发生了——她能正常行走了。一个月后便完全康复了,一点都不疼了。Z弟兄很高兴,更热心传福音,但人家根本不相信是上帝大能的作为和恩典临到那个姐妹,说:“肯定是碰巧,花了那么多钱,总有一天病会好的。”但姐妹坚持作见证说,是耶稣医治好她的病。很快,姐妹也受到儿媳妇的反对,说她如果去信上帝,以后就不赡养她,病了也不伺候她,姐妹因此一度软弱、退缩。有一次我去探访姐妹,直接被她儿媳妇赶出家门。

即便这样,Z弟兄爱传福音的心没有改变。记得有一次,Z弟兄约我去他的岳父家传福音,与我们同去的还有另外两个弟兄。他的岳母知道我们的来意后,笑脸就沉了下来。他的岳父是道士,见多识广,对我们还算和气,肯听我们传福音,也肯接受Z弟兄赠与的圣经,但拒绝接受耶稣的救恩。我们继而去Z弟兄的妻舅家,妻舅也是道士,人也和气,诚实,只是同样拒绝耶稣的救恩。因为是女婿上门,岳母预备了一桌子饭菜,我们三个同去的人跟着沾光。席间,岳父喝闷酒,喝够了,指着Z弟兄的鼻子说:“你实在没有眼光。你自己叫我信上帝也就罢了,还约了这么多人,一起来劝我要信上帝。我家五代都是道士,你是要把我家祖传的饭碗砸了,是吧?你怎么会这么缺心眼!”

我们看见他岳父动了怒,道了谢,告了别,赶快溜之大吉。

有一次,Z弟兄不慎摔倒,骨头受了伤,不能行走。我代表教会弟兄姐妹,买了猪脚,洗了切好,用盐渍了,提着去看望他。

Z弟兄住的是新村,两个门面,三层楼房。Z弟兄年轻时很能干,除了种地,还会干木工活、泥水活,这栋房子就是他亲手建造的。他又当木工,又当泥水工,又当师傅,又当小工,花了多少钱财、精力、时间才盖起来的。但Z弟兄和妻子只是在一楼隔了一个单间,一个卫生间,其他的都是儿子使用、居住。我到他家的时候,他妻子正光着屁股坐在马桶上。我想把渍肉的盐水冲掉,再把猪脚放进电饭煲里煮上,于是走到隔墙他儿子的厨房,问他的儿媳妇:“你好,我在你这里洗一点东西可以吗?”

“可以,你洗什么?”他儿媳妇头也没回。

我说:“洗一点炖汤的东西。”

他的儿媳妇转身看见是我,立马提高了音量:“炖汤的东西?不要放在我这里洗,你是信主的,走开,到他那里去洗。”

我只好尴尬地离开,到Z弟兄的卫生间去洗,帮他把猪脚煲上。他儿媳妇对我这样一个陌生“客人”尚且如此不客气,何况天天见面拂逆了他们心意去信上帝的Z弟兄呢,我不禁心里哀叹。

Z弟兄离世的前一天,他还带着妻子到镇上医院看病。我约他去聚会点坐一会儿,跟他商量说圣诞节快到了,是否到银行取两千元钱奉献给母会。离开之前,我请弟兄祷告。

弟兄低头祷告:“上帝啊,我认识你的时候年纪已经很大了,儿女都成年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影响他们,让他们来信你,求你赦免我没有教育好子女的罪……”

听他的祷告,我强忍着没有在他面前落泪。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Z弟兄的妹妹给我打电话,说昨天看见她哥哥身体很虚弱,今天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无人接听,叫我帮忙找人打听一下他哥哥的情况。我打电话给他的邻居,就是那位病得医治的姐妹,问她能不能去看望一下Z弟兄。姐妹说,早上她去看望Z弟兄,他已经不会起床了,问他哪里不舒服,也不会回答,只是指了一下胸口。我立马打电话给一个弟兄,请他找Z弟兄的弟弟去看望一下,因为他弟弟是医生。然后约上他妹妹,一起坐四点的公交车去他家。

Z弟兄的妻子在村口的路边傻站着,他的儿子在家门外不远处站着,看见我们去,就跟旁边的人大声说:“连祖宗都不拜的人,管他干什么?他不是信主吗?叫他的主来医治他吧。”

他的妹妹说:“不是我叫他信主的,是他自己去信的。”

说完,赶快往弟兄的房间走去。只见弟兄蜷缩在床上,我们问候他,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艰难地指一指胸口。他妹妹请Z弟兄当医生的弟弟打电话,让他把侄儿叫回来。桌上有一盒葡萄糖,我给Z弟兄喂了两瓶葡萄糖水。Z弟兄的另一个妹妹赶忙去煮饭,烧水宰鸡,连鸡肚子都来不及剖开,卸下两只鸡腿煮了汤,盛好饭菜先端给Z弟兄的妻子吃,又给弟兄盛了一碗。他的两个妹妹一左一右把弟兄扶起来,弟兄的牙关紧闭,可怜的弟兄勉强把嘴张开一条缝,我才喂下两口鸡汤。过了一会,他的儿子才进屋来,没到床前去看望父亲,问候父亲,一进门就说:“我没钱,一分钱都没有。”我赶快掏出两百元钱,用红包包好,递到他手上。汽车终于来了,我们把Z弟兄送到镇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可能心梗了,要求紧急送往市立医院救治。

我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我跪着流泪祷告:“天天背负我们重担的主啊,我仰望您!您知道Z弟兄现在生命垂危,您也知道他的难处,我将他的身体灵魂交托在您的圣手中。如果您愿意存留他的性命在地上,求您怜悯他,医治他,使他早日康复;如果他在世的日子满足,求您接收他的灵魂,求您将平安、喜乐、安慰、盼望赐给他,使他安然地去见您,安息在您的怀中,奉主耶稣基督圣名祈求,阿们!” 

我一遍一遍地为Z弟兄祈祷,并将要求代祷的信息发到教会群里,请大家一同代祷。我不敢想象,假如弟兄不幸久病在床,会何等遭罪。

Z弟兄被送到市立医院,医生做了各项检查后,吩咐家属要有思想准备,预备后事。于是家人带Z弟兄连夜赶回家。当夜3点多,Z弟兄安息主怀,在世寄居68年。

我约了几个弟兄姐妹,第二天上午去吊唁Z弟兄。一群亲属坐在Z弟兄的遗体旁哭嚎。他的弟弟认出我,说:“你们不要来。”我说:“我们看他一眼就走。”他的儿媳妇看见我,怒目圆睁,我不等她说话,就赶快走开。

Z弟兄的丧礼据说办得很“热闹”。传闻说,有人跟他的儿子讲:“你爹病得很重,赶快回家看看吧。”他的儿子居然回答:“死了吗?死了就赶快换寿衣嘛。”Z弟兄妻子的娘家人听说他的儿女不孝,就大发脾气,大闹丧礼,使儿女颜面尽失。三个月后,他的妻子也离世了。

我噙着眼泪写下这些文字,一想起Z弟兄,我就伤感,同时也深感欣慰——Z弟兄至死没有离弃上帝。虽然他信上帝只有短短的三年多时间,且一直受排挤、嘲笑、逼迫,但他守住了自己的信仰,也尽了自己的本分殷勤做工,他实在是我的好同工。他已经息了世上的劳苦愁烦,而我还有前路要走。

Z弟兄——我灵魂的同路人,今生永别,来生乐园重逢!那时,我们再相约:与主同行!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福建省永安市基督教堂义务传道。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