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专访】欧洲教会会议总干事:在艰难的环境中我们要团结起来

欧洲教会会议(CEC)总干事索伦森(Jørgen Skov Sørensen)博士。照片:Sean Hawkey/WCC
欧洲教会会议(CEC)总干事索伦森(Jørgen Skov Sørensen)博士。照片:Sean Hawkey/WCC

编者按:在德国举行的世界基督教教会联合会(简称世基联)第11届大会期间,欧洲教会会议(CEC)总干事索伦森(Jørgen Skov Sørensen)博士敦促全球教会在面对乌克兰战争和世俗主义等挑战时保持团结。在接受访问时,索伦森博士强调了参与全球团契,在不同背景下展示教会多样性的重要性。

能简单介绍一下您自己以及CEC吗?

我个人属于丹麦的路德宗教会,是丹麦最大的新教教会。自 2020 年初以来,我一直担任CEC的总干事,该组织已经有62年的历史,最初是在冷战时期作为东欧和西欧之间沟通的桥梁被建立。1989年,欧洲在许多方面再次团结了起来,该组织也进行了自我迭代。总部之前在日内瓦,现在设在布鲁塞尔。

CEC是欧洲成员教会和欧洲政治机构的对话平台。CEC的目标是让成员教会行动起来,积极进行社会参与,增加欧洲公民的福祉,同时继承基督教传统。

CEC有来自新教、圣公会和东正教的114个成员教会。现有八名工作人员。所以我们尽量用现有的资源提供尽可能多的服务。

参加此次世基联大会,您有什么感想吗?

这是一次成为全球教会一份子的非常具体的体验。这是我第二次参加世基联大会,第一次是2013年在韩国釜山举办的第10届大会。我感受到了全球教会的多样性,不同的地方的人们有不同的敬拜、祈祷、表达自己和着装的方式。

这是我担任CEC总干事之后第一次参加世基联大会。CEC不是世基联的成员机构,我们是合作机构,在不同的层面一起合作。受疫情影响,在行动受限两年后,我很高兴和人们见面,握手,一起喝咖啡,建立一些早就想建立的关系。不只是在屏幕上看到彼此,而是真实地见面,

CEC有来自不同传统的114个成员教会,是什么将她们聚集在一起?

对教会来讲,联合是一种承诺。尽管有不同的背景、文化和神学,但借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上帝的慈爱,圣灵将教会连接在一起。这是CEC的属灵根基。同时,所有的成员教会都希望成为欧洲发展的积极参与者,为欧洲人民搭建一个良好的社会构架。教会相信自己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

现在教会有非常具体的事情需要处理,比如欧洲目前的难民危机。许多教会在一起努力接收乌克兰难民,这也是成为社会的一部分的一种方式。在难民问题上,CEC是交流想法和实践的平台。

欧洲教会的整体情况如何?现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欧洲所有教会共同面临的一个挑战是我们生活的社会变得越来越世俗化。信仰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在欧洲许多国家,教会和政治决策者、政府以及国家曾经有着密切的关系,但这些年来这种关系正在发生变化。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世俗化,信仰越来越薄弱,决策者、政治家和公务员对基督教信仰越来越不了解。在现代欧洲世俗化的社会中,教会应该如何行进,这是一个在未来的时间里需要回答的神学问题,同时也是需要掌握的具体的技能。

您认为教会应该如何应对世俗主义这样的困境?

我认为,首先,教会应该团结起来。就像在普世运动中所做的一样,做出愿意联合的承诺。在危机时期,有时候教会之间的差异变得更加明显。在困难时期愿意联合对教会来说是个挑战,此次大会就是一个重新承诺要保持联合的典范。

我还要说我们需要一起祷告,有时我们忘了祷告的力量。一起祷告是一种属灵操练,表明你和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有联系,也是与其他教会团契联合的承诺。

CEC也和罗马天主教合作,以确保教会可以发挥作用,有空间表达自己,向社会表达我们想表达的内容。这些不能像过去那样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为我们的权利发声,在社会中创造空间,让信仰在社会的发展方式上也有发言权,这些非常重要。创造这样的空间是件非常实际的事情,也需要教会转变思维方式。

对国家之间的联合,疫情是个很大的威胁,我们怎样才能再次连接起来?

欧洲也依然在受疫情的影响。我认为,疫情期间,一些事情让世界变得更团结,而不是更分裂。线上交流在过去两年有了很大发展,相关的工具和软件也有了很大进步,用户体验变得更友好,也更可靠。人们意识到不同大洲的人可以一起会议,一些教会也在使用这些技术,接触到了原本接触不到的人。

中国的基督徒也在密切关注着在乌克兰发生的战争。您认为中国的基督徒可以给在乌克兰的弟兄姐妹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祷告。为乌克兰,那里的人民以及教会祷告。为他们祷告,让他们知道中国的基督徒关心他们的处境,知道他们的国家和人民面临的困难。对乌克兰教会来说,在这次大会上让他们看到他们是全球团契的一部分,这一点非常重要。全球团契不仅包括欧洲教会,当然也包括中国教会。

您认为中国可以为普世教会做什么贡献?

中国教会可以成为教会的一种不同的表达方式。中国基督教协会是一个后宗派时代的基督教协会,许多教会深受启发。世界各地都在联合,联合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放弃不同教会之间的历史差异。中国教会在过去70年里,分属不同宗派的教会联合成为了一个教会。

我在中国不同的地方参加过礼拜。教会的表达方式依旧是多样的,虽然都是中文赞美诗,中国的传统以及中国的做事方式。据我了解,中国的教会还在发展,你们有可以和世界分享的经验。这些年世界其他地方的教会可能在挣扎,而中国的教会在成长。你们是如何做到的?当今中国教会成长的背景是什么?你们可以和世界分享这些内容。

您有什么想对中国的教会和中国的基督徒想说的话吗?

持续不断地为乌克兰和其他欧洲国家祷告。你们是全球互助团契的一员。生活中充满挑战,知道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在为我们祷告,我们非常高兴。我们也每天都在为中国的教会祷告。我们都是全球团契的一部分。

我们也应该一起行动。因为我们是彼此互助的团契,当环境变得艰难,我们可以互相支持。请记住,是上帝的慈爱,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和圣灵的感动将我们连接在一起。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