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相识不是偶然——怀念罗永灯弟兄

2017年的一天,丈夫因腰痛去私人诊所针灸,我在家里预备主日讲章。突然内心有点不安,丈夫去针灸,自己为什么不去陪一陪他呢?于是关上电脑,走到丈夫所在的诊所。

针灸是个慢活,我坐在诊室,开始跟医生聊天。医生侃侃而谈,说什么什么人慕名找他看病,治好了多少多少人。我话锋一转,说:“医生,你医治人的肉体,上帝医治人的灵魂。”

医生打趣道:“人还有灵魂啊?”

我说:“是啊,上帝造人时把生气吹在人的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魂的活人,他就是人类的始祖一一亚当。”

医生一边干活一边笑,一副不信的样子。其实过去我也曾给他传过福音,他也是一副不信的样子。他至死都没有信,永远与上帝隔绝。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坐在我旁边。他看起来约有六十多岁,花白的短平头,胡子拉碴,缺了门牙的嘴,微驼的背,穿着破旧的衣服,满是灰尘的鞋子,饱经沧桑的老农民的模样。后来我才知道他的名字叫罗永灯,闲来无事过来坐坐,医生是他的姐夫。

我撇下医生,开始跟罗永灯传福音。我从上帝创造世界,人的悖逆堕落,耶稣的救赎恩典一路讲下来,最后问他:“你愿意相信上帝吗?”

他回答得很爽快:“我愿意。”

我以为他没听明白我的话,胡乱答应。又说:“信上帝就是信祂是创造天地万物和人类的独一真神,耶稣是神来做人,为担当人类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埋葬、三天后复活、升天,将来还要再来,审判万国万民。我们承认自己是个罪人,愿意接受耶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我们与上帝破裂的关系就得以恢复,罪过就得赦免,成为上帝的孩子。今生我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向祂祈求,死后祂会把我们的灵魂带到天堂,你愿意相信这样的一位神吗?”

他说:“我愿意。”

医生在一旁嗤笑:“总算被你勾引一个人去信上帝了。”

我说:“他是有福之人。”

我一句一句地带他做了决志祷告,留下联系方式,约他周日下午来基督教聚会点参加礼拜聚会。

主日下午,果然罗永灯弟兄来到基督教聚会点,畏畏缩缩地坐在凳子上,不时东张西望。我把他来礼拜聚会的事告诉另一位弟兄,这位弟兄原先就认识他,说:“他是来凑热闹的吧?”

有时,罗永灯弟兄会给我打电话,来我家坐坐。他不怎么说话,我就找一些话题跟他聊天,比如要认罪悔改,不拜偶像,等等,他就安静地听。

有一次,我问他:“弟兄,为什么我一劝你要信上帝,你就愿意信呢?”

他说:“你讲得有道理。”

有一次,他给我打电话,说村里有人去世,请道士大搞迷信,问我能不能去参加丧事,有什么事情不能做,并问了早年就认识他的那位弟兄。那弟兄后来跟我说,原来罗永灯是认真的,真信上帝了。

罗永灯弟兄的家在高山上,每次到镇上参加礼拜聚会,都是骑摩托车,路上来回约两小时。我几次想去他家探访,他都说:“路远,太麻烦,不用来。”

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去他家探望他,是他信主后的第三年,他给我打电话,说他中风了,半边身子不听使唤,不会骑摩托车,不能来镇上参加礼拜聚会了。我约了几个弟兄姐妹,包了五百元红包,买了一些蛋糕、饼干之类的,进山去探望他。汽车在山路上左拐右弯,越开越人烟稀少。

罗永灯弟兄的房子坐落在大山深处的半山坡,一栋农家小院,因为家里没有女主人,显得有一点点脏乱。这么多人到他家探望他,他有点不知所措。

我问候了他,就四处参观。只见他家大厅上挂着父母的遗照,遗照下方的桌子上没有香炉和迷信用品。我指着空空的桌子问:“香炉呢?”

他说:“我拿到其它的地方去了。”

我问:“一个村子只有你一个人信上帝,有没有人嘲笑你?”

他说:“有,但我不怕。”

我们为他的疾病献上祷告,求慈悲怜悯的上帝开恩可怜他,医治他。

感谢上帝,约过了半年,罗永灯弟兄就康复了,又会骑着摩托车来参加礼拜聚会了。得知他的窘境,有的弟兄姐妹会塞给他一点钱,买些衣服送他,弟兄就问我,要怎么回礼。我说不要回礼,你感谢上帝就可以了。但罗永灯弟兄还是会随着不同季节,拿一些酸枣、葡萄、柿子、竹笋、蜂蜜之类的送给弟兄姐妹,也送给我。

每年圣诞节,我们就上城里的大教堂去过节。每年的圣诞赞美会,罗永灯弟兄都会很高兴地和大家一同登台献唱,虽然弟兄拿着《赞美诗》歌本,几年下来也没学会一首完整的歌,但他站在弟兄姐妹中间,享受着从上帝而来的平等与爱。

到了2022年,罗永灯弟兄的身体明显差了,心脏病不时发作,住了好几次医院。弟兄离世前的一个主日,还顶着炎炎夏日,来镇上参加礼拜聚会。我看他那天戴着一顶草帽,怕他骑摩托车时不安全,还将一个旧头盔送给他。

再见他时,他已穿戴一新,安详地躺卧在冰棺里,安息在上帝的怀中。他的遗体四围,摆着美丽的花儿。我们以基督教的仪式,在殡仪馆为他举行丧礼。他的骨灰将安葬在大山深处,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家乡。他就像泥土一样卑微,朴实又善良,在世寄居七十年。我买了两束花:一束百合花,一束菊花,委托他的养子摆放在他的坟墓前,这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弟兄,请原谅我的有限,有罪,没能给你更多的尊敬与爱,但你已经得着上帝完全的尊重,无限的爱。今生永别,来生在乐园重逢。那时,我们一定会脱去卑贱、畏缩、寒酸,高贵如王子,与众弟兄姐妹在一起喜笑欢乐,颂赞赐给我们生命气息、养育我们、救赎我们脱离罪恶与死亡的上帝,将祂当得的荣耀与爱戴归给祂!阿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福建省永安市基督教堂义务传道。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