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利玛窦等耶稣会士为何得到了人们的点赞?

有位女大学生想做一些调研,通过一位文友加上了我。在网络交流中,她看到了我的微信头像说到:“你也认可利玛窦,他可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伟人,做了不少贡献。”

于是我问她是否为信徒时,她回答说对信仰没什么兴趣,只是十分敬佩利玛窦等耶稣会士而已。其实跟这位女大学生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少,他们对于基督信仰并无太多兴趣,甚至是反基督者。可是却十分欣赏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这代耶稣会士,认为他们都是博学多闻,对中西文明交流做出贡献的人。比如有位激进的国粹派,经常发布反基督言论,可是他却转发过介绍耶稣会士的文章。而一位反基督人士甚至说,假如你们都能成为利玛窦、徐光启,那么我也不会攻击,甚至会接受福音。

由此可见,利玛窦等耶稣会士确实是当代社会中,认同度最高的中国教会历史群体,无论是学术著作、主流媒体或者各种自媒体,都对他们持正面以及很高的评价,那么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从历史背景看,耶稣会士来华与近代新教传教士有很大不同。尽管在西学东渐、中学西传以及科教文卫等等事业上,近代传教士的工作显然更为深入与持久,可他们来华的时候,正好是与帝国主义列强的时间线一致的。部分传教士出于各种原因,也参与不平等条约的签订,有意无意做了伤害中国人的事。虽然多数传教士只是出于信仰热忱以及爱心来华的,与帝国主义并无关系,甚至是反对者。可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加上部分人的行为,导致了他们成为一个颇受争议的群体。

而利玛窦等耶稣会士入华时,虽然也是西、葡等列强扩张的时代,甚至他们与葡萄牙、法国等政权的关系更为紧密。但在对华问题上,这些列强并没有采取激进的方式,他们在华宣教也没有条约的保护。比如利玛窦就严厉斥责某位西班牙人妄图以武力打开中国大门的举动。因此就和帝国主义势力关系不大,从而更能获得国人的认同。

耶稣会士都是当时欧洲最优秀的人才之一,有些人的科学造诣甚至不在伽利略、开普勒等人之下(邓玉函)。因此他们入华后,就能把当时西方先进的科技文化传播进来,从而促进了中国科学的进步。比如利玛窦拓展了国人的地理知识,汤若望就对农历进行了修订,熊三拔促进了水利发展,南怀仁对中国国防做出巨大贡献等等。正是耶稣会士传入的科学知识,促进了西学东渐,让他们成为“一代巨人”。

在对待中国文化问题上,利玛窦等耶稣会士看到,要让国人接受信仰,就必须尊重中华文化。于是他们学习汉语、阅读经典,从而能在士大夫群体中立足。由于他们尊重、学习中国文化,不但成为学贯中西的学者,更是得到了国人的认同。不仅如此,耶稣会士还把中国典籍、艺术、医学等等介绍到西方,让中华文化得以在世界上传播,兴起了中学西传的浪潮。由于利玛窦等耶稣会士在中西文化交流上的巨大贡献,才让他们得到了中国各界的认可。

来华的耶稣会士不仅博学多闻,其人品也十分高尚,是一群德才兼备的传教士。当时中国有些士大夫十分反感耶稣会士,经常攻击他们。可是在这些文章中,很难看到关于传教士个人品行不端的记载,假如他们道德上有问题,肯定会成为反教人士攻击的利器。

而顺治皇帝一开始对汤若望也存在怀疑,特意派人暗中监视他。结果发现他日常生活品行端正,俨然就是正人君子。因此对他产生了敬佩,两人也结下了深厚友谊,留下一段君臣佳话。正是来华耶稣会士道德高尚,没有什么人生污点,这也是后人对他们无比敬佩的重要因素。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