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如果没有她们,就没有我们的服侍

因为共同的目标,我和小侠相遇相识在神学院。到今年,她毕业14年,我毕业12年,我们也都成了当初读书时立志想成为的人。我和小侠除了有共同的目标,还有很多一样的地方。比如:我们之所以能成为传道人,都离不开我们母亲的支持。如果没有她们,我和小侠都做不了神职人员。

我们的母亲都是农村妇女,她们也都是文盲,却能处理好人情世故;她们从不会打扮自己,却希望女儿能好看点;她们从不为自己考虑,却为儿女和家庭奉献一生;她们爱钱,却从不要求女儿放弃呼召,去挣钱;她们舍不得花钱,却甘心让女儿啃老,给女儿提供医药费,支持生活费,拿钱给女儿买房买车;她们自己没有理想,却愿意让女儿做她们认为最了不起的事,哪怕她们的女儿不能像别人的女儿挣很多钱孝顺她们!只要女儿出去作工,她们愿意在家里替女儿承担一切。如果她们的女儿在牧场被人批评什么话,传到她们的耳中,她们也不会责备别人。她们总是说自己女儿的不好,教导自己女儿要忍耐。这很有可能让在外面受气,心里满有委屈的女儿冲她们吼几句,她们看了女儿脾气最不好的时候,但她们依然为女儿奉献,承担女儿的痛苦,继续做饭给女儿吃。

回想毕业以来的十几年,我经历过数次的责难和批评,有无数次想要离开教会的想法,到如今算是磕磕绊绊走过来。现在有很多事,我可以微笑说出来,但有几件事,现在还不能回想,只要想到都会泪流满面。其中就是我的母亲悄悄为我去给教会的老同工道歉,不过母亲的道歉没有缓解对方认为我冒犯、不尊敬而引起的怨愤。过了很久,我知道了这件事,我责怪母亲不该去道歉,因为我当时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后来想想母亲这样做不过是希望别人对自己的女儿好一点。

我们的民族自古就重视孝道。曾子说,孝有三:大孝尊亲,其次弗辱,其下能养。《礼记.祭义》孝敬父母有三个等级,首先是大孝尊亲,其次是不羞辱父母,最后才是赡养父母。作为一个孝顺的子女,应该努力让父母能够因为自己受到人家的尊敬。我不但没有让父母因为我被人尊重,还让母亲为成年的我去受别人无端的谴责和控诉。对此,我耿耿于怀。

小侠的母亲比我的母亲更加不易。小侠是独生女,常年生病,病危通知书都发过几次,现在也是每一个月到省城定期检查,饮食各种限制。小侠的父母在共同承担女儿的痛苦。另外,由于小侠是义工,没有收入,她丈夫的收入仅够他们的日常开销,高额的医药费就力不从心了,所以经济的重担还在小侠父母的身上。尽管如此,小侠的母亲为女儿无论花多少钱,自己受多少的苦,她从来不抱怨,总是默默守护着女儿,成为女儿身后最坚实的后盾。

记得小侠跟我说过,在她嫁人之前,每次生病,都是她母亲陪伴她,照顾她。在医院中,尽管她看到女儿受苦,也不会在女儿面前流露悲伤消极的情绪。她很坚强,她虽然只是一个农村妇女,但她知道只有她坚强才能照顾好女儿;她很坚强,她虽然不知道什么大道理,但她知道她有希望,才能将希望传递给女儿。她有信心,她知道有信心才让女儿得到更多的力量支撑。而女儿能健康地活着,能有力量服侍就是她的心愿。

有时,小侠对我说无力回报父母,心里对父母有太多的亏欠。我就对她说,我也有亏欠,而且未来我们还会继续亏欠。我们第一亏欠的是拯救我们的神,第二亏欠的是生养我们的父母。无论是拯救者还是父母,我们都回报不了,我们能做的是好好信靠拯救者,祈求他纪念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好好地活着,因为我们健康、幸福、快乐地活着就是父母的最大心愿!我们如此对自己这样说,让把亏欠转变成努力生活,努力侍奉的动力去回报他们的爱!

我知道在中国教会还有很多像我和小侠一样的人,如果没有母亲们的支持和付出,他们也会无力前行。因为这些母亲们的付出,才有了他们的服侍。因为这群人的服侍,有人听到了好消息,有人获得了新生命,有人得到了安慰,有人不再绝望,有人不再对未来彷徨……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牧师。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