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甜美的冰糖葫芦

也许你说上帝不关爱我们,但圣经实实在在告诉我们,神的关注点在于发展我们的内在美,祂愿反映在我们所做的一切和我们的事情上,就像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拣选他,因为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撒母耳记上 16:7)

在北京胡同街头巷尾偶遇的冰糖葫芦小贩,笔者欣赏其手艺与生活艺术,今愿与您分享生活的智慧。

中老年人都知道,许多民间手工艺小吃不但有手艺,有工艺,还有美艺,更多的是对生活的真情,因为多已明白那就是人生的“佳美福地”。 长住北京,知道“冰糖葫芦”就是传统小吃山楂串,每年我吃掉不少于几十串,尤其夏天时,尤其逛北京老胡同时,尤其听完一群人谈古论今是非曲直不依不饶时,再尤其随着一股香甜味,有老师傅正心灵手巧为环绕客人忙做冰糖葫芦时,那我肯定凑上。

挡不住的夏风,挡不住的甜美。那天在路边,我看老师傅用主料去核山楂与辅料白砂糖,他说他家至少四代人都懂“冰糖葫芦”,个头大的山楂叫“山里红”小的才叫“山楂”,一代一代传递着,一串一串卖出着,一点一点改进着。听他说慈禧七十多岁总为冰糖葫芦方寸大乱,所以皮肤一直“细嫩如童子”,也听说她因为喜食山楂所以没有老年斑。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我好久没看到冰糖葫芦了,便靠过去。旺火正煮白砂糖,老师傅说糖和水比例2:1,下锅得不停搅拌至开锅。我耐心地看,耐心等候。糖葫芦好吃糖难蘸,香料经火才香得更浓郁,他强调不用冰糖不用棉糖就用白砂糖,糖活儿最不能忽视,否则可能反砂或烧焦。

夏天很热,大风很甜,我继续留意制作。围观人的等待虽莫可耐何也很愉快,我等着自己的那一串糖葫芦,好像还有两个人就给我一串了。

师傅很认真,就像艺术家对待他的作品,每件都不例外。锅里的冰糖已冒大泡还泛黄,手艺人透露这原理与吹糖人一样。看他开始用山楂去撇糖大泡,最后用竹笺串串每个蘸糖沬子,还顺手在山楂上洒上芝麻。这道风景线二十分钟,有人没耐心等待调头离去,有人耐心不足说:这么小小一串糖葫芦,得搞这么复杂?也有爱埋怨的人怀疑:他这小小锅可以做出焦脆香甜的糖葫芦?等到糖葫芦的路人一手拿点心,另一只手在下托着,以免点心掉渣。

终于轮到我的冰糖葫芦,终于嘎嘣嘎嘣咬着自己这串。其中一位过路提笼遛鸟人称美着:“真是倍儿好玩!”另一个放风筝白发老人则说:“梁实秋就说过离开北京就没吃过糖葫芦,实在想念。”我看他天上的风筝旁正飞有一老鹰。

相传冰糖葫芦隋朝就有,唐柳宗元也写过“俚儿供苦笋,伧父馈酸楂。劝策扶危杖,邀持当酒茶”,看得出他视山楂如粗鄙之食。也听到宋代山楂就开始糖渍,渍法源于唐,唐人用蜂蜜浸泡以保鲜故得“蜜饯”,而糖渍则为果脯,至明清民间盛行并成为传统小吃。不论古今,大家都要过日子,谁也没有例外,圣经告诉我们尽可能好地展示自己是很重要的,因为上帝从不要求我们走向极端,即使看待小小一串冰糖葫芦,也是信心满满绝不怀疑,因为歌罗西书3:17 也说:无论做什么,或说话或行事,都要奉主耶稣的名,藉着他感谢父神。

过日子过生活,换个心情看生活小甜品岂不是团团圆圆的大美好?即使现在街头巷尾当场手艺冰糖葫芦不多得,即使疫情让人彷佛生活在阴沟里,即使炎热没来由的高温难熬……我们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在苦难中,在肤浅的世界里,人们总爱在外观上评判,所以内行人都知它多是不公平且悲观的,难怪经文马太福音23:28说: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这两天北京特闷热,绝无六七级大风,我常站在客厅窗边望着窗外无云的天,仍似常常闻到冰糖葫芦山楂味。

学问很深,学习很多,感谢主。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