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全职带两孩,我变强了,也半秃了

傍晚时分,从厨窗外看,落日余昏倒影在美舍河畔,映红了半边天蓝,树影婆娑,凉风习习,水波粼粼,荡漾的渔船划破朱红色的水面,我一边欣赏着夕阳,一边盛好香气四溢的白米饭,等着摆上餐桌与老公孩子共享晚餐。 

“老婆……”只见赵弟兄一脸神情凝重地朝我走来,又佯装淡定的表情看着我。 

“说?”我警惕地问。 

他同情的目光落在我头上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你一个人带两个娃那么辛苦,你左边也秃了。” 

距离他上次说我秃了才不过半个月时间,眼看着脱发的速度跟夏天40℃掉到马路的雪糕融化的速度不相上下,又从搜索育娃知识的关键词变为如何生发防止脱发时,我知道我开始在意变秃这件事,这件事着实令我变得忧心忡忡,提高警惕。 

半个月前,赵弟兄用扫地雷般的眼神看着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也秃了?” 

我立马飞奔到镜子前仔细端详片刻,只见前额上头秃得头皮快要盖不住了,我赶紧把几缕油腻的刘海梳上去贴住头皮,可惜此举只是欲盖弥彰,挡不住的白团遇风则散,凌乱刘海更添凄凉。 

从前我笑他人秃,如今我亦成他人,老话都说夫妻相那是真不假,我终于赶上了和他同秃偕老的步伐。 

犹记得恋爱那会我睁眼瞎,没看出他是个秃头少年,是结婚后才发现的。那会我还问他介不介意被人说秃头?他说没结婚之前挺介意的,结婚后谁还在意那几根头发。 

可是我还是蛮在意的!就像青春期的少女不希望自己满满胶原蛋白的脸上点缀几颗痘痘,失去倾慕者的青睐,我也不希望把两娃带大后成为秃头啊嬷,失去重归职场的机会。 

毕竟人生下半场,孩子长大各自飞,我希望自己半生归来仍是明媚少女。 

但是下半场的开始,是一场难熬的修炼,养孩子熬的是自己,婚后赶着生子还没有恢复身体,就投入了24小时不停歇的工作状态,好不容易刚拉扯一个刚蹒跚学步的,又怀上一个。 

如今婆婆不堪孤寂和劳苦回老家,先生独自工作养家,我自己带两娃,本以为靠毅力可以战胜困难,殊不知却病倒了携娃们在娘家修养半月。 

这半个月我在思考,为何我要选择全职带娃这条艰难之路?眼看颜值随着脱发日益下滑,身材随着时间日益庞大,存款随着失业日益减少,职场生涯如断了线的彩色珠帘,大珠小珠叮叮当当落地变成一地鸡毛时,我深深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和作为一名全职太太的价值何在。 

就在我深感沮丧时,我去到顶楼吹风,楼道狭长,凉风舒爽,万物静谧,白雾腾起,天地之际红光咋现,夏季日出更早,不一会儿就冒出红彤彤的脑袋,红光映照在架子上的百香果藤蔓,百香果藤蔓因无人照料已经枯槁灰白,跟墙角架子上垂死挣扎的葡萄枝子一样苟延残喘,只有栏杆处的杂草欣欣向荣。 

人的成长如同百香果藤或者葡萄树,想要结满佳果就得用心浇灌和沃土滋养,而人年幼时是需要被照料的小苗,离不开父母的关爱呵护,否则身体长大,灵却枯干。 

但是我们这个世界被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引导,认为只要给孩子提供物质上的营养,高效率的亲子陪伴,以及丰富的知识阅历充满精神世界,孩子自然而然就可以长得好。 

殊不知这看似美好的方法却是隔靴搔痒,这样的人生仍旧空虚,也是捕风捉影。 

人,生来空虚,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都有一个空洞,我们内心深处渴望跟另一个灵魂亲密接触,交织缠绕。 

但是我们还是挠痒挠不到对地方,不久你会发现,即使拥有了跟另一半的亲密关系,内心仍旧不得满足,重新回到空虚混沌之中。 

其实,这件事的唯一答案就是,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充裕的物质条件,不是丰富的精神世界,也非惊天动地的爱情,而是一位创造了我们生命的主宰者。 

人灵魂的空洞,需要上帝来填满,只有常在祂的爱里,才能结满硕果。 

而母亲,就是将灵魂带到上帝那里的引路人,她的价值和重要性不言而喻。我们若不亲自将孩子们带到上帝面前,世界就将我们的孩子掳掠而去,我们若不把正确的世界观教给孩子,世俗虚无缥缈的文化将来侵蚀。 

母亲也是一个孩子的命运。我母亲曾说,怀我的时候,她堕过胎,上过环,吃过安眠药,但是我竟然还能平安无事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真是奇迹。 

是啊,若不是她上环的环莫名奇妙失踪,若不是吃了20粒安眠药还能苏醒,若不是怀孕前三个月没有意识到我存在,从而避免了孕早期去堕胎,这世界也就没有了我。 

在我们愚昧无知的时候,那创造生命的主也在暗中保护着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当我们幡然醒悟之时,明白生命存留在乎祂而不是我们,就会对孩子的生命产生敬畏之心,不会任凭生长。 

所以我的价值,不在于工作带来丰厚的薪酬和认可,也不在于实现自我价值的成功,而是沉静祷告,把孩子们带到创造生命之主的面前,让他们结出生命之果。 

这就是我全职带娃的意义,不在乎人的评价,而在乎神是否喜悦我如此行。对我而言,事业是人生中的昙花一现,华丽却短暂,但生命的建造需要更久远的时间才出果效,影响却是一生之久。 

当然不是每个妈妈都要跟我做一样的选择,因为每个人要走的路也不一样,但是给孩子最好的,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日头升高,迷茫的白雾不知不知在阳光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枯萎的葡萄枝子冒出了嫩绿新芽,枝子只要连接着树根,枯萎过后还能重焕新生。 

我拍了拍枝子上的尘土,重拾心情,路就在脚下,往前走便是了。

(本文作者系海口一名基督徒。)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