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福音小说:最美的遇见

终于下班了!

任霜儿看看工厂车间门口挂着的大钟,看见时针指向“1”,心里嘀咕着:“又凌晨一点了,今晚恐怕又要在门卫室过夜了。”她拍拍身上的灰尘,走出工厂车间大门,径直走向门卫室。她的一个远房亲戚在工厂当保安,她可以在门卫室里的长椅上凑合着过一夜。

任霜儿在心里怨怼道:“我才念初三,却要在假期打零工为自己凑学费,而别人家的女儿却被爸爸妈妈捧在掌心!”

任霜儿不由忆起以前……

一年前,她妈妈离开人世,爸爸很快娶了继母。继母对她说:“你都这么大了,应该学会自立,你可以去趁着假期做兼职,为家里减轻负担。”

“说得冠冕堂皇,明明就是当我是拖油瓶!”任霜儿在心里嘀咕,但她不敢说出来,只好四处找工作,终于在远房亲戚当保安的工厂找到了一份工作。

下了晚班,任霜儿不想回家,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被爸爸和继母遗弃了,家也不再是温馨的港湾。她从胸口拿出妈妈送给自已的十字架项链,看了又看,那是妈妈唯一留给她的也是最珍贵东西。每当拿起它,她就会想在天堂的妈妈还好吗,“我真的好想你啊”。她至今还记得妈妈离开时留给自己的话:霜儿,我走后,如果你爸另娶他人,请不要怨恨你爸爸。

任霜儿想了想,还是决定回家。虽然那个家已不再有温度,不再有妈妈的爱,但至少还有一口饭吃,有暖和的棉被盖。任霜儿走出门卫室,不停地四处张望,心里不由地在打鼓:“都凌晨一点了,哪里会有车呢?”

这时,一个身影慢慢向任霜儿靠近。任霜儿仔细一看,是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且透着慈祥的老奶奶。老奶奶撑着拐杖,问:“孩子,在等车么?”

“是的”任霜儿答。

“孩子,上帝会为你预备,一直从这往北走。”老奶奶说罢,用拐杖指了指远处。

“这么晚了,还会有车吗?”任霜儿将信将疑,但又觉得,可以试试。

任霜儿一直经北边走,在昏黄的灯光下,看见一个黑人骑着摩托车在那等人。

“请问,你可以搭我去孙权中路国际商贸城那吗?”

“可以,上车吧。”那黑人操着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说起话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任霜儿坐上车,但马上又后悔了,因为她怕是人贩子,又怕发生什么事情……可是,那个黑人什么都没说也没做,只是开车把她带到国际商贸城,说了句“上帝爱你!”就一溜烟开车离开了,任霜儿还没来及问他的名字。她回想起关于黑人的负面新闻,不由释然一笑,心想,这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呀!那年的冬天格外的冷,可任霜儿心里却有一股暖流涌来。

打那以后,任霜儿再没有见过那个黑人,直到有一天……任霜儿早早地来到教堂早祷,正想找个座位坐下默祷,却无意撇见一个黑人——就是那天遇见的黑人。两人聊了起来,互诉衷肠,任霜儿才得知,他叫汤姆森,是美国黑人,在汉语学院念历史系,也是基督徒。他早年丧父,由母亲一手养大。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趁假期开摩的挣生活费。

任霜儿了解后,心想:“原来可怜的不止是我一个人啊。我死了妈妈,他死了爸爸。”顿时,她心里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汤姆森问:“你恨你爸爸吗?”

“有点,恨他偏心,把爱给了继母和她带来的弟弟。”任霜儿答。

“其实,你应该感恩生活,不要怨任何人。上帝安排你打工凑学费,其实是他对你的操练,让你学会了勤劳和自立,不是吗?”汤姆森安慰到。

“是呀,像《圣经》中的大卫、耶弗他,他们哪个没经历过环境的操练呀。”任霜儿明白了,原来,只要人的心向着光明,纵然面对无穷的黑喑,你的心就像向日葵一样永远向着太阳!

分开后,任霜儿时不时忆起黑人汤姆森那阳光的脸和触动内心的话语。那,应该是任霜儿今生最美的遇见吧。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