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警惕社会上某些亲纳粹言行

前段时间,有位朋友忧心忡忡地跟我说,她的儿子十分喜欢军事,尤其崇拜希特勒,甚至在笔记本中写下“元首万岁”。她为儿子崇拜战争狂人,不利于其健康成长。

从笔者接触看,在当前社会上,一些心智不成熟的人士喜欢纳粹德国、崇拜希特勒的现象是存在的,而在这些群体中,甚至不乏拥有一定的社会基础的人。比如有个德国球迷,在去年欧洲杯上,为了支持喜欢的球队,竟然在群里大肆宣扬纳粹德军在二战初期的辉煌战绩,甚至写下“踏平欧洲,元首万岁”的词语。

在一次文化活动中,一位朋友居然在来访的德国艺术家面前夸耀自己对于德国多么了解,而其内容基本都是与宣扬纳粹相关的。德国友人先是一脸茫然,接着义正辞严地驳斥这位朋友的不当言论。

而根据媒体报道,在2017年8月,两名中国游客因在德国国民议会大厦门口行纳粹礼而遭德国警方逮捕,让人感到诧异。德国警方在一份声明中说,两人面临“使用非法组织符号”的指控,在缴纳每人500欧元的保释金后被释放。

这些言行都说明,在当前国内有些人对纳粹德国充满了好感,甚至成为其忠实粉丝,到处宣扬法西斯的理念。这些纳粹粉丝的出现,首先是与军迷的身份分不开的。

在人类军事史上,纳粹德军是一台强大的战争机器,在二战刚爆发时,在短时间内横扫了欧洲大陆,像号称最强陆军的法国,仅在40天就被其打败。而战斗民族苏联,在苏德战争前几个月就一溃千里,付出重大伤亡。这些“辉煌”的军事战绩,划时代的闪电战战术以及古德里安、隆美尔等名将的魅力,确实让无数军迷所陶醉,对希特勒与纳粹德国自然产生了敬佩之情。

在二战时期,纳粹德国也出现了不少黑科技,在二战装备的明星产品。像虎式坦克、斯图卡攻击机、俾斯麦战舰、V-2飞弹等等。都对军事装备的进步产生了巨大影响。这也让不少军迷对此十分着迷。

纳粹德国的文化产品,也具有一定的艺术性,吸引了不少人。就像有些女生虽然不是军迷,但却喜欢纳粹德军的军装,认为其设计精美,充满男人味。而一位喜欢古典音乐的发烧友也承认,他十分欣赏纳粹时期的音乐,充满了艺术感。而纳粹拍摄的《奥林匹亚》等影片,也是国际影坛的经典之作,自然得到了一些人的推崇。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不容忽视,虽然与日本同为二战的轴心国,可纳粹德国并没有直接侵略中国,在很多国人心目中,并不会对他们产生刻骨的民族仇恨。而且在抗战时期,一些充满正义感的德国人在中华民族危难之际伸出了援手。比如南京义士约翰·拉贝,国军军事顾问法肯豪森等等。缺乏民族仇恨,确实也是国人不反感纳粹的重要因素。

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我们崇拜纳粹的理由,因为与日本军国主义一样,德国法西斯也是二战的元凶,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巨大危害与苦难。当一些军迷陶醉于纳粹德军辉煌战绩时,却没有看到他们所到之地是一片片的焦土,无数军民死于德军的炮火、枪弹。而党卫军更是占领区的屠夫,法国、波兰、苏联甚至意大利等等国家都有不少民众死于他们的屠刀下。

更可怕的是,希特勒为了隔离、灭绝犹太人等“劣等民族”,从希特勒1933年上台建立达豪集中营起,至1945年5月8日纳粹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为止,纳粹在德国、波兰、比利时、奥地利等地,共修建1200多座集中营,先后关押了犹太人、战俘和政治犯近千万人,还包括了大量的妇女、儿童。其中就有600万犹太人以及数不清的吉普赛人、苏军战俘等等死于非命。这是人类历史上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可见纳粹与日本军国主义一样,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暴力机器,是对人类文明、道德底线、社会公义的公然践踏,是人类文明的毒瘤,理应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应有任何的崇拜、美化、洗白。

至于纳粹德军没有直接侵略中国,就不对其反感其实是非常狭隘与错误的想法。尽管三十年代,中德曾经有过蜜月期,但他们与日本是一丘之貉,同是二战的发动者。因此在中日之间抉择时,希特勒出于自身利益与日本结盟,而反对中国,在华的军事顾问也被迫回国。因此从德日结盟那天起,中德之间就是敌国关系了,虽然他们没有直接侵略我们,但已经站在了对立阵营,在那个时期就不是我们的盟友。

而约翰·拉贝、法肯豪森等人的义举,也基本出于他们的人道主义或对中国人民的感情。因为他们所做的,是违背希特勒的旨意。拉贝在南京纯属个人行为,与纳粹德国关系不大。而法肯豪森也不顾希特勒禁令,深入前线指导中国军民抗战,这体现了其国际主义精神。但这些都与希特勒的主观意志无关。

吴啊萍事件,体现了广大国人反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决心,是一件令人可喜的好事。只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谴责日本法西斯的时候,不能对纳粹德国却崇拜有加。因为他们都是法西斯主义,为全人类犯下了滔天罪行。

中国和欧洲人尤其是犹太人一样,都是法西斯的受害者。因此我们不能一面谴责日本死不认罪,一面又认同纳粹主义。他们都是反人类,反真理的,应该遭到最强烈的抵制。因此希望国内那些崇拜纳粹的粉丝,能够早日醒悟,认清希特勒以及纳粹的本质。而一些孩子的家长也有做好教育工作,不要让纳粹文化腐蚀他们幼小的心灵。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