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水流过,星月留下

住多伦多的大儿天泽一直热爱设计,他在加拿大求学生活多年。入夏后,大疫虽未去,他仍决定远游纽约。我们沉寂北京,看他生活有新苗头,彷佛突然也被他点燃了,我也反省不该每天只踯躅做核酸检测一事,也别对疫情毒株总是忧心忡忡。因为我们从没放弃努力,也绝不会低头,始终相信上帝与我们同在,万众一心当然没有翻不过的山;心手相牵,当然没有跨不过的坎。

我也知道基督徒老作家王鼎钧居住离纽约不远,我多年着迷这位近百岁基督徒独有面貌的散文,至今不变,感谢主。天泽将去千里远的纽约,我还想告诉他学习鼎公说过的:“我知道卑鄙的心灵不能产生有高度的作品,狭隘的心灵不能产生有广度的作品,肤浅的心灵不能产生有深度的作品,丑陋的心不能产生美感,低俗的心不能产生高级趣味,冷酷的心不能产生爱。一个作家除非太不长进,他必须提升自己的心灵境界,他得‘修行’。”

夏天肯定让纽约这个世界级大都会更热闹了,难怪大儿准备前往。其实这是他第二次前往,他三岁时我们也曾带他前去,如今他快卅岁了。

廿多年前有天阳光妩媚,我们全家三人目标纽约,从多伦多出发专程先奔八百多公里外的芝加哥……至今难忘不寻常的拜访NBA公牛队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家。

谁都知道乔丹曾五次获得MVP,他的巅峰岁月身披23号公牛球衣,难怪大门铜铸23号。记得乔丹家是分数巷(Point Line)2700号,“分数巷”带个小圆环绕着有三户人家,记得邻居说乔丹每年万圣节时也会穿戴夸张花俏,手捧糖果好吃的,站在大门口与人分享。那天飞人家大门不知为何打开了,我随一调皮男孩遛入,里头庭院深深,树影婆娑,出门时还在后院的高尔夫球场拾一小球……先“暗闯民宅”后才到纽约。  

再说大儿去大城纽约。世界第一大城市街头路人、丽人或艺人都有,即使乞丐和擦鞋童也在争地盘,冷暖自知,各有恩典,各有天命。记得大公司门外空地总有游民在睡眠,路人在抽烟,音乐家和画家正在卖艺,音乐学院的学生在墙边拉提琴……大家用不同方式赚取自己的生活,记得地铁的车站最见生活真相,尤其中央公园不远处,街头熙攘更精彩。

当年对孩子宠爱,也曾找一街头画家为大儿速写,一幅九块多美金,智慧启明,我们本是游人立刻变成客人。记得艺人卅分钟不到儿子炭笔完稿速写,他用两把帆布椅、画架与画材箱子,生活就进行了。记得顾客多有职场丽人,也有革履大亨,更多怪异发型嬉皮士,或有安分学生及寻奇人物……画家多安静,客人多毛躁,各有所需各有追求,也看到现场画家正认真时客人突然变卦离去不讲理;警察或保安肯定也赶街头艺人,但是赶不走大家讨生活命的动机。他们无奈被驱逐时,我们还曾被邀请到他们旅行车去吃泡面,生活情致深邃。回想纽约街头绘画,岂只是艺术市场?它更是多样的生活情怀,热爱人生。

想想,人生踯躅前行,何必彷徨,也许你为笔法高超的画家一幅速写只拿美金十元不到而怜惜,何不乐观看成画家累积许多寒酸经验后,一场画展成为百万名家。尤其当前抗击疫情正处于关键时期,气不可泄,劲不可松,人心不可散。

记得纽约老作家鼎公也说过:“中国人常说安身立命。什么是安身立命?我看就是与红尘相安,我不破你,你也破不了我。”我们即使大疫也应活得乐观快乐,才不枉用神赐的恩典。

如今检视我们的生活,何不重新定义:不怕疫情未走甚至可能变种,隐于市,静于心,水流过,星月留下,岂不才是大美,更是大艺。

如期而至的不只夏天,还有疫情过后平安的所有人,及更多生活乐趣。回想当年沐浴在芝加哥、纽约阳光下,就像沐浴在上帝的神光中,大家皆平安,喜乐。

一切再感谢主。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