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我为什么患了这样难治的病(上)

我每次给老母亲打电话时,她总会说,是我和你爸爸没本事,没钱给你治好病,要不然,你咋会去那么远的地方……我说,妈妈,不是你和爸爸没有本事,没有钱给我治好病,这是我的命。 

我信仰独一的真神上帝,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天父上帝在掌管。我说“这是我的命”,是我给母亲的安慰,因为我不想让父母亲人为我的病过多愧疚。 

我的病没能治好,母亲心中一直愧疚。其实,我的病治不好,和父母没本事、没钱给我治疗,没有多大关系。如果钱能治好所有的病,那么有钱的人,不管生了什么病都能治好的,然而,不是还有那么些人,花了很多的钱,也没有治好病吗? 

42年前,我17岁,由于上学晚,才上初中二年级,学习成绩很好。由于家庭贫穷,我没有奢望上高中,只希望初中毕业考上中师,毕业后当名人民教师。因为那时上中师,是国家免费,还包分配。这样既能早些减轻父母的负担,又能照顾弟弟妹妹上学。 

然而,命运不幸,就在这时,我患了难以治愈的类风湿关节病。家庭本来就贫穷,根本无钱医治,尽管如此,父母还是千方百计地给我治疗。结果是吃中药、西药都不见效,病情继续发展,病势严重,很快就瘫痪了。 

为了治好我的病,不论是父母,还是兄弟姐妹,所有的亲人们都为我付出了很多。父亲到处求情说好话,借钱借粮。为给我治病心切,亲人们没有少上江湖医生的当。母亲常为我难过流泪,辛苦奔忙。迷信邪术发的药方子,母亲和妹妹,上二十多里的山上,给我挖草药。哥哥和三叔抬着我去这里那里治病,大叔和小叔好心却请来了假神医……上高中的堂姐姐,用节省的三块多钱,给我买了两剂除风湿的药。二叔、二婶要他们在部队的女婿,给我买了一大盒活络丹。小叔打的乌梢蛇、黄鼠狼,都给我炖着吃了,说能除风湿,治我的病…… 

为了治病,我还给不少亲人们添了很多麻烦。我在大姑家住了一个多月;在二堂姐家住了两个多月;大姐接我到她家住一个月,还花钱请来巫婆给我治病,好吃好喝招待;在二姐家住了一年多,她把家里卖大肥猪的钱都给我治病花完了,还花钱请巫婆为我念经。有一个大年初一的上午,母亲和妹妹,还去大山顶上的庙里,为我拜偶像假神…… 

虽然经过了很多的医治方法,我的病不但没治好一点,反而是日益严重。为了给我治病,亲人们都费心费神,尽心尽力。他们很善良,爱我,关心我,都巴望我的病能早点好。 

而我因病非常痛苦难过,无钱医治,万般无奈,也怨过父母,说过命运不公平,因为不知道我为什么患了这样不好治的病。 

有人说我生的是冤孽病。我说什么是冤孽病?他们说是我前世作多了恶,害多了人,这世他们来找我来了,要我的命,也就是要我死。可一年年过去了,我也没有死…… 

还有人说,这是祖辈们不积德,做多了坏事,遭到了报应。我不知道这些是真是假,若是真的,也不知祖辈们做了什么坏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患了这治不好的病,有人说,类风湿病是不死的癌症,是活着的僵尸,是活死人,是治不好的病。 

我患病已经四十多年了。曾经,我常常都盼望着我的病能治好,很希望遇见个传说中的神医,一下子治好了我的病,很希望有一种灵丹妙药,让我一吃病就好了,结果所盼望的所希望的都是失望。人们说这病是不死的癌症,是治不好的病,让我有些绝望了。然而绝望的心,却被想治好病的强烈愿望压倒了,我不相信我的病是治不好的病,我相信我的病是治得好的,只是没有钱,没有找着好医生,所以我心中总是希望病能治好。 

父母快70岁的人了,年事已高,也到了无能力负担我的地步。他们和爱我的所有亲人,都想给我找个人家嫁出去,却都不愿对我说,怕伤我的心,使我难过。我懂他们的心思,理解父母的苦衷,还有快到结婚年龄的弟弟,担心我是个负担,影响弟弟的婚事…… 

1989年的春天,有个乡邻告诉我母亲说,她的女儿小时候生脑膜炎病,高烧后落下了腿残的后遗症,嫁到河南,她的丈夫掏钱把她带到到了白马寺骨科医院治疗好了。并且建议让我也来河南,要她女儿女婿帮我找个愿意给我治病的人家,也把我带到那个医院去治疗,保证能把我的病治好。 

这给了我很大的希望,也给了父母希望。希望归希望,由于太远了,我还是有些担心这是不可能的事……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决定拿自己去碰命运,不管好歹都是我的命。在我给他们的来回几封信里,说明了我的情况和要求。于是秋天的时候,在父亲的护送下,我从四川来到了河南,结果完全不是所想的那样,并没有一个人愿意娶我,花钱让我去那医院治病。 

这让我进退两难,回家?年近70岁的老父亲背着我这个重残人,上车,下车,实在是太困难了;留在这里?治不了病,怎么办?在万般无奈之下,我选择留在这里——找了一个看着顺眼比我大13岁并且是一个浪荡(当时不知道)的人,嫁给了他。 

他没有钱给我治病,也是信迷信邪术和买土医生的自制药治疗,都是无济于事。有的药吃了,上火很大,口腔溃烂严重;有的药吃了,晕的坐不起来,非常的难受……那些玩弄迷信邪术的人,把什么诸葛亮、孙悟空等当神,他们都是骗人骗钱的。 

1990年冬天,我生了儿子,儿子虽然瘦小,但是健健全全的。怀着儿子的时候,我还服用了四个月的炎痛喜康。当时不知道这药是孕妇禁服的,后来知道了很是后怕,要是药物的毒副作用伤害儿子,有个三长两短,畸形不健康什么的,再怎么后怕也弥补不了。幸亏儿子健健全全,健健康康。感谢上帝的怜恤,眷顾,保守,赐福! 

怀着儿子的时候,我的肢体肿痛轻些,生了儿子后,肿痛的非常厉害。由于无钱医治,依旧买止痛药止痛。疾病在炎痛喜康和双氯灭痛等止痛药的作用下,不停的发展严重,肢体都不同程度的变形了。由于肿痛,我吃不进饭,睡不着觉,十分痛苦,又十分无奈,整天都在痛苦中过日子。我因吃饭不多,身体极度虚弱,奶水很少,不够儿子吃,要买奶粉补贴,因此加大了家庭的负担,丈夫为此总是烦恼生气,和我吵架。我满身的病痛,无钱医治,我满腹的苦痛,无处诉说,满眼的泪水,任其流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生了这治不好的病? 

1993年,我们接受福音,信仰了主耶稣基督。随后他们送我一本圣经,我反反复复地读圣经,终于从圣经里面找到了答案。圣经申命记28:58-59说:这书上所写律法的一切话,是叫你敬畏耶和华你神可荣可畏的名。你若不谨守遵行,耶和华必就必将奇灾,就是至大至长的灾,至重至久的病,加在你和你后裔的身上。 

这话让我感到震惊,这使我想起了,从小长大,听父母一次又一次讲起有关祖爷爷奶奶的故事。 

大约是1923年,那是土匪横行的时代。祖爷爷家种的甘蔗,土匪们常来弄去吃,祖奶奶是个口舌逞强的人,就骂了土匪。因此,土匪怀恨在心,要想法杀祖奶奶。由于是熟人怕被认出来了,就串通远处的土匪来把祖奶奶杀了。因为远处的土匪不知道住处,也不认识祖奶奶和奶奶,怕杀错了人,就找了一个乡邻带路。奶奶生了孩子未满月,爷爷不在家,祖奶奶和奶奶睡在一张床上,方便照顾奶奶。土匪们半夜三更闯进来,先抓起奶奶就要杀。 

这时那个带路的熟人说,不是她。土匪便扔下奶奶,抓起祖奶奶杀了,杀27刀,流了很多的血,从锅底下刮的一碗锅烟灰,也没能止住血。祖奶奶临终前说,要给她报仇。后来爷爷奶奶奈何不了土匪,却向那个带路的熟人下了手,把他骗出来,用生石灰弄瞎了他的双眼。从此,他以乞讨为生,到后来腿脚走不动了,爬着去要饭,最后爬不动了,饿死了。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杨淑君,重残,来自河南唐河县一个基督徒家庭。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