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从成功神学回转,辛班尼侄子科斯蒂告白:上帝不是银行家,而是救主!

科斯蒂(Costi Hinn),加州奥兰治县使命圣经教会(The Mission Bible Church)牧师,是鼓吹成功神学的电视布道家辛班尼(Benny Hinn)的侄子。通过一段非凡的旅程,科斯蒂从下一代的成功神学传道人成为第一个放弃家庭信仰和分享真正福音的人。

科斯蒂的父亲在以色列的雅法长大,他的祖父科斯坦迪(Costandi Hinn),在当地政府的一个部门工作,很受人尊敬。辛家族的宗教信仰是坚定的希腊东正教,尽管它更多的是文化上的。

祖父科斯坦迪个子高大,他希望六个儿子成为真正的男子汉,这在中东文化中很正常。至少,长子应该让他的父亲感到骄傲。他不一定要有钱、出名,他只要做些体面的事就行了,这个期望对科斯蒂的大伯班尼来说是有问题的,因为他孤僻、口吃,比其他男孩更女性化,还会说一些荒唐的话。他最著名的一个说法是,当他11岁的时候,耶稣在他的房间里出现,并向他透露,有一天他会去服事。然而,科斯蒂的祖父对他的大儿子班尼并不感冒。祖父会对他说:“在我所有的孩子中,辛班尼,你是不会成功的。”这句话伤了班尼幼小的心。他会想,走着瞧,有一天我会成功的!

辛班尼清楚地表示过,他父亲的话伤害了他,激发了他对人生成功的渴望。这场家庭矛盾的根源在于:父亲希望儿子努力工作,挣到体面的工资,而儿子感到被父亲拒绝,并开始证明父亲错了。

信心医治成了辛家族事工的名片

1967年,六日战争爆发(即第三次中东战争,以色列方面称六日战争,阿拉伯国家方面称六月战争,亦称六五战争、六天战争,发生在1967年6月初),阿以冲突飙升到新的高度。1968年7月,祖父带着孩子们移民到了加拿大的多伦多。他们终于摆脱了中东的战乱,但又出现了新的挑战。他们不会说英语,几乎没有朋友,挤在一个小房子里。祖父在多伦多的一家工厂打工,收入不高。他们很快就意识到他们必须为生存而战。

当其他家庭成员为了获得稳定的收入而从事各种工作和教育时,班尼决心要在宗教上有所作为。没过多久他就找到了自己的使命。从1973年开始,班尼花了几年时间做宣教工作,最终,班尼从加拿大搬到了美国,并娶了苏珊娜·哈瑟恩(Suzanne Harthern)。1983年,班尼建立了奥兰多基督教中心(Orlando Christian Center),他的三个兄弟也加入了他的行列。他通过将圣经教导(加上他的特殊观点)与医治事工(使用凯瑟琳的方法)结合起来,建立了教会(注:凯瑟琳英文名叫Kathryn Kuhlman,是美国一位医治事工服事者,于1976年离世,与辛班尼有过合作)。教会吸引了一群对灵性好奇之人,以及那些渴望人生答案和医治之人。人数迅速增加,奥兰多的教堂挤满了数千人。科斯蒂的叔叔威廉和萨姆,还有科斯蒂的父亲亨利,都是在班尼的事工下培养起来的,信心医治成了辛家族事工的名片。

班尼也开始接受像奥罗尔·罗伯茨(Oral Roberts)这样的成功神学传道者的健康和财富神学。人群涌来,钱源源不断地涌来,班尼开始实现梦想。科斯蒂回忆:“到1997年,我13岁的时候,这个教会已经有10年的历史了,我们主要住在一幢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南萨里的有6个卧室、8个卫生间的大宅。我们有一个游泳池,一个蒸汽房,一个运动场,还有超过两英亩的土地可以玩耍。我的卧室套间比大多数人的客厅都大,有一个大的衣橱、一个带按摩浴缸的浴室、立式淋浴间。我们开着多辆梅赛德斯-奔驰(从敞篷车到SUV),在世界各地度假,住过昂贵的酒店。”

他们在伦敦、巴黎、毛伊岛和其他地方的家庭布道之旅中,充满了私人安排的会议,为名人、政府领导人和来自NBA、MLB和NFL的职业运动员祈祷和祝福。科斯蒂说:“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的精神力量都会诱惑那些有名望的人去做一些可以帮助他们更成功的事情。这一切都使我们得以享受我们想要的任何奢侈品。我们过着富足、幸福的生活。随着我大伯事工在全球的声望越来越高,他成功地给了我们他在以色列从未有过的生活。与此同时,大伯班尼正式证明我祖父的话是错的。班尼成就了一番事业,现在过着有钱有势的生活。”

没有钱吗?那就没有神迹

“今晚是一个特别的夜晚。耶稣就在这里,祂总是遵守祂的应许。我要你举起你的手,向主耶稣求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祂会给你的!祂来了,要使我们的生命更丰盛。”班尼完成了他的医治布道,他的声音在体育场回荡,两万的人群发出隆隆的声音。有些人请求耶稣给他们治病、建房和工作上的晋升。另一些人请求耶稣拯救他们所爱的人。其他人想要金钱。班尼曾用《圣经》清楚地解释说,上帝应许给那些给他很多钱的人更多钱。谁能反驳呢?

1999年,班尼成了世上最著名和最具争议的成功神学布道者和治疗师。但对侄子科斯蒂来说,班尼是他的大伯,上帝用他来教导他们的家族如何过一种充满祝福和丰盛的生活。“那时我觉得,这是上帝希望每个人都要过的生活,我们就是活生生的证明。只要有可能,大伯就会向大会宣讲,如果他们想要一个神迹来医治他们的疾病,他们就需要把钱给上帝。没有钱吗?那就没有神迹。奉献给上帝是打开你梦想的秘诀,也是升职的秘诀。”

科斯蒂永远不会忘记,当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他是如何随父母去拜访一位名叫玛丽娜的寡妇的。科斯蒂玩的时候,他们聊了好几个小时,会谈结束时,她给了科斯蒂父母100万美元。“这样的故事很常见,只要我们对上帝忠心,把种子撒在好的事工土地上,祂就会赐给我们远超我们所赐的丰收。那时我想,如果我给上帝一些东西,祂会给我一百次甚至更多的回报!人们生活在贫穷或平庸之中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们缺乏生活富足所需的信心。”

在成功神学的环境中成长是一回事,而在里面工作是另一回事。作为一个小男孩,科斯蒂只是随波逐流。但作为一个领薪水的成年人,科斯蒂在教会里有自己的职责。科斯蒂的工作是在旅行时做大伯班尼的私人助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科斯蒂在这其中工作,享受到了他从未想象过的奢侈,感觉自己就像和所罗门王在一起。

直到科斯蒂意识到,他花的钱是由绝望的人们奉献的,这些人相信,把他们的钱给一个宣讲成功神学的传道人,他们也会过上这种生活。“更让人心碎的是,一些捐款人只是希望看到他们的最低工资增加50美分。最努力工作的人是那些穷人们,他们几乎赚不到钱,却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我们。”

当科斯蒂在内部工作时,他从中获益。但当科斯蒂看到成功神学的缺陷时,他对其提出了质疑。尽管科斯蒂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信心,但也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奢华的酒店和大笔的钱为家族创造了价值,但它们无法阻止科斯蒂对问题的拷问。

科斯蒂在2004年的孟买之旅是一次非常大的活动。那次旅行的景象直到今天一直填满他的记忆。当科斯蒂开车穿过孟买的街道时,他瞥见人们坐在排水沟旁,孩子们在肮脏的地方玩耍,而其他人则显得饥饿而绝望。“我们正在去往豪华酒店的路上。一间干净、漂亮的套房很快就会成为我们一周的家,我们会路过那些无助、无家可归、支离破碎的人们。这些人可能就是来医治大会来接受医治的。在内心深处,我感到困惑和愤怒。”

孟买人口大约有1800万,其中20%参加了大会活动。成千上万的人是最绝望的人。这些人的遭遇在科斯蒂19岁的脑海里闪过,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我在想,上帝,你在哪里?请救救这些人!一个瞎眼的孩子拼命地抓着他的母亲;瘫痪的希望者躺在泥土中或坐在临时轮椅上,而其他人在痛苦中尖叫着祈求上帝。在孟买一个黑暗的角落里,我直面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绝望。我们应该去治愈这些可怜的灵魂。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医治?这些孩子理应健康、富有、快乐地成长。为什么我们现在就不能帮他们呢?毕竟这是我们一直所承诺的。”

在一场仪式上,人们被从轮椅上拽下来,几乎一瘸一拐地穿过舞台。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痛苦地退缩着,她被迫走在人群的前面,并告诉他们:“只要动动你的腿就好了!不要用你的不信限制神!祂现在正在医治你!”科斯蒂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坐在轮椅上。

成功神学是虚假的福音

科斯蒂试图弄明白为什么他们没有痊愈,科斯蒂的整个生活都处于崩溃的危险之中,但他还没有准备好面对这意味着什么。在过去的几年里,问题在他的脑海里盘旋,最终,答案以最不可能的方式出现了。

为班尼大伯工作了两年之后,2004年,科斯蒂进入达拉斯浸会大学,他也开始参与棒球运动。在棒球项目的团队里,他们有一个叫做橡树的圣经学习小组。“在那里我们必须背诵圣经并与我们的伙伴见面。每周三下午1点,在正式练习前,我们还有一个周中门徒训练。海夫纳(Heefner)教练从圣经中教我们诸如婚姻、约会、性纯洁和性格等话题课程。我可以诚实地说,我的大多数队友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方式实践行着他们的信仰。不幸的是,我的生活外表看起来很好,但内心却一团糟。我背了所有分配给我的经文。我在执行我的《圣经》阅读计划,在名单上取得好成绩,在操场上和健身房努力训练,但我的心没有改变。”

尽管如此,这个学习一直在进行,挑战着科斯蒂。“海夫纳教练是将球队凝聚在一起的粘合剂——他不是依靠自己,而是依靠上帝。”

在对《圣经》中的婚姻和关系进行了六周的研究之后,海夫纳教练在更衣室里对所有球员说:“弟兄们!一切都从你自己开始。做一个男人就是有一天要对你的行为和你的家庭负责。真正的男人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败和缺点而责怪妻子。他们会坦白并以身作则。”科斯蒂至今还记得他的话。

2009年,科斯蒂毕业,他去了加州的一间教会做义工,安东尼·伍德(Anthony Wood)牧师面试了他。不久,安东尼牧师和他一起出去吃午饭,进行着有趣的讨论。安东尼是一个有趣的牧师,但当他面对真理时,他会变得非常严肃。“他对真理毫不妥协,但他对那些陷于无知的人却很有耐心,也很灵活地对待。这就是他与我谈论关于成功神学、信新医治和我的家庭背景的方式。”在一次会议结束回来的路上,他问了科斯蒂一个问题:“你怎么看你家人教的那些医治的东西?”

科斯蒂说:“我不太确定,我知道上帝能医治人,但他们教给我的很多信息似乎都不合理。我们总是把钱和医治联系在一起。”牧师说:“是啊,我也不喜欢这样的信息,这条路很危险。” 

真正的耶稣如今成了我的救主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当科斯蒂看着安东尼牧师的生活时,他看到了一个对自己的人性和缺点诚实的人,他真实地活出真理。他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完美的,但作为一个领袖,他总是在成长。他热爱人的灵魂,但拒绝在真理上妥协。他会告诉科斯蒂他从未听过的残酷事实,他会泪流满面。这是在科斯蒂之前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人为他做过的。

当科斯蒂开始研读《约翰福音》5章1–17节耶稣医治38年的病人的经文时,科斯蒂使用了过去五个月在教会学到的方法。首先,科斯蒂把经文读了许多遍,并写下每次阅读的观察和问题。他打开解经书,开始读约翰·麦克阿瑟对这段话的注释:

“不像许多所谓的现代医治,耶稣的医治是完全的和瞬时的,也不会看那人有或没有信仰。这个人完全没有表现出对耶稣的信心,然而他立刻得医治了。约翰记录道:‘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来走了。’(约5:9)现代信心治疗者最残酷的谎言之一是,他们没能治愈的那些人是有罪的不信者、缺乏信心或‘消极的忏悔’。相反,那些被耶稣医治的人并不总是事先表明有信心(参看太8:14–15; 9:32–33; 可7:32-35;8:22-25; 路14:1–4;约 9:1-7),这些人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没有寻找耶稣,是耶稣寻找他们。救赎也是如此,从亚当堕落的属灵的死亡的人群中,上帝拣选并救赎了祂所拣选的人——不是因为他们做了什么值得的事,也不是因为他们所预见的信心,而是因为祂至高无上主权的选择(罗8:29 -30),甚至信靠的信心也是出于主的恩赐(弗2:8-9)。”

科斯蒂.png

科斯蒂(右)和麦克阿瑟牧师(左)(科斯蒂成为福音派牧师之后,两人有了更多机会见面)

科斯蒂回忆说:“我周游了世界,饱览了一切,过着皇室般的生活,但这一刻的光芒胜过我拥有过的最璀璨的钻石。主的话似乎从书页上跃出,曾经模糊的‘上帝是谁、福音是什么’等问题,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主医治人的过程完美地说明了主在行动中的至高无上的恩典。在毕士大池子边所有的病人中,耶稣选择医治这个人。”

科斯蒂回想起在达拉斯浸会大学棒球队的日子里,海夫纳教练说过的话:主拥有至高无上的主权。上帝掌管一切,祂不是宇宙精灵,存在是为了给我我想要的,做我命令祂做的。祂是天地的伟大创造者,我们存在是为了敬拜祂。因祂的能力,祂可以随时医治,因祂的怜悯,祂拯救了我们迷失的灵魂。

福音对于科斯蒂来说,突然有了意义,他的生命是为了上帝的荣耀而存在的,而不是自己的荣耀。“上帝不是银行家,上帝的最高目的不是让我健康和富有,而是荣耀祂。”

2013年4月30日,就在科斯蒂准备讲道的过程中,他经历了安东尼牧师所说的“我的恩典觉醒时刻”。我开始为以前从未为之哭泣的事情而哭泣。他在脑海中看到了那么多受伤的人的脸,为自己在利用人们的错误希望中所扮演的角色而心碎。“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想要答案,但就是找不到。现在我终于看到了的真相。在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我为自己的罪恶、错误的教导和虚伪的生活而忏悔。我向主承认我为了贪婪的利益扭曲了祂的福音,我请求祂赦免我,给我一个新的开始。让我学习真理,宣扬真理,不惜任何代价捍卫真理。”

随着学习的深入,科斯蒂还进入了神学院学习。“教会的历史,以及现代忠实的牧师所描述的关于假老师和贪婪的教会虐待者的一切,都符合成功神学的特征。最重要的是,圣经中的耶稣基督才是我的救主和神,这成了我需要成长的动力。我想成为一个真正的牧者,以忠诚的方式引导羊群,而不是为了自私的利益。我想成为基督的一个勇敢的仆人,宣扬真理。真正的耶稣如今成了我的救主,真正的福音成了我的生命。”

注:本文写作参考了科斯蒂《God,Greed, and the (Prosperity) Gospe》一书,以及Christianity Today、The Gospel Coalition、Relevant Magazine等资料。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