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踢毽子志同道合的精神

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 

立夏过后,清晨仍凉得穿长袖,今年天候异常,大疫仍不去,更让人常想着圣父、圣子、圣灵。

我多年维持小区散步或做体操习惯,常常也停看人踢毽子。踢毽子是乐事、美事、好事,因为小时候自己也踢毽子,毽子都自己做而且还用多种材料,最常用酢浆草团或谷壳小包,当年把它们体积做大些更是好踢! 

住北京逾廿年,我爱在小区广场看踢毽子。人人运动花样繁多,他们技法甚高,他们踢出的毽子力道甚猛,更是弥补了我童年踢出去软绵绵毽子的底气,更有一份志同道同的念想。 

感谢主,一路走来平安,我很同意曾学到的网文:“世界上伟大的事情都是一群人完成的而不是一个人完成。”合作重要,个人实实在在付出努力更真实,在小小运动中明白踢毽是民间传统的健身项目之一。史料记载“踢毽子”始于汉代,唐宋更盛,明代开始有踢毽子比赛,清代最盛,毽子的制作与踢法技术是空前,游戏除了自己技术高明,还要顾及与人合作规矩,其中有和而不同,当然也就有同而不和。 

那天高温31度后,北京门头沟居仍然飘了雪。我听广场老毽友们喊叫喝采,热闹非常,我总忍不住凑上前去。多年观察广场毽友,他们也曾勤练踢法,前移、后移、左挪、右挪……熟能生巧,所以绝对称得上“会踢”,连续踢上空不落地,后来还用肩、背、胸、腹替代腿脚。我知道左右脚互换踢毽谓之“盘踢”,有人踢出不易接的毽子同时痛快一句“嗨”,他嗨得面色潮红,我听得鼓掌叫好,广场常常朗然一笑间! 

畅聊踢毽子时,且让我们再虔诚理解经文: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12:18-19)我们如今的世代,不论幸或不幸,都应想着与人为善。有悲观者认为末世不远,我们仍把持圣经的道理:“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1:5) 

运动就是勇敢、耐力、奋战。记得小时候玩踢毽子,总也有人用两三根公鸡毛做毽子,但公鸡不是家家都养,当年曾看邻居用两个新台币1元叠在一起或一个5元,用布缝实,便得毽子托,在毽托一面再缝鸡毛管。鸡毛最好是五彩大公鸡身上拔下来的,最好够三寸,重要是活公鸡毛才够柔软有弹性,不会发僵发硬。男生爱耍鸡毛毽子,飘逸潇洒,女生爱踢酢浆草团或谷壳包,稳稳当当,尺寸各异,受力自然不同,难易自然不同。 

如今我看小区广场毽友们总是轮流传递着踢,一个传给一个,这人接过来,细耍把玩一两下踢出,那人再接过去,脚法多是“扬”式也有“跳”法,经久不落地,显得更花样,人人自享其成。我常驻足几十分钟,发觉他们的毽子少落地,总有激情,有合作,有技巧,有美感,思想高度集中。 

我解读毽子运动总像惯性规律,发现接毽总是顺势缓接,也解释“落”绝不是终结?看若稍停片刻后再颠起来继续踢,“落”也是踢毽的过渡;有踢毽者稍事片刻休息,也有踢毽人理一下错乱的毛,再熟练往空中一抛,快落下时猛地一踢,毽子又上去了,这是踢毽子最具有的艺术魅力。 

我在广场的童年有踢毽子与跳绳的回忆,如今退役人心领神会踢毽人的节奏与韵律,享受他们没有顾忌,欢声笑语。曾有毽友说:“毽子一个人能踢,一小场地能踢,一分钟能踢,身体若好,一辈子能踢。”另一毽友说:“在家能踢,在外能踢,它是与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人交流的语言。” 

如今疫情改变我们的生活,我的运动锻炼方法只是散步。刚完稿一幅日晒的大院,小时候是种朴素的回归,其中也是享受!踢毽子健身又健脑,我刚用尼龙塑料绳拉细丝,准备做个着力点更大的毽子,看倌一定明白我说的是哪种毽子了?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