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透过三位牧者的“emo”情绪 一窥基层教会正在经历的处境

近两年来,疫情的反复肆虐使得许多人的工作、生活节奏被打乱,对于疫情的恐惧与未来不缺定的担忧成为了困扰社会大众的普遍“心病”。迷茫、忧伤、纠结……诸如此类略显低沉的情绪也逐渐在互联网上流传,并在无数青年网友的自嘲解构中,成为了新的网络流行语——“我emo了”。

在百度百科的释义中,“emo”情绪可以泛指在忧伤的基调下的一切不稳定情绪。而与含有负面倾向的消极悲观情绪不同的是,“emo”情绪中,夹杂的更多是压力面前的心声吐露。

而回到如今疫情下的基层教会,“emo”情绪也会或多或少在诸位同工信徒之中出现。例如难以回归教堂共同参加敬拜、线上灵修缺乏爱的交通……都可能成为大家“emo”的原因。而对于牧者们而言,他们所流露出的“emo”情绪,极大程度上表明着其对于自身教会境况的判断与思考。

近日,笔者与华北地区几位基层教会的牧者进行了近况交流,而在交流的过程中,几位牧者的所展现的“emo”情绪也不尽相同,而这或忧愁或急切的情绪背后,实则是基层教会正在经历的现实且复杂的处境。

(应受访牧者要求,文中将隐去教会名称、地址等相关细节内容)

运行艰难的惆怅

位于华北某山间小城的A教堂是当地的县城中心堂,由于覆盖较多的农村堂点,信徒人数也颇具规模。疫情以来,这间教会一直处于开开关关的循环往复阶段。“教会开的日子还没封闭的一半时间长。”聊起教堂疫情期间的聚会开展情况,负责同工Z长老有些无奈。

自打今年春节算起,A教会已经连续暂停了小半年时间。虽然线上牧养还在按照计划开展,但一提起教会目前的经济情况,Z长老却十分忧愁。

“这两年疫情对于教会奉献还是有不小影响的,城区主堂虽然也减少了一些,但还过得去,但是像底下的农村聚会点情况就不容乐观了。”Z长老介绍道,“基层堂点本身每年收到的奉献就比较少,小规模的村里聚会点和农村堂点一暂停,基本就等于断了奉献。教会日常的水电暖气、设备维护以及探访事工的开展都需要资金,再赶上哪个堂点需要修缮加固,更是难办。(对于)要紧的开支,教会可以先垫付一些,但是修房子这种大工程量的只能是能拖就拖了。可是,教会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呢……”

54128e4e2000f67ozcdv.jpg

长期持续的疫情对于许多中小规模的基层教堂奉献产生了不小影响(注:图文无关)

尽管此次与Z长老的交流并非仅仅围绕着教会经济状况展开,但从他分享的只言片语中,依旧听得出Z长老对于当前教会经济窘境的忧愁。在分享中,他提到,近两年的冬季,教会也会时常遇到支付不出暖气费的情况。

对于A教会而言,经济状况不仅影响着教会的实际运行,同时还关乎着近百位基层传道人的生计问题。据Z长老介绍,由于教会奉献本身不足以供养传道人的日常生计,因此,除了神学生传道每月有少许经济补助以外,其他的义工传道并没有资金补贴。而随着近两年疫情影响,教会的经济形势愈发紧张,有些时候甚至连补贴也拿不出。

“虽然我们教会目前还没有因为生计问题退出服侍岗位的传道人,但是有一部分义工传道相比服侍牧养,会把精力更多的放在维系生计上,我觉得这也可以算作另一层面的‘传道人流失’的情况吧。”Z长老总结道。

在谈起面对如今后疫情时代,教会是否会寻找一些其他出路来维系正常运行,Z长老无奈地表示,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教会在资源、人才方面都没有什么渠道,只能是放在祷告里,希望教会能够早日恢复,让大家早日回到圣殿敬拜,相信神的预备会超过我们所求所想吧!”

团契带领的迷茫

与资源条件相对匮乏的县级教会A情况不同,位于华北某地级市市区的B教会在奉献方面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但是,另外一个颇为现实的处境也在困扰着教会的牧者。

W传道是B教堂的一位青年传道人,自神学院毕业进入服侍岗位已有10年时间,除了常规的牧养工作以外,他还是教会青年团契的负责人。在他个人看来,疫情带给他的最大挑战还是在团契的牧养带领方面。

“虽然教会信徒不少,但是愿意参加青年团契的弟兄姊妹却不多。”说起青年团契,W传道如此介绍道,“之前最多的时候能有小一百人,但近两年疫情期间,团契聚会也就20多人,有时会更少一些。”

与当代全国绝大多数的中小城市相似,青年流失现象在当地也十分显著,无数年轻人不甘于在小城市度过平淡乏味的生活,纷纷选择背起行囊融入繁华的一线都市。而此现象对于教会的直接影响就是——年轻信徒越来越少,中老年群体成为教会的主流群体。

5aab7f37d6f44.jpg

疫情之前,青年团契可以通过多形式的线下聚会帮助弟兄姊妹在主爱中合一(注:图文无关)

由于人数的锐减加之疫情防控的现实处境,青年团契的牧养带领工作也受到了许多限制。“现在团契的许多活动都处于暂停状态,线上也基本没有活动,只是在微信群里时常有一些祷告或者是灵修分享。”W传道说。

面对这些内心躁动且渴求新意的灵魂,如何能让他们在教会暂停期间,也能保持对于信仰的渴慕以及主爱的追求?又怎样能让更多弟兄姊妹收到爱的感染加入团契?W传道觉得毫无头绪。

现如今,各个活动场所都在封闭,线下想要组织规模性的聚会显然是天方夜谭,线上聚会往往又显得人情味不足,各自对着冰冷屏幕,实在难以感受到属灵相交的团契氛围。

“其实……我也不会带领青年团契……不知道怎样在主里聚拢起大家的心,也不知道怎样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团契……”面对青年团契接下来的方向,W传道发出了这句充斥着迷茫与些许无奈的叹息。

在他看来,位于市辖区的B教会比起规模更小的县城、乡镇乃至农村教会而言,有着更为充足的教牧及经济资源供应,因此团契事工的起步建立也相对容易。然而,这同时也恰恰是中小城市教会面临的一个尴尬处境——后续发展乏力且缺乏方向。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以说,我们教会就是这样的情况。”W传道向笔者这样解释道,“比起小教会,我们有能力为信徒建立起多元化的团契,但却又缺乏像一、二线城市教会那样丰富的团契带领经验,以及有活力的同工。之前也尝试过借鉴外地教会优秀经验,回来一看发现,许多条件又挺缺乏,没法适用。所以,团契往哪发展?怎么发展?只能全靠自己摸索。”

虽然暂时还没什么好点子,但是W传道依旧没有停下探索带领的步伐。最近,除了向神献上祷告并与堂里牧者沟通以外,他还一直在与全国各地服侍一线的神学生同学们保持联系,在交流分享中不断取经,希望能从中找出一些新点子。

危机面前的紧张

与上面两位基层牧者境遇迥然不同,同样负责某县级市教会F牧师所面临的态势明显严峻了许多,“紧张”也成为了他最近几乎每天的情绪状态。而说起F牧师紧张的原因,那还得从疫情说起。

随着疫情期间教会暂停,F牧师所在的教会开始了“线上”与“小组”并行的牧养。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逐渐发现教会中部分信徒乃至服侍同工的反常状态。

4b84b783e000f67yzmml.jpg

受经济等多种条件限制,疫情之下仍有许多基层教会无力开展线上牧养(注:图文无关)

“对于教会安排的灵修学习以及服侍安排,总有三五个人找借口说自己忙,没空参加。”F牧师向笔者回忆道,“一开始我以为偶尔现象,但是后面他们三番五次不服从教会的管理,灵修也不参加,服侍也不来教会,我慢慢发现事情不对劲了。”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重点观察后,F牧师从知情信徒那里了解到了一个情况,原来,这些信徒共同参加了一个活跃在网络平台的某“线上灵修小组”,并长期在该小组进行线上聚会。

由于该“网络灵修小组”并非教会内部设立的牧养小组,于是F牧师便立刻提高了警惕,怀疑这些信徒可能是遭遇了“拉羊”。同时,他也迅速着手在网络上开始了解该网络小组的基本情况。

经过一番了解,F牧师发现,这个所谓的“网络灵修小组”背后果然暗藏玄机,其不仅借助四处剽窃的神学理论包装自身,还利用网络大肆渗透进基层教会,迷惑信徒,并怂恿信徒不断拉拢新信徒脱离教会,加入“网络小组”。目前,该“网络小组”在东北、华北等多地都拥有了相当一部分的受众。

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F牧师又赶紧向周边地区的教会牧长打听此事,才发现该“网络小组”早已在邻近地区开展了渗透拉羊的工作。相邻地市的一间教会聚会点甚至几乎“全军覆没”,从聚会点负责人到信徒,绝大部分都受蛊惑加入了该“小组”,造成了教会的分裂。

形势紧迫,今年春节过后,F牧师多次与堂里的教牧同工召开同工会议,要求各位牧养小组的负责同工严加防范,抵御来历不明的网络极端异端渗透。

“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教会里的同工居然也被洗脑了。”提起教会的状况,F牧师语气中满是痛心,“这个同工主日有证道服侍,同时也是小组的负责人。之前没过多关注,谁知道她会影响底下的平信徒。”

自从得知教会面临的严峻态势后,F牧师一方面对于小组长的神学装备与带领能力开展了更加体系化的培训;另一方面则开始在教会中有指向性地向这些被“洗脑”的同工信徒发出警告,希望他们能够尽早退出这些来历不明的“小组”,并停止“拉羊”行径。

至于陷入“拉羊”陷阱的平信徒,教会希望能够通过加强牧养,并针对性的谈话来帮助他们正信正行。而对于实际参与服侍的被“洗脑”同工,F牧师与牧长们决定尽快暂停其圣工服侍,避免更多信徒受其影响。

“耶稣也说过:‘宁可失去百体中的一体,不叫全身丢在地狱里。’教会计划尽快做出决断,不能让主的羊在教会暂停期间迷了路。”F牧师如此说道。

而对于教会缘何会面临如今的境遇,F牧师也进行了许多的反省与思考。他认为:

如今面对疫情,有一部分中小规模的基层教会出于条件的缺乏或是对大环境的片面判断,采取了放任自流的“躺平”姿态,对于信徒的牧养只局限在主日,因此就给了网络上的异端邪教以及各种来历不明的“牛鬼蛇神”许多可乘之机。

58e0366296cb9.jpg

如今网络信息鱼龙混杂,若在真理上缺乏根基则极其容易被谎言假象蒙蔽,从而跌入试探网罗

在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网络既便利了人们的生活,同时也给人带来许多的诱惑试探,许多平信徒认为得不到充足的灵粮喂养,就开始自发在网络上寻找证道等灵修资源,然而空有渴慕的心,却没有分辨能力,就容易被歪理邪说迷惑跌入陷阱,从而造成被“拉羊”的局面。

“所以,这一方面需要我们基层教会的牧者时刻提起警醒,越是教堂暂停聚会,就越是要加强信徒的牧养与管理;另外就是需要更加紧抓小组长的装备,着重强调小组与教会的关联,强调合一,不能让教会在恢复后变成无羊可牧的局面。”F牧师如此说道。

小记

每当提起疫情下的基层教会时,“奉献的减少”与“传道人生存现状”往往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而从这几位基层牧者的不同“emo”情绪中,我们得以一窥更多基层教会所面临的现实且复杂的争战。尽管这些争战的成因难以笼统归咎于某个因素,但是这仍不失为探讨基层教会如何在疫情下保持前行的珍贵契机。

教会的复兴是每位神的儿女所渴慕的,面对疫情冲击,基层教会如何走 出停滞或衰退的怪圈,迈向复兴,并带领神的儿女进入丰富佳美之地?一方面是需要时刻坚信神的带领指引,另一方面,或许可以向基层教会的现实需求倾注更多关心,了解他们的所求所想,帮助基层牧者与信徒早日走出“emo”情绪,怀着喜乐与盼望迎接神向着中华大地的祝福。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