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最有害的药物——主观主义如何毒害社会

许多人都知道C.S.路易斯是《纳尼亚传奇》的作者。一小部分人知道他是一位卓有成效的基督教护教家。更小的群体将他视为研究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文学的学者。很少有人将他视为预言文明末日的先知,但他确实是。

在路易斯的许多文章中,在他“人的废除”(The Abolition of Man)的讲座中(注:后根据讲座内容整理成书出版,已出版中文版《人之废》),还有他的小说《可怕的力量》(That Hideous Strength)中,路易斯清楚、耐心、有条不紊地确认并警告他的读者,西方文明甚至人类整体面临着生存威胁。

这种威胁是一种有害的错误,它使专制权力和极权主义成为可能;是一种致命的迷信,会慢慢侵蚀和摧毁一个文明;是一种可以终结人类并诅咒我们灵魂的疾病。路易斯称之为“主观主义的毒药”。

客观价值论

直到现代,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真善美是客观存在的,是人类可以理解的。通过理性,我们审视、研究并惊叹于现实。当我们的思想与现实的客观秩序相符,我们按着真理说话。当我们的情绪反应与现实的客观秩序相符,我们按着良善说话。

刘易斯将此称为客观价值学说,或者简称为“道”。刘易斯写道,客观价值学说是:

就宇宙之所是及我们之所是而言,某些态度着实是对的,另一些则着实是错的。那些知‘道’之人认定,称儿童可爱老人可敬,并非只是记录一个心理学事实,即我们自己‘父慈’或‘子孝’时的一时情感;而是体认一种品质,这种品质要求我们做出特定应答,不管我们是否实际做出……正因为我们的认可或非难是对客观价值之体认或客观秩序之应答,所以情感状态可能与理性处于和谐之中(为应得认可者而感到欣喜之时),也可能与理性并不和谐(知应为此心喜但却并不感到心喜)。”(《人之废》,27页。邓军海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主观主义的毒药

主观主义的毒药颠覆了这种古老而人性化的世界观。理性本身被揭穿了——或者我们今天可以说理性被解构了。理性不再是人类参悟永恒的道的能力,只是伴随大脑皮层中电脉冲和化学递质释放的附带现象。而大脑皮层只是盲目进化过程的产物。更简单地说,理性只是一种偶然的、虚幻的大脑分泌物。

在这种毒药的影响下,道德价值判断只是将非理性情绪投射到没有情感的宇宙上。真善美只是我们应用于自己主观心理状态的词,是我们受社会条件影响形成的状态。我们可能在社会影响下成为这种样子或那种样子。

新旧教育

因此路易斯将主观主义的使徒称为“配制师”而不是教师。在旧的现实观念下,教育的任务是“在学生身上培植那种本身合宜的应答,无论是否曾有人应答合宜;并成就一些本就合乎人性的应答”(29页)。教师通过启蒙做到这一点,他们邀请学生体验他们所生活的现实。

新式教育只关乎条件。从现实中除去所有客观价值和考量后,他们可以“自由”地塑造后代成长为他们想要的样子。在掌握了社会影响的缰绳后,他们会为自己的目的(无论这些目的来自哪里)影响下一代,很少或根本不考虑习俗、传统、真理或善良的约束。路易斯简明扼要地描述了新旧教育的区别:

老教育对待学生,像老鸟教小鸟习飞;新教育对待学生,则像养禽者对待幼禽——使得它们如此这般,对其目的幼禽一无所知。概言之,老教育是一种传承——人之为人代代相传;新教育则只是宣传。(31页)

主观主义如何影响人

路易斯在他的小说中精明地展示了调节的微妙之处。在奥威尔的《1984》中,奥布莱恩强迫温斯顿承认2+2=5,否则他的脸就要被老鼠吃掉。在路易斯《可怕的力量》中,马克·斯塔多克被胡萝卜和大棒、诱惑和威胁所制约。他主要是受到社会压力的诱惑,因为他的调节者让他渴望成为“内部人”,他“渴望进入小圈子”。因此,他们致力于让他有被排除、排挤、排斥的恐惧。路易斯书里的调节者的工具是社会压力,不是身体暴力的直接威胁。

在这方面,路易斯非常有先见之明。我们当中有谁对由社交媒体的算法塑造的宣传没有印象?我们每天听到的和所说的话,我们滚动浏览和点击的内容,我们看到的内容和预设的观点——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我们脱离正直、真实、善良,甚至是正常的状态。这种影响是为了助长人类罪的倾向,用不义压制真理。

英国改革家、路易斯的英雄理查德·胡克曾经写过不敬虔习俗的破坏性影响。

堕落和邪恶的习俗——也许从少数开始传播到大众,然后持续很长时间——可能变得非常强大,甚至能扼杀人自然悟性的光芒,因为人们拒绝努力思考他们的风俗是好是坏。(Divine Law and Human Nature,43页)

主观主义的毒药通过否认善恶的客观存在消除了对错误和邪恶的常规检视。但是我们生活在神的世界里而不是我们狂热想象的世界里,我们无法摆脱客观道德秩序的压力,这秩序既来自我们的良心,也来自圣经。

我们的文化疯狂

正如路易斯再次如此巧妙强调的那样,结果是一出荒谬的悲喜剧。如果结局不那么悲伤的话,它其实非常有趣。用路易斯令人难忘的话来说,“说得可怕一点,明摆着的是,我们切除器官却要其功能。我们制造无胸之人,却期望他有德性和进取心。我们嘲笑荣誉,却震惊于在我们中间发现叛徒。我们阉割他人,却要求此阉人生育”(34-35页)。

正如路易斯在他的警告中所说的那样,他似乎也没有想象过主观主义会导致怎样的精神错乱。但他清楚地看到这种毒药会影响我们的性欲,他描绘的最扭曲的形式是仙女坚硬城堡里的怪诞女性气质。但与现代LGBTQ+运动的疯狂放荡相比,城堡里的女生都显得保守了。

此外,路易斯认为,对硬科学成果的应用需求将限制主观主义在研究方面的影响。但在21世纪,我们见证着为主观主义服务的技术和科学进步。医学上的一些最新“进步”不是用来医治人而是残害人;不是让身体恢复其应有的功能,而是肢解身体,让身体变得虚弱贫瘠。字面意义上路易斯的警告成为现实,“我们阉割他人,却要求此阉人生育”。

准备就绪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避免文明的厄运,人类的终结和灵魂的诅咒?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写本书(已经有这类书)。但有一个简单的答案:我们可以培养这样的社区,他们依靠神的恩典,爱神和他建立的客观秩序,并且准备好在一个被主观主义毒害的世界里行动。

这样的社区包括教会,在这些教会中,耶稣的好消息被忠实地以言行传扬,来自世界的难民以耶稣的名义受到欢迎,世界的使徒被神的话语驳倒。这些社区包括男人和女人建立的尊荣神的良善的家庭,他们努力在世界上为神的使命结出果实,在主的教导和引导下教养孩子。

这些社区包括热爱真理和行善的学校,它们解释现实但不破坏现实,努力将学生培养成成熟的基督徒,让他们在这个破碎的世界中带着坚韧的喜乐生活。

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时间已晚。我们只是要做好准备,神仍然在天上,他按着他所喜悦的行事。

(文章授权翻译,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