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初期教会圣徒殉道的美好见证(二):高卢(法国)大逼迫中的几位圣徒

古代基督教圣徒殉道者,在高卢(法国)也有这么几位:有里昂的柏兰娜、桑克托亚、特拉斯和亚历山大等,他们的悲壮殉道可歌可泣。

当时的罗马皇帝是马·奥利流,曾受过高深的哲学教育,生活朴实,性情中和,颇有学者风范,曾有秉公治国的理想,引导人们追求高尚的道德生活,是当时正统的君王。但是此时基督徒所受的残暴虐待却不亚于残忍的尼禄皇帝。这样一位贤明的君王下此狠手,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他认为基督教信仰是迷信,因此始终持怀疑态度。基督徒的忠心侍奉、忍受苦难、甚至舍命,在他看来是蛊惑愚民冥顽不化,是卑鄙的。而他身边的一些斯多亚派学者,常怂恿皇帝强制基督徒遵从国家法律,一起和他们敬拜所信的诸神。于是马·奥利流于主后177年下令迫害教会,基督教因此遭受了一场浩劫。

帝国境内基督教普遍受到打击,高卢地区南部的里昂一带受摧残极为严重。当时城内正开运动会,观众甚多,期间正当兴高采烈之时,就随意拘捕、虐待、杀害一些基督徒。对基督徒的判罪,不必查问谁是基督徒,如有基督徒被告发,且经审查所告属实的就处罚他们;如果被告否认是基督徒,且肯崇拜他们的神,就可以被释放。最终所谓合法的控告,罪名就是因“相信基督”而被定罪。

当时正值天灾人祸,地震、洪水接踵而至,之后又是饥荒瘟疫。边境敌人趁火打劫,战火不断民不聊生。人们又认为这些都是因基督徒亵渎了他们的神明,天怒人怨,而基督徒则认为是罗马政府和人民的罪孽导致。

关于里昂圣徒的殉道史,著名史学家尤西比曾提到,当马·奥利流在位时,为主舍命的基督徒有数千人。他曾这样描述:“他们的壮举值得永远纪念的,故已经编成史传。里昂殉道史,详细说明了当时的逼迫在世上的价值,更有教训我们的功效;我们已将它完全编入我们的殉道史。”

基督徒在当时所遭受的苦难及攻击,残酷程度是笔墨难以形容的。逼迫他们的以各种方法攻击神的儿女。他们禁止基督徒进入私家、浴室、以及一切公共场所。基督徒们却甘心忍受各种凌辱和刑罚,只想快到基督那里就好了。他们的行为正印证了使徒保罗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却为了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4:17)

每天都有被捕的基督徒。对于一些重要人物,人们以各种想象的“莫须有”罪名控告他们,就连素日友好相识的人也把他们视如仇寇,他们的仆人也遭受严刑拷打,这些诽谤之词都是无稽之谈,正如主耶稣所说“时候将到,凡是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侍奉神”。

殉道者所受的苦,口舌难以言宣。逼迫者以各种手段也难以达到目的。

(一)

有一位年轻的奴婢柏兰娜,人们逼她陷害主人。从早到晚轮流苦害,方法用尽,身体疲乏,也未达到目的。但稀奇的是她虽受一切惨烈酷刑,甚至皮肉溃烂,也没有死;如果是别人,随便一种酷刑足以毙命,但她却像勇猛的战士,为主做了佳美见证。她常以“我是基督徒,我们中间无一人有不好的行为”激励自己。

之后她和几个殉道者被一起带入剧场,投在野兽前,逼他们演出惨不忍睹的把戏。凡是这些与野兽争斗的人,都先把他们身体打的出血,逗引野兽兽性。又把他们绑缚在烧红的铁椅子上,烧灼肌肤,焦臭之气弥漫全场。但基督徒们却始终靠主,坚守所信的真道。

他们把柏兰娜挂在木头上,驱赶野兽吞吃,她却恒切祷告,忍受剧烈苦痛。这激励了其他被抓的信徒的信心与勇气,他们刚强壮胆,甘心乐意为主殉道。奇怪的是,野兽都不抓她,人就把她从柱子上放下来,下在监里。这名被人轻视的弱女子,因着忠于基督,多次受酷刑,却挺身昂首站立得稳,大大荣耀了主的圣名,也坚固了苦难中的弟兄姐妹。

运动会最后一日,柏兰娜又被带到剧场,一同被解去的还有15岁的少年蓬蒂科,逼迫他们向外邦人的诸神起誓。但他们为真道站稳,受苦受辱毫不介意。这些迫害者竟肆意苦待,逼迫他们招供,结果是枉费心机。少年蓬蒂科被柏兰娜所感动,勇敢不屈,甘心忍受,直到气绝身死。

柏兰娜心里满有从神而来的平安,视死如归,被鞭打后坐在烧红的铁椅子上,之后又把她捆绑了,放在凶猛的公牛面前。那牛几次用尖角把她挑起抛掷空中,又重重摔落在地。她完全失去知觉,最后被斩首。她因固守真道而不向假神屈膝;一个弱女子竟肯这样为主的真道坚贞不屈,就是那些逼迫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从未见过的奇事。

 (二)

还有一位九十多岁的老者波提纳,也被提取受审。他离开祖籍,在里昂负责教会多年。他身体极度虚弱,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但他靠神的灵富有热情,素来立志要为主殉道。在受审地他身体虽衰弱,心灵却很坚强,为自己所信的真道,做了美好的见证。总督问他:“谁是基督徒的神?”他回答说:“等你有资格时,你将会知道。”于是有人被他很粗暴地拖走。甚至加重虐待摧残。不顾他的衰老,肆意拳打脚踢。站得远的人还拿一切可以抓到的东西向他投掷。他们认为这样就是为他们的神报仇,否则就是大罪。最后把他关进监牢,两天后死在那里。

(三)

执事桑克托也是极令人敬佩的,他勇敢过人,忍受一切残酷的刑法。人们以各种苛虐的方法逼他口供,但他坚持以所信的真道宁死不屈,只用“我是基督徒”这句话回答一切的问题;因此触怒了总督和一切逼迫他的人,把几块烧红的铁放在他最为疼痛的地方,直烙得皮肉模糊,面目全非,但他仍然坚定,谨守所信的真道。

他在肉身为主受苦,就荣耀了主的圣名。他胜过了一切逼迫苦难,留下了圣徒模范的榜样。证明了哪里有天父的慈爱,哪里就没有畏惧;哪里有基督的荣耀,哪里就没有痛苦。

几天后,桑克托又受折磨,伤处已经溃烂肿胀,稍一触动就疼痛难忍。逼迫者想以此使他屈服,杀一儆百。谁料他再次挺身而立,胜过了一切苦楚。

最后他与其他殉道者一起被带到剧场,遭受各种酷刑,体无全肤,伤痕累累,被斩决。两天的迫害竟代替了运动会的各种竞技游戏,他们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对主的忠诚赞歌。

(四)

和他们一起受死的还有亚他勒斯和亚历山大等多人。亚他勒斯虽是罗马公民,但因信耶稣基督被判死刑。亚历山大原是一位医生,虔诚爱主,又具有使徒讲道的恩赐。受审时,他还口传、指头划地宣传福音,劝勉信徒要勇于承认救主耶稣的名。竟有一些因惧怕而反教的人听信他的劝说又恢复了信仰,表示要坚信,并且刚强起来,于是逼迫者激愤地更加难为加害他。总督审问时,一听见他是基督徒,立即定他死罪,投喂野兽吞吃。次日,又把二人带来,投入兽前,经过猛烈格斗,受尽了苦楚,最终被斩。他以死证道 ,坚定了许多信徒。 

这次大逼迫,殉道者的尸体经过灭绝人性的残害,暴尸荒野。六天后,又被烧成灰烬,丢在城外的河中,意在于要从世上完全除灭、不留任何痕迹。

在逼迫中,罗马皇帝和反对者对基督徒的迫害丧心病狂,他们好杀成性,变本加厉侮辱、诽谤、残害,还在一旁饮酒庆贺,这在殉道史上极为少见。他们如此虐待,就像当日对待主耶稣一样,虽残酷镇压,而殉道者却以超人般力量得胜了一切仇敌,就连久经杀场的罗马兵丁耳闻目睹这一切,也无不称奇。

当时里昂教会的男女信徒遭受各种刑法为主舍命的有百余人,他们中有教会领袖,也有平信徒,有自主的,也有为奴的,男女老幼皆有。表面上看,基督教似乎是失败了,正像当年主耶稣被钉死十字架,撒旦掌权了,但十字架上的耶稣宣告成了,这属灵的征战宣告了完全的得胜。 

在高卢的大逼迫中,众圣徒的忍耐和信心取得了惊人的胜利。这让我们想起使徒保罗所说的:“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神的右边,也替我们祈求。谁能使我们与主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如经上所记: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羔羊。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深信无论是生、是死,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 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1—38)

显赫一时的罗马政权早已化为烟云,而基督教信仰却历久弥新,耶稣基督的宝贵福音传遍了地极。正是殉道者的血,化作忠诚的见证。

注: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