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母亲节话说母亲

配图
配图

尽管疫情困扰,还是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一年一次的母亲节又到了。

人这一生里,最让人刻心的就是自己的父亲母亲了,我的父亲已到天父那里去了,剩下母亲让我昼夜牵挂。

我是北方人,在北方长大,又在北方找的在北方打工的南方对象,婚后二十几年时间里,都在北方生活。在这些年间,我住的地方离父母家仅有一百多里的路程,去父母家非常的方便,

有空就去,尤其农忙的时候,帮他们干地里活,这样,父母就可以省些力气,他们毕竟年老了,兄弟们常说不让父母干了,但他们闲不住,一定要去经营那些果园。

当有一天,孩子大了,我得有一个安居的地方,或南方夫家,或北方娘家,不想再东奔西走,那样太累。尽管南方公婆皆已不在了,毕竟是丈夫的家,还有许多其他亲人,但我又特留恋娘家,那毕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有父母,有兄弟姐妹,还有很多的亲朋好友。我想,离父母近点,他们年老了,照顾也方便,但父母是什么意思呢?我不知道,有一天,我问父母,我是住在这里,离你们近点,将来好照顾你们,还是回我们老家去?

父亲母亲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几乎异口同声说,你还是回你们老家吧。那一刻,我伤心的眼泪快掉下来,我多想在他们身边,年老的时候可以照顾他们,可是被弃绝了。是不是父母想着有哥哥和俩弟在身边,或者是父母嫌我穷,怕我在边上拖累他们,要我回老家,我心里这样猜想。

于是,2014年秋天,我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南方老家,盖起了房子,房子还没有彻底做好,就到了春节,我把父母接过来,让他们看看出嫁二十多年的女儿才有的家,看看南方有着北方所没有的风景人情;虽然父亲腿不好,走路不方便,但兴致特高,他们平生第一出这么远的门;在返回途中,又带父母游了看了他们天天念着的人间天堂——杭州西湖。(父亲腿不好。在这前后,我也带过妈妈去过其他一些地方游览)

自从回老家后,能见父母的次数越来越少,父母年迈,行动不便,而我有家务事,不能随时前往。这时,我才意识到,女孩远嫁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

父亲去世后,我是昼夜惦念母亲的身体,我才知道血缘关系,具有如此大的吸引力。路途迢迢,有时我也身心疲惫,但对母亲的挂虑,从没有减少过。我也曾经把母亲接过来住过,我也抽时间去看望母亲。最大的安慰是,我与母亲都信了耶稣,我力不能及的时候,就向天父诉说,把所有的忧虑、重担都卸在天父面前。天父是仁慈的父亲,他安慰了我,也安慰了母亲;他医治了我的焦虑,也医治了母亲的一切,使我重担得以脱落。

当我带着儿女走过人生的多半路程之后,更深切地体会到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父母养育我们兄妹六个的不易,尤其母亲,常常深夜油灯下做针线活的身影;月明之夜,在院子里防线的身影;天蒙蒙亮,送我们去读书的身影;昼夜忙在田间、灶台的身影……这些记忆,常常出现在我的眼前……

时光如流水,人生何其短,转眼间,母亲已是八十有余,而我也是半百人生。距离如此之远,能见面的次数是少之又少。

今年春节,母亲身体不好,我随即前往照顾,有天父护佑,有我们做儿女(哥、弟、妹)的照顾,母亲恢复的很快,感恩!

前几天晚上和母亲视频,母亲气色、饮食各方面都不错。母亲看见了我,一直说想我,嚷着要往我这来,或者让我去看她,哎,无奈疫情挡道,彼此不能前往,况且母亲这个年龄,大家都不同意她出远门。我就安慰母亲,让她好好吃饭,好好休息,身体照顾好,开开心心的,健健康康的,等疫情过了,再见面。

最后以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结束此文。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杭州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