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疫情下的故事:从被治愈的鼻炎引发对信仰的思考

有天晚上散步,妻笑道:“你好久没犯病了!”我这才惊讶地发现:那困扰我多年的打喷嚏、流鼻涕之过敏性鼻炎,无药自愈了。是啊!好奇妙哦,从前三天两头犯,特别是在周末,我常是在鼻涕、眼泪、又不停地喷嚏声中跪伏主前,求主怜悯。因为第二天要到教会去,参加诗班献唱,又要领读圣经,倘若清涕横流,多丢人!

而经过一夜安眠,这鼻炎又常常莫名其妙地好了。感谢主的保守。我不知这病的根源是什么,只是无论我如何小心,它悄无声息地就来了,先是鼻子痒,难受得用手去揉、扣,然后清涕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更多,纸巾擦,抑制不住,就“阿嚏!”响声震天。最后,鼻子被我擦得红红肿肿,难受至极。

无论吃什么药,可以暂时缓解,甚至是“好”了;但不久,就又旧病复发。唉!靠主吧。然而,经妻子提醒,我惊讶地发现:这一昔日的“老朋友”已好久、甚至是多年不来找我了。屈指一算,大概二、三年,呵,恰好是从疫情爆发吧,那么,这二者有何关联呢?

2022年春天,疫情之下,丁香、西府海棠、樱花、牡丹……百花争艳之时,我徜徉在花海之中,沉醉于香粉之中,偶然摘下口罩,深呼吸,享受大自然奇妙的馈赠。然而,当我第二天早晨突然有清涕流出,鼻头发痒时,忽然明白了:之所以近三年鼻炎远离我,正是因为疫情防控常态化之新习惯——佩戴口罩。

其实疫情刚开始在武汉爆发时,我是极讨厌戴口罩的,因为我是个随便、轻慢的人,常常“假”戴口罩,挂耳朵上,却让口鼻在口罩外自由呼吸。

但“为了您他人的健康”渐渐也就习惯了口罩式呼吸。当我骑车加速时,仍感受到呼吸的压力;当我爬单位楼梯时,仍时有喘不过气来;而在无人的公园,我纵声高歌,怎能让小小口罩遮了我那美妙的歌声……

而从起初各大药店买不到口罩,也让我养成了习惯:一次性口罩,我的一次,不是一天,也不是一周,甚至是脏到实在看不下去了,又或者挂耳绳断了才换新的。虽然现在家中积了数百个口罩(单位定期发),仍是如此的小气。

然而,佩戴口罩的习惯却渐渐养成。而且,我也忽然明白了:其实,之前我的鼻炎常莫名其妙地犯病,是花粉过敏。因为我喜欢花,喜欢在大自然中放肆地呼吸,毫无遮掩地在上帝创造的奇妙自然中享受与花儿的亲近。但鼻腔粘膜却不认得这入侵物——花粉。于是,战争爆发,涕泪泗流,喷嚏不断。

当我晓得了病因时,也就知道如何借口罩与花儿共存了。逛公园,赏花嗅香时亦保持口罩的距离。这样,口罩不仅滤去病毒,更滤去致我过敏的花粉,却提供新鲜的氧气,又让我沉醉于花香之中。

新冠疫情肆虐第三年,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许多从前日常的活动,而今已变得不那么自由了。以前可以随心所欲地旅行、逛商场、电影院、酒吧……而今,连过节回老家看望父母也成了奢望。疫情,也让许多人失去了工作。许多小商业主血本无归,而个体自由职业者,更是困在抗疫还是生存的两难之中。

而我,失去了毫无防护地呼吸的自由,却不经意间,被小小口罩治愈了多年的顽疾——过敏性鼻炎。我不得不承认是因祸得福了。感谢主!然而,记录此事,若止于此,恐怕就无甚意义了。那么,这件事究竟告诉了我什么?

创世记中,当第一对夫妻亚当夏娃犯罪,被逐出伊甸园后,耶和华上帝为他们用兽皮做了衣服,遮盖、保护并给了他们温暖,以抵御寒冷的侵袭。而上帝也命挪亚造方舟来躲避淹没世界的大洪水,以保全一家八口的性命 。在大卫的口中,耶和华上帝也是大卫的岩石、山寨、避难所、坚固保障……

而新约的替罪羔羊耶稣基督,恰恰可以说是旧约一再出现的救赎代罪、保护、拯救、遮盖的应验和实现。因为,主耶稣基督恰是为我们而来,为我们的罪钉死十架,又为我们新生而复活,成了死后复活之人初结的果子。

而保罗也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那么,自从信了主,可以说主已经为我佩戴上了一副过滤罪的口罩,让主的新生命进入我里面,却让那罪的酵远离了我!基督是我的保护。我只要在基督里,就可以得享安息,就可以远离罪中的生活,就可以有主那美好、宝贵的生命,就可以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就可以为主而活。

“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盾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弗6:13-17)

是的,主耶稣!在这一场漫长的与瘟疫的争战中,孩子认识到自己是何等软弱,那看不见的病毒正伺机侵袭我们的身体,但是主,当我们穿戴全副的军装、戴上福音的鞋子……就能战胜那恶者撒但,成为基石的精兵,为主打那美好的仗,阿们。

祷告:主耶稣!我亲爱的救主,感谢你藉着一场瘟疫让孩子明白孩子的人生之旅,就是一场属灵争战。孩子不怕那黑夜的惊骇,也不怕白日飞的箭;也不所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间灭人的毒病,因为你是我的避难所,你要用手托着我,并要搭救我,将我安置在高处……我的主, 我的神!你已得胜。我们藏在你翅膀的隐密处,你救我们脱离一切的患难,让我们坦然无惧地来到上帝的施恩宝座前,阿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