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信主让他摆脱迷信桎梏 为主做工生命得以翻转(中篇)

信主让他摆脱迷信桎梏 为主做工生命得以翻转(上篇)

在(上篇)文章中,讲述了田弟兄从出生到长大成人、再到结婚这段生活经历。也因着那个时候的他体弱多病,为了让他身体强壮起来,爱他且讲迷信的母亲,用自己非常迷信的那一套方式方法,为他拜偶像求“神”治病。虽然母亲出于一番爱他的慈母之心,但还是给他在青少年时期的心灵上留下了痛苦的回忆。这段难以忘怀的记忆,成了他结婚独立门户以后相当长时间挥之不去的心灵桎梏。直到他在一个冬天的圣诞节日里,来到教会认识了耶稣后,情况才得以好转。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我们还是听田弟兄来讲他认识主耶稣前后这段故事吧……

高中毕业后,因着家庭经济条件差,直到23岁我才结了婚。开始我是和父母在一块生活过日子,随着儿子和女儿的先后出生,家里的经济压力越来越大了。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我萌生了出外打工谋生的想法。因我没有强壮的身体去建筑工地搬砖,也没有大学文凭去进入机关单位,更没有胆量远走高飞到南方去闯荡,只有牙一咬,横下心和妻子带上一双儿女,到离家50公里外的城市去闯一闯。 

在离开家的先一个晚上,父母和我偎依挤在土炕上。唠唠叨叨说了半宿的话,说我身体骨子弱,到城市后干点轻松的活儿。实在熬不下去的话,一定要回来,不要硬撑着……

第二天早晨,父母把我们一家四口送到了村口公路旁。在临上车时,母亲拉着我的手,硬塞给我180元钱和四个小三角包。我知道母亲给的钱,是让我出门创业轻松点。四个小三角包,那是母亲又一次去“寺院庙宇”里,给我们全家四口人求回的“护魂包”。爱我的母亲,她是想用这种方式,保我们一家出门平安。 

到了城市,我就在街上摆个小摊养家糊口。那几年,虽然每天很是辛苦,起早贪黑的出摊,所挣的钱虽不多,但也基本够全家所有开销。小日子虽然不富裕,但也算过得去。从小纤弱多病的我,养成了不爱说话,倔犟不服输的内向性格。一心想通过自己努力打拼,在城市里争取活的人模人样,好给在家乡的父母脸上争点光。所以,我对自己很吝啬。天不亮就去出摊,午饭是啃几口馒头、吃几口从家里带来的咸菜,直到半夜街上没人了才打道回府。 

斗转星移,日子一天天往前推着。这样的小打小闹地摊生意,难以让我富起来的梦想很快实现。也就是这样一日复一日的日子,使我感到极度平淡无味、颇受心灵折磨。白天还好,有生意忙碌着让我暂时忘记烦恼。但一进入夜晚,不停复发的咽炎让我难以入睡。整夜整夜的失眠,折磨的我痛苦不堪。在这时候,我染上了打牌赌博。只要板房隔壁牌友一声咳嗽,或者板壁被轻轻敲响,我会毫不犹豫走出家门,整夜沉浸在打牌赌钱的迷恋中不能自拔。 

倘若妻子见我半夜不归,会来到牌场叫我回家。但有着倔犟性格的我,不但不回家,反而认为妻子让我丢了面子,会变本加厉的坚持打牌到天亮。如果实在被妻子缠着硬是喊回家,我会赌气赶走正在看电视的儿女,拿起遥控器独霸电视,直看的双眼皮直打架才作罢。这样的日子煎熬着我,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因着常常去打牌赌钱输钱,家里也没有了往日的安宁。白天为家里生活经济拮据吵架,打牌回家晚了,妻子嘟囔几句,自己就会脾气大发、朝着妻子直吼到半夜。 

这样的生活,折磨着我,更是折磨着妻子,两个孩子也被影响得学习成绩下滑,妻子常常被老师请到学校问话。用一句土话来形容非常恰当,我的家被我莫名其妙给折腾的“鸡犬不宁”了。直到有一天,早已是基督徒的大姐来家走亲戚。看到我家里成了如此模样,也听了妻子对她的诉苦,在第二天大姐领我去了教会,才使我漫漫人生黑夜见到了黎明曙光。 

记得那是一个冬日的礼拜天早晨,先一天来家走亲戚的大姐早早叫醒了我,带着我走街穿巷,来到市区北街引渭渠畔的一所教堂。当我随着大姐步入教堂,被一位面带笑容的姊妹引导坐好。看到主台上站着几排身着白色圣服的人,正在满怀喜乐的唱歌,我瞬间就被那美妙好听的歌声所吸引。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底下竟有这么好听的歌。看那些在台上唱歌的姊妹弟兄,一个个如同天上降下来的天使。大姐在一旁给我介绍说,唱歌的是教会诗班的姊妹弟兄,唱的歌叫赞美诗歌,是歌颂赞美神的。这一天,那听起来如同云雀鸣叫、山泉流淌的赞美诗歌,竟使我平生第一次听得如醉如痴……

自那个礼拜天去过教堂后,我又一次次痴迷起这唱好听歌儿的教堂。只要一是礼拜天,我会不去出摊,放弃一个礼拜中最能挣钱的机会,毫不犹豫地去教会。妻子见我礼拜天不出摊,跑去到教会整整一天,虽然为我不去摆摊挣钱心里有些着急,但在表面上也没有太阻拦我去教会。在当年那时候的我,脑子里有个很奇怪的想法。上学要上名校,信主要去大教堂。名学校能得到好的教育,大教堂能出名信徒。半年下来,我跑遍了市区所有的几个教堂。在2008年暮春一天,我在市里最大的一所教堂报了名,准备受洗当一名基督徒。 

在连续接受四个月的培训后,因着四川汶川地震的影响,直到当年的圣诞节那天才得以完成受洗。虽然,我坚定地去受洗了,也有了基督徒的记号,但为这,妻子没少同我吵架、闹别扭。在她看来,我虽然去打牌赌钱次数少了,但又得上了跑教堂去信耶稣的大毛病。偶尔去一半次教会,她还可以忍忍。但见我跑教会去得勤了,每个礼拜天不出摊不着家,她开始用赌气吵架、回娘家,恐吓阻止我去教会。见不起作用,就加码用离婚威胁我。后来她看到所有能想到的方法用遍了,不但没有能阻止我去教会,见我还变本加厉去教堂受了洗,便在无奈中回了一趟老家。连哭带诉,将我告在了母亲那里。 

母亲以生病为理由,喊我和大姐回了老家。年老多病的母亲坐在土炕中央,当着我和全家人的面,把站在身旁的大姐骂了个狗血喷头:“你这当姐的,去信什么耶稣我就不说了。因为你是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我管不了。可你到好,又把你弟弟引上邪路。你在我百年后不烧纸也就罢了,因为你已是人家一口人,与我们田家无关。今天你又把你弟弟引上你走的邪路,也让他在我死后不烧纸尽孝道。你这不是活活气死我吗?……” 

那天在家挨了母亲一顿训骂,我灰溜溜的从父母家里出来。街坊邻居见到我,如躲避瘟疫似的远远站着。当我从他们身旁走过后,顺风听到他们指着我的后脊梁说:“好端端的娃,咋就去信了那莫名其妙的洋教哪,真是孺子不可教啊!” 

妻子的吵闹没有浇灭我信主的火焰,母亲的一顿严厉家训,没有阻当住我信主脚步。我暗下决心:无论如何坚信耶稣不能变,因为我从内心太喜欢教会的环境了。今后就是天塌下来,也要在这条路一定走下去。回到市上家里的当天晚上,我把母亲给我的“护魂包”从裤腰上解下来扔了,还以我做父亲的威严把儿子和女儿的“护魂包”拿去也扔了。只有妻子的“护魂包”始终没有找到,为这我俩没有少吵架。 

有一天大姐又来我家,对我说:“弟弟呀,你媳妇不理解你,咱妈训你骂你,那是在你身上没有看到信主的福份。”大姐鼓励我说:“咱们信主不能光吊在嘴上,更重要的是要有行动。只有让你媳妇和咱妈看到你真的大变样了,他们才会改变对你的看法,不再反对你去信耶稣啊!”大姐的一席话,为我拨开了心头的迷雾,也给了我处理矛盾、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从那以后,我不再去打牌,也不再独霸电视,更是放下了大男子主义,在家里学着做饭。这一切的变化,把个妻子看得目瞪口呆。仿佛我是楼前绿地一棵歪斜的树突然一夜长直了,让她很感不适应。尤其在那年的冬天,我独自回老家看望了一次生病的岳父大人,离开时第一次悄悄给了岳父500元现金,嘱咐他及时看病吃药。我的这个举动,被妻子一次回娘家后知晓,回来后感动地抱着我大哭了一场。 

从此,妻子不但不反对我信主,更是在礼拜天替我出摊,好让我安心去教堂做礼拜。在2010年的圣诞节,妻子毅然也跟着我去了教堂、信了主,如今已成为教会诗班、片区的骨干了。 

在这期间,还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插曲。妻子的父亲生病后,一天妻子央求我为她父亲祷告,期盼父亲早早康复。站在一旁只有5岁的儿子说话了:妈妈,你不信主怎么能要求爸爸给外爷祷告呢?妻子一时转不过弯来,堵儿子的口说,我没有信,难道你小小的人,屁大个孩子信了?儿子仰起小脑袋说,我早信了。你们如果不信,我给你们唱一首歌。说着儿子用他那童音唱起了《欢度圣诞佳音》,虽然歌词唱的不怎么准确,但那曲调完完全全准确无误。 

当场把我听得感动无比,记得那只是在过圣诞节时,带儿子偶尔去教会看了一次节目演出。没有想到,他小小年龄竟能会唱这首赞美诗歌!在当时,更是把妻子听得自愧不如,弯下腰来抱起儿子吻个不停。

现在,我已经把母亲接来家中。在我们全家感染下,母亲也信了主,她老人家80多岁了,眼不花耳不聋,而且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母亲对我说:“早知道这信耶稣这么好,当初就不该信那些没有用的泥娃娃神。”从此后,每个主日母亲都会跟着我去教会作礼拜。

这真是:离开老家入都市,拼搏生活追梦远;谁料误入赌博坛,深陷泥潭不平安;多亏大姐传福音,拨云见光福杯满。(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