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约翰·斯托得:基督徒影响世界的四种方式

编者按:本文翻译自约翰·斯托得牧师以《光与盐》为主题的一篇讲道,他所使用的副标题是,“我们必须悔改基督徒的悲观主义,并重申我们对于神的大能的信心

影响力这个词有时可以用来表示以自我为中心的、对权力的渴望,就像戴尔·卡内基(Dale Carnegie)的《如何赢得朋友及影响他人》中所写的一样。

但它也可以用在基督徒的无私愿望上,他们拒绝默许现状,决心看到社会发生变化,渴望为耶稣基督产生一些影响。我们无能为力吗?是不是在开始行动之前我们已经认为社会毫无改变的希望?还是基督徒可以为耶稣基督对社会产生一些影响?

当今有很多悲观情绪使人们感到抓狂甚至绝望。他们在一种神圣的沮丧中无可奈何。他们说,社会已经烂透了。一切都是无望的;除了耶稣基督的再来,别无希望。正如剑桥彼得学院院长爱德华·诺曼(Edward Norman)在一次电台采访中所说,“人们都是垃圾。”

人不是垃圾。人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人确实堕落了,但神的形象并没有被摧毁。人什么好事都不能做吗?全然败坏的教义意思是人的每一部分都被堕落污染了,但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能力做任何好事。耶稣也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马太福音7章11节)。我们当然相信人是堕落的,相信当基督再来的时候,一切都会翻转。如果基督徒对信仰有正确的认识,就不会只专注于人的堕落和基督的再来。也会想到神的创造和通过耶稣基督而来的救赎。基督徒要整全地思考神的旨意,包括创造、堕落、救赎和成全。

如果基督徒是悲观主义者,认为在今天的人类社会中无能为力,若他们不是异端或者持有有害学说,那他们在神学上的认识是极不全面的。说基督徒在社会上没有影响力是可笑的,既不符合圣经也不符合历史经验。基督教在其漫长而曲折的历史中对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赖德烈(Kenneth Latourette)在他关于基督教扩张历史的七卷著作中得出这个结论:

地球上没有任何人像耶稣那样对人类事务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从耶稣短暂的人生以及面临的明显挫折中,涌出一股在人类进行的漫长斗争中赢得胜利的力量,这力量比人类所知的所有力量都更强大。通过它,数百万人摆脱了文盲和无知,走上了日益增长的知识自由和控制物质环境的道路。它比人类知道的任何力量更能减轻疾病和饥荒带来的身体不适。它使数百万人摆脱了奴隶制度,数百万人摆脱了毒瘾。它保护了数以千万计的人免受同胞剥削。由它所推进的运动,最有成效地减轻了战争的恐怖,并将人和国家的关系建立在正义和和平的基础上。

基督和他的教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果我们全然委身,为耶稣全力以赴,那我们的影响力会比现在大得多。

所以,抛弃悲观主义,抛弃盲目乐观主义,就是那些认为乌托邦指日可待的想法。不,基督徒是清醒的、符合圣经的现实主义者,对教义有完整地认识。基督徒并非无能为力。相反,基督徒往往是懒惰的、短视的、不信和不顺服耶稣的使命。

不仅仅是维持生存

很多人对马太福音5章的内容非常熟悉。人们看到了这些经文的重要性,开始重新审视这部分内容。在登山宝训中,耶稣在第13节中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第14节说:“你们是世上的光”。第16节说:“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

在盐和光的比喻中,耶稣教导了基督徒在非基督徒、亚基督徒或后基督教社会中的责任。他强调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教会与世界之间的区别,并强调基督徒应该对非基督徒环境产生的影响。两者的区别很明显,世界像正在腐烂的肉,基督徒要成为世界的盐。世界像黑夜,基督徒要成为世界的光。这是基督徒与非基督徒、教会与世界的根本区别。

耶稣继续从两者之间的区别讲到了基督徒应该产生的影响。就像盐能防止肉腐烂一样,基督徒要阻止社会腐烂。像黑暗中的光一样,基督徒要照亮社会,让社会变得更好。在耶稣的教导中把握这两个阶段非常重要。大多数基督徒接受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教会与世界之间的区别。教会是耶稣建立的新社会,与旧社会不同,就像盐与腐肉不同,光与黑暗不同。

但是有太多人止步于此;太多人把全部精力放在生存上,就是保持区别。他们说,盐必须保持咸味,不能被污染。灯必须保持亮度,不能被黑暗扼杀。这是对的,但这仅仅是维持生存。盐和光不仅与周围的环境不同,它们还要影响环境。为了防止肉腐烂,盐要腌进肉里。光要照进黑暗里,它要放在登台上,照亮环境。这是对环境的影响,与仅仅维持生存完全不同。

基督徒拥有的四种力量

基督徒影响力的本质是什么?下文会列举基督徒拥有的四种力量。

首先,基督徒有祷告的力量。不要把这个当作虔诚的陈词滥调。有些基督徒社会活动家,他们从不停下来祷告。他们错了,不是吗?祷告是基督徒生活和教会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教会对社会及其领袖的首要职责是为他们祈祷。保罗在写给提摩太的书信中写道:“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的度日。”(提摩太前书2章1到2节)

如果社区中暴力多于和平,无礼多于谦虚,压迫多于正义,世俗主义多于敬虔,原因不正是教会没有献上应有的祷告吗?在礼拜中,我们应该更认真的做五到十分钟的代祷,在代祷中,作为一个会众,我们跪下,将世界和世界的领袖带到神面前,祈求神的工作。在祷告会、小组团契、个人祷告中也应如此。大部分基督徒祷告很狭隘,不会为了更大的议题祷告。但我们不是全球性的基督徒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分担照管全地的神的全球性的关心吗?我们在祷告中应该表达对这些事情的关心。

第二,基督徒有真理的力量。基督徒都相信福音真理的力量。我们喜欢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马书1章16节)。传福音的时候,我们深信福音的力量——它将救恩和救赎带给那些相信并回应耶稣的人。但是,不仅福音是有力量的,神的所有真理都是有力量的。神的真理比魔鬼的谎言有力量的多。你相信这个吗?还是你是你一个悲观主义者,认为魔鬼比神有力量,谎言比真理有力量?基督徒相信真理强于谎言,神强于魔鬼。正如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3章8节中所写,“我们凡事不能敌挡真理,只能扶助真理。”正如约翰在约翰福音的序言中所说,“光照在黑暗中,黑暗不能胜过光”(约翰福音1章5节,中文新译本)。黑暗当然不能胜过光,那光就是神的真理。

传奇的苏联持不同政见者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相信真理的力量胜过谎言的力量。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他发表了题为“一句真话”的演讲。他说,作家们“没有任何火箭可以发射。我们……甚至连最微不足道的辅助工具都没有。我们没有任何军事力量。那么面对公开暴力的无情冲击,文学能做些什么?”索尔仁尼琴并没有说我们没有任何力量。他说:“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如果说有什么人应该相信这句话,那就是基督徒。这是真的。真理比炸弹、坦克和武器强大得多。

我们怎么才能让真理的力量发挥作用?以论证说服人们。正如传福音的时候需要教义辩护者为福音的真理辩护,在社会行动中,我们也需要伦理辩护者来为神的道德律例的真实和良善辩护。我们需要更多的基督教思想家为耶稣基督使用他们的思想,通过演讲、写作、广播和电视影响公众舆论。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不可能通过立法强迫人们去教堂,也不能强迫人们在星期天休息。我们也不能只是引用圣经,好像这样就解决了问题。但我们可以提出最好的论证。我们可以证明,从心理上和生理上来说,人类每七天需要休息一天,而从社会学方面讲,一周内彼此分离的家庭能一起过星期天是件非常好的事。我们可以主张立法保护工人免于被强迫去工作,并鼓励家庭生活。在这个例子中,我们既没有强加基督教观点,也没有放任非基督徒按着他们自己的想法生活,还没有教条地引用圣经。我们只是使用各个论据——生理的、心理的、社会学的——将圣经教导的智慧和真理行出来。为什么?因为我们相信真理的力量。

如果你怀疑世俗形式的论证阐明圣经真理的力量,可以想想1977年美国杂志《十七》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题为“反对婚前同居的案例”。这是对俄亥俄州立大学社会学家克拉特沃西(Nancy Moore Clatworthy)的采访。十年来,克拉特沃西一直在研究未婚夫妇同居的现象。研究刚开始,她倾向于认可这种做法。“年轻人,”她说,“告诉我们这太棒了。”她说她相信他们。在她看来,这似乎是一种明智的安排,是求爱过程中夫妻相互了解的有用步骤。她的研究涉及数百对已婚和未婚夫妇,随着研究深入,她改变了主意。她得出的结论是,同居期间他们并没有做成期待做的事,尤其是女孩希望做的事。她发现他们不安,害怕,透过他们的言辞看到了隐藏的悲伤、痛苦。

克拉特沃西提出两点:在幸福、尊重和适应方面,“未婚同居的夫妻比先婚夫妻面临更多问题。”婚前同居的夫妻比未同居的夫妻在各个方面都更容易发生分歧。她总结说,同居并不能解决你的问题。

第二点是关于承诺,就是一个人对婚姻关系的期待。承诺是使婚姻和共同生活走向成功的原因。但问题是:“知道某些事情是暂时的,比如未婚同居,会影响人们对它的委身程度。因此,未婚夫妇在努力维持和保护他们的关系方面并不全心投入。因此,75%的婚前同居者分手了。女孩子尤其会受到严重地伤害。”她总结道:“从数据上看,结婚比同居要好得多,因为对于相爱的人来说,任何不完全的承诺都是一种逃避。”

克拉特沃西不一定是基督徒。她的呼吁不是出于圣经权威,而是社会学的发现。但是她的社会学研究证明了应用于婚姻制度的基督教伦理的智慧。这件事提醒我们,神的真理有它的力量,不管它是否以圣经的教导出现。

作为基督徒,我们的第三个力量是榜样的力量。当真理被论证时,它是有力量的。但当真理被彰显时,它会有更大的力量。人们不仅需要理解论证,他们需要亲自看到真理的益处。一个彻底的基督徒家庭可以发挥的力量,怎么夸大都不为过。整个社区都可以看到夫妻彼此爱护、尊重、奉献、忠诚、彼此成就。他们的孩子在充满爱又纪律严明的家庭中成长。他们不是只关注自己,而是敞开家门接待陌生人,他们友好、开放,准备着参与社区关注的问题。医院的一名基督徒护士;学校的一名基督徒教师;商店、工厂、办公室的一名基督徒,一定会产生影响,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基督徒是有记号的人,全世界都在注视。神改变旧社会的主要方式,就是将他的新社会植入其中,带着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标准、不同的喜乐和不同的目标。我们希望观看着的世界看到这种差异,发现新社会的吸引力,以便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章16节)。

第四,基督徒拥有群体团结的力量——献身的少数人的力量。普林斯顿大学高等研究院的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莱尔(Robert Belair)表示,“我们不应低估拥有公正和温和的世界愿景的一小群人的重要性。当2%的人有了新的愿景时,整个文化的质量可能就会发生变化。”

这就是耶稣的方式。他从一小群人开始,12个愿意献身的人。几年之内,罗马官员抱怨他们正在颠覆世界。这个世界非常需要有献身精神的基督徒团体彼此委身,委身于公正的异象,委身于基督;需要一起祈祷、一起思考、一起制定政策并在社区中一起工作的团体。

你想看到你的国家百姓的生活更讨神喜悦吗?你有新的异象吗?新的敬虔、新的正义、新的自由、新的公义、新的怜悯的异象。你想为亚基督徒的悲观主义悔改吗?你想重申对神的大能、祷告的大能、真理、榜样、集体委身以及福音的信心吗?让我们将自己献给神,作他手中的工具——作社区中的光和盐。如果教会完全委身于基督,她会给地球上的每个国家产生巨大的良性影响。让我们将自己献给耶稣——为我们献上自己的那一位。

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