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欧洲东西对话:社会中的自由与基督里的自由

弗拉迪牧师(左)和马克牧师(右)
弗拉迪牧师(左)和马克牧师(右)

2022年上半年,欧洲福音派联盟的主要交流主题是“东方遇见西方——西方遇见东方”。

福音派焦点(Evangelical Focus)是一个以基督教观点看待欧洲当前问题的新闻网站,旨在帮助在福音派教会和整个社会之间建立桥梁。他们希望为欧洲这个多元大陆上不同的文化和观点提供对话平台,特别是东欧和西欧之间。

为此,该网站采访了来自保加利亚的弗拉迪·雷奇诺夫(Vlady Raichinov)牧师,和来自瑞士的马克·约斯特(Marc Jost)牧师。两位牧师分享了他们对社会中的自由和基督里的自由的看法。

弗拉迪是保加利亚福音派联盟副主席,这是他的第二个任期。他也是一名小说与神学文献的自由译者,是保加利亚记者联盟的成员。目前正与圣经项目(The Bible Project)合作,担任保加利亚语言顾问。马克牧师是瑞士福音派联盟的秘书长,同时他也是一名政治家,是伯尔尼州瑞士福音派人民党的一员。

采访首先谈到了个人自由。个人自由在保加利亚和瑞士的情况不尽相同。

瑞士是典型的西式个人自由,教会在塑造个人价值观方面所起的作用日渐衰落。马克牧师分享到,个人自由在瑞士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人们在社会、教会和私人领域享有充分的自由。一方面立法保障个人自由,另一方面个人主义盛行,对教会和私人领域有很大影响。教会制度很大程度上失去了作用,充其量只是塑造个人自由的参考。即使基督徒对教会的价值观和规范保有部分忠诚,他们也可以在个别情况下自由地偏离,而不会产生良心冲突。

相对来说,保加利亚人还处于转变期的动荡中。弗拉迪牧师对保加利亚的现状并不乐观。在保加利亚的传统文化中,公共价值观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通过婚姻与血缘建立起来的大家族是人们力量和安全感的来源,人们一起庆祝传统节日,围坐在餐桌旁,享用传统食物。直到现在,保加利亚人仍然为他们的热情好客、睦邻友好自豪。

但在这种背景下,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保加利亚人在对待彼此的方式上经历了明显的转变。个人主义倾向开始渗透到保加利亚人的生活方式中,整个社会向更加西式的心态转变。在曾经有更加紧密的社会联系的地方,今天人们可以感受到一种更冷漠的文化,诸如自我中心、种族偏见、基于年龄和性别的谨慎与不愿合作。

弗拉迪牧师认为现代保加利亚人似乎对未来不报希望,普遍缺乏乐观情绪。整个国家似乎也无法就民族理想、共同愿景、至少是美好生活的期待达成一致。

采访随后提到了在两个国家中人们认为最重要的自由权力是什么,以及在追求个人自由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

自由在西欧有着悠久的传统和很高的价值,但是今天,自由在各个向度上被工具化。在瑞士,对自由的强调减少了对少数群体的歧视,每个人都有做自己的权力,拥有独立的自我意识。同时,自由也被利用,一部分群体拿起自己的自由仇视、攻击另一部分群体。

在这种情形下,基督教面临的情况值得关注。宗教自由被部分地重新解释并扭曲为远离宗教的自由,马克牧师认为这是世俗化的结果之一。LGBT+群体与基督教规范产生冲突,性行为仅限于一男一女婚姻之内的观点被公开侮辱,甚至上升到人身攻击。马克牧师认为这是这个团体在西方世界游说的结果。

瑞士也在讨论,在什么样的程度内可以有言论自由,到何种程度言论自由就变成了仇恨言论,主要和人们的性取向、宗教信仰相关。当基督徒想要在信仰其他宗教的人中传播福音,或者基督徒表达对性伦理的保守观点时,确实面临着受到社会严厉谴责甚至法律指控的危险。

相反,保加利亚人民还处在对自由的学习中。保加利亚被奥斯曼帝国统治长达五百年,也被苏联统治过半个世纪,保加利亚在历史上被外国列强压迫、剥削。作为一个国家,保加利亚长期没有政治自由。所以弗拉迪牧师认为保加利亚人最想拥有的自由是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旅行、畅所欲言、与他人互动的自由。

弗拉迪牧师坦言,加入欧盟十五年,保加利亚仍然没有很好地掌握真正维护这种自由的价值观的方法。国民依然为国家显得微不足道感到困扰,对此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用一种民族主义认同感来代替。保加利亚人憎恨他们的国家,但为他们的民族感到自豪,或者至少为存在于浪漫想象中的历史、文化、民族认同感而自豪。

弗拉迪牧师分享到,保加利亚的社会现在正经历一段破碎和沮丧的时期,现状是年轻人要么在国外寻求财富,要么建立起一种与公共归属感脱节的自给自足的生活。个人自由在这个国家意味着我可以做我认为正确的任何事情,任何人,即便是政府,都无权制定规则或强加界限。

约三分之二的保加利亚人自称是东正教徒,但在这种说法背后,隐藏着一种对过去时代民族主义的怀旧心态,而不是对神或邻里之爱的敬畏。

两位牧师分享了自己对基督里的自由的认识,也讲述了这自由对自己国家的意义。

马克牧师分享,基督里的自由对他而言意味着被神接纳。“基督将我从咒诅中拯救出来,使我得以称义。”瑞士教会教导的重点是,神的爱是无条件的,他已经接纳了我们,不是由于我们的行为,而是藉着耶稣的救赎。因此我们得到了极大的自由,是在基督里的自由。

弗拉迪牧师分享,基督里的自由和他们国家年轻人所追求的自由不同,基督里真正的自由是脱离罪后的新生活。他在遇到基督之前,陷在自己的恶习中无法脱离,犯罪又招致忧郁、孤独和不安。看似自由,但内心充满绝望,这就是保加利亚年轻人的写照。基督更新了他的心思意念,让他不再受罪的辖制,被基督释放,与基督一起过充满活力的生活。他说,教会在教导这样的自由,“事实上,这是我们的社会唯一的希望”。

采访最后,两位牧师分享了在基督里的自由对他们的国家和整个欧洲的意义。

马克牧师认为,基督不以我们的罪看待我们,让我们可以跟随他,效法他的榜样。整个社会都需要自由地效法耶稣,服务邻舍。

弗拉迪牧师引用了路加福音4章18到19节的经文,“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他说,在这个需要盼望的世界上,我们肩负着使命。我们不随从世界生活,而要将神的国成就在地上。所有人都将听到我们的声音。

内容参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