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互联网对教会的影响以及教会的适当应对

新冠肺炎已经持续两年多的时间,直到现在,人们依然无法预计疫情何时会结束。受疫情影响,很多教会开通了线上服务,将一些教会事工移动到网络上进行。其实早在疫情之前,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一些教会就已经开始开展网络事工,并且颇具规模。

纵观教会历史,面对技术革新、社会变革,教会也会随之做出调整。面对当前对教会影响最大的互联网的普及和应用,渴慕神(Desiring God)网站的客座撰稿人、福音联盟总编辑科林·汉森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通过对比现在和20年前人们生活的情况和教会的状况,探讨了互联网对教会产生的影响,以及教会适当的应对举措。

汉森认为现在和20年前相比,人们生活的一大变化是消息来源的增加。这种增加不是成倍增加,而是呈指数倍增加。他写道,21世纪刚刚开始的时候,消息灵通的公民可能有20个新闻来源:国家或者地方的电视台,订阅的几份报纸、杂志,收听的一两个广播。但是现在任何有社交媒体账号的人,他们的信息来源已经扩大到200、2000、20万、200万、2亿、20亿,甚至更多。

这场变革影响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汉森看来,互联网技术对基督徒、对教会带来的最大的影响是基督徒的灵命塑造和门徒训练。

文章首先解释了信息源增多带来的改变是人们接收信息方式的改变。以前人们从权威接收内容,现在由于人人都可以生产内容,算法决定了人们会看到的内容。这一点也影响了教会。

从内容输出到算法分析

20年前,牧师踏上讲台时,他们比大多数会众更了解圣经,了解世界各地的基督徒,更明白基督教历史和神学。当然这并不是说会众会认同牧师的一切教导,他们也可以自己阅读圣经,购买相关资料进行学习。只是学习需要付出相应的时间、金钱和精力。

那时候的世界仍然是一个由编辑、出版商和制片人控制的内容输出的世界。这些人因为他们的专业知识获得收益。牧师也一样,牧师可以专注于学习和牧养,最多再关注一下在会众当中最受欢迎的新闻节目和广播电台主持人。

但现在,内容输出的世界很大程度上消失了,编辑的工作被算法取代。算法比所有牧师、编辑都更了解我们。甚至会为我们提供我们自己都不承认的自己喜欢看的内容。牧师只会给会众提供他们认为会众需要的信息。

接着汉森描述了受此种环境影响的基督徒的属灵生命境况,以及教会随之会面对的处境。

互联网塑造的基督徒

与20年前相比,今天基督徒灵命塑造的场所更多是在互联网而不是地方教会。在牧师讲道之前,信徒就已经知道牧师相信什么。他们听道只是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或者发现牧师原来相信的是别的什么。如此,牧师会发现自己在教会很难立足。

如果互联网是会众的灵命塑造之地,教会的处境会是怎样?教会长老辞职,指控牧师的神学有偏差。年轻的会众离开,因为牧师的讲道中没有讨论最近网上很火的视频。教会执事看了一个自媒体账号发布的内容之后,和牧师之间数十年的友谊破裂。

遇到这些事情,牧师会反思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们是否无意冒犯了谁?是否应该再修改礼拜前的祷告内容?平时讲道最喜欢引用的人的话,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做了广播里说的那些糟糕的事?

汉森认为,如果这些事情只发生在一位牧师身上,牧师自我反省是件好事。如果发生在一个教派身上,这个教派需要查看自己培养领袖的文化。但如果这些事情在每个教会中发生,这就是一场变革。

变革不一定是坏事。汉森举了马丁路德的例子来说明技术变革可能带来的影响。

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和印刷革命

马丁路德经历了一场改革。在路德无意中发起宗教改革之前的一个多世纪,扬·胡斯对中世纪天主教会提出了许多相同的担忧。胡斯也得到了家乡强大的政治领袖的支持。但胡斯于1415年在康斯坦茨会议上被处以死刑。路德与罗马教廷分裂后,于1546年自然死亡。这些事都发生在神的主权下,什么原因造成了二者的不同结局?

汉森认为,原因是路德抓住了十六世纪初的印刷革命。根据路德的传记作者安德鲁·佩特格里(Andrew Pettegree)所说,路德有效地使用了在群众中流传的神学论文。他写的文章没有等待教会等级制度的审批,他也不仅仅用学术语言拉丁文写作。他将要写的事情直接诉诸圣经并告诉人们。所以这场在恩典下进行的革命得以在欧洲大部分地区推进,直到现在它的影响已经到达每个有人居住的大陆。

对比马丁路德生活的时代和我们今天的时代,汉森指出,我们正处在一场革命的早期阶段,一场规模相同但结果不确定的革命。

变革的走向是好是坏?

互联网带来的影响要分别看待,这场技术革命是把双刃剑。

如果你被腐败的宗派领袖伤害,互联网就是你的保险。你不需要杂志编辑或电视制作人来调查你的故事。你可以自己将事情发表在社交媒体上,媒体机构会用你写的内容做新闻报道。互联网给了你这个权力。互联网可以起到暴露、惩治错误行为的作用。

但同时互联网也有不好的影响,让教会陷入艰难的处境,如前文描述的那样。教会应该如何使用这场革命来荣耀神呢?

路德不是为了革命的缘故使用印刷术。他是为了将基督徒带回到信仰的最终权威——神的话语那里。“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希伯来书4章12节)。神的话谴责那些给恩惠的福音加增额外附加条件的人(参加拉太书5章12节)。神的话灭绝那些毒蛇的种类,嘴里说的是善的,行出来的却是恶的(马太福音12章34节)。

汉森的看法是,任何技术革命,若有助于将神的话语置于基督徒生活和实践的中心,都会得到神的祝福。而只要在神话语治理的地方,属神的人就不会害怕。

文章的最后部分,汉森给出了教会应对技术变革的建议。

教会的应对

技术的变革在神手中,在神的主权之下。显然,教会领袖不应该无视互联网,像当时教皇蔑视路德一样。同时也不需要过分重视互联网,汉森认为将所有事工都转移到网络上会让问题变得更糟糕。

教会领袖最好的应对方式是谨慎行事,甚至可以考虑远离社交媒体。互联网上的事件层出不穷,最好的应对方式是忽略它们。教会领袖不应无视互联网,但可以忽略互联网上的大部分内容。

互联网将我们的视野扩大到全世界,但大多数教会领袖应该释放出来,专注于本地教会的建设。在过去20年中,已经有福音媒体事工不断发展壮大,填补了在线门徒培训资源的空白,用圣经真理抵挡反对福音的信息。教会同工应该做的是帮助当地教会的领袖,他们知道会众真实的样子,而不是会众在社交媒体上展现出来的样子。

假教师用互联网散播他们的异端邪说,同时互联网也将假教师暴露出来。每一次革命,良善的人都会受到伪装成光明之子的黑暗势力的伤害。数字时代帮助会众抵御、辨别谎言的人是当地的教会领袖。他们听从神的话语,知道会众,了解会众的软弱,爱他们原本的样子。

汉森对技术变革对教会的影响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当我们重新聚焦于地方教会,互联网革命会增强而不是取代神话语的事工。一场神的百姓聆听和实践神话语的革命可能会在这个时代展开。神的名将因我们属灵的合一被尊崇,而不是因人为的分裂遭亵渎。

内容参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