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将“基本信仰”与“神学思想”区别对待,意味着什么?

书籍
书籍

引言

丁主教在发起与推动中国教会神学思想建设的时候,特别提出过一个观点,那就是主张将基督教的“基本信仰”与其“神学思想”区别对待。丁主教认为基本信仰是不能改变的,而神学思想不仅可以并且也必须改变。因为每一个时代的神学思想都有其时代的印记,时代在不断变化,基督教的神学思想也当与时俱进。

在丁主教看来,神学就是“教会在思考”。这个定义让我们看到丁主教的神学思想乃是沿袭了在他之前的那些基督教思想家的思路,将中国的教会放在不断变迁的中国社会的处境脉络中进行考量,相信上帝是在具体的社会脉络中向基督徒启示的上帝。

当然,丁主教与之前的那些思想家也有不同的地方,那就是之前的思想家,如赵紫宸,虽然十分注重中国社会的处境脉络,却对教会本身及教会教义学的思考仍嫌不足,这就使得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会通很难达成实质性的结果。丁主教的不同之处在于,他能将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会通的起点放在中国教会,这是十分明智的。

一、如果中国神学是中国教会的神学思想建设,那就必以教会为起点

由于丁主教所发起与推动的神学思想建设是为了改革中国教会的弊端,使教会适应新的社会处境,故此并不是一种全新的神学思考。丁主教的思考是有起点的,那个起点就是教会本身。如果我们用今日的基督教中国化来看待丁主教对神学的定义,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基督教的中国化必须是教会本位的中国化,必须先要确保基督教的教会性,然后再来谈中国化。

既然中国教会的神学思想建设是以教会为起点的,那么这个起点之具体内容又是什么呢?或者说当我们要以教会本身为起点,对教会在这个新的处境中该采取何等举措之前,我们必须问历史教会的特质是什么,基督教的教会性及基于教会性的独特性是什么?

当我们问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必然会联想到宗教改革及古公教会时期的神学思考。我们之所以联想到宗教改革,是因为新教源于宗教改革。我们要弄清楚新教的根本,就必须回到宗教改革寻找答案。而宗教改革所留给我们最重要,也最根本的属灵遗产就是路德所提出的三个唯独之唯独圣经的立场。

新教的立教之本就是圣经,圣经的权威高过教会传统。当然信经也很重要,因为信经也是植根于圣经,而这种植根于圣经的信经以及教会历史便构成了基督教教会独特的教义史。就此而言,丁主教认为基督教的教会性便在其基本信仰之中,即圣经与使徒信经及尼西亚信经。

二、丁主教的做法可能是因应中国教会基要派的背景

丁主教虽然强调神学思想应当与时俱进,却也强调基本信仰不会改变。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中国教会的基要派背景所致。这个重要的背景丁主教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加以考虑。对于这个背景的考量,使得丁主教不得不强调“基本信仰不会改变”,以便安抚具有基要派背景之基督徒的心。

当然,如果丁主教所发起与推动的神学思想建设,只是为了改革中国教会的某些弊端,那么他的目的并不是要向路德那样推倒罗马公教会的根基而另起炉灶,乃是想要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一些修补。

在此我们可以举一些例子,比如他说要淡化因信称义,要淡化罪的教义等。

这种做法本质上是一种折中的做法,不是彻底的神学思考,故此有些观点很难使人接受。因为信徒们往往以传统的教义教理为绝对真理,如果有人在绝对真理的前面加上一个“淡化”就会使人认为是一种“妥协”的表现,是要将绝对的真理给相对化。

当然,丁主教本身也有其独特的神学理念,为了达到淡化因信称义及淡化罪的目的,丁主教提出了几个十分重要的神学命题,比如注重上帝的创造,主张上帝的爱是上帝最根本的属性,其他的属性都是“爱”的派生物,主张基督是宇宙的基督,而人类还处于半成品阶段等。

丁主教的意思是上帝不仅借着教会,同时也借着其他力量来施行他创造的作为,直到这个世界从半成品成为成品为止。总的来说就是强调教外也有真善美,从而达到“信者”与“不信者”之间的“和解”的目的。

不过,丁主教的这些观念很难为基要派基督徒所接受,这也是导致神学思想建设为何如此缓慢,在丁主教去世之后很难有新的进展之根本原因。

三、一方面要保持,一方面要改变,两者很难达成平衡

按照丁主教的观点,一方面我们应当保证基本信仰不变,另一方面则当努力使神学思想与时俱进。可是基督教的基本信仰与其神学思想真的可以轻轻松松就一分为二吗?

事实上,将基本信仰与神学思想完全分开的想法很可能源于现代神学,比如田立克的处境神学。田立克对于现代神学的贡献之一便是提出了处境神学的方法,即“关联法”,将基督教与处境相关联,神学的任务就是为了解答这个世界的难题。这样一来,基本信仰就与神学思想似乎分开了。基本信仰便等同于圣经及信经,而神学思想则是对于当下处境的回应。

然而,这并非完全正确。因为即便在古公教会时期,教父们也是在他们的处境中去思考教义教规的,教父们同样是站在当下的处境中去思考问题。这种做法可以一直沿袭到宗教改革时期。

中古时期的教父及改教家与现代神学的奠基者最大的不同在于,过去的神学家即便站在当下的处境中去思考问题,仍然是以圣经及传统为他们思考的准则,而现代神学的思想家们却抛弃这种准则,进而完全让处境来形塑基督教的神学

那么丁主教是遵循古教父与宗教改革者来思考他的中国神学呢?还是遵循田立克等现代神学的思想家来构建他的神学呢?我们从丁的思想中并未清晰地看到这一点。也许他愿意遵循古教父与宗教改革者的进路,但他对基本信仰的理解仍与一般的基要派人士存在着差别。这一点我们从他的神学思想就可以看出来。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