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职场那几件小事儿

几年前,我在一个期刊编辑部工作,作为一个职场小白“开了眼界”。本文记录我当时经历的几件小事,供读者一窥职场百态。 

一 

我的直属领导Y是一个勤勤恳恳工作、不逾矩的人。有一次我们外出参会,路上碰见一个市场部的同事——平时习惯说话带脏字,Y和他说着话就冒出一个脏字来。当时我听了,感觉相当违和,也很不解。 

或许很多人觉得这根本算不了什么,大家不都这样嘛,随口不说个脏字别人都看不起你。后来想想,或许Y就是这样,因为不希望自己显得与大家不同,不希望自己不合群,所以也学起别人说话带脏字。又或者,Y心里是真的有不满和压抑,所以在他认为安全的场合就通过脏字发泄出来。 

Y的不满和压抑,大概是这样的:公司给的钱永远不够,公司给的活永远太多;领导永远是既讨厌又不敢违抗的人;兄弟部门太强势,但因为有求于对方,只得忍着…… 

二 

一次部门同事聚餐,不带领导的那种。大家刚围桌坐下,同事H便拿出手机摆在一个空位前,比划着说,“老G的照片摆这里正好。”我开始没搞明白,只觉得是完全不着边际的一句话,再看周围的同事,有的已经跟着起哄。我才反应过来,原来,H看似是随意说的这句话,却是对我们部门领导老G恶狠狠的咒诅。 

H入职以来,被委任创办新期刊,而他的工作推进缓慢,免不了被老G追着问进度。H表面上对老G都和和气气的,没成想背地里有这么大的怨气。 

其他同事的反应,让我意识到,原来大家伙儿背后都对老G有意见。更进一步看,员工习惯性把领导放在敌对面,聚在一起就是骂领导,并以此为乐子。 

三 

一次,我和同事C及市场部的同事X一起外出参会,工作间隙,我和C到户外散步聊天。C是一个挺正直且非常节制的小姑娘,日常自带一股清风。那天我们走着聊着,C略略地抱怨了X,说X态度傲慢,一点都不配合工作之类的。我听了之后有些吃惊,因为C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在背后说同事的人。我不想轻易地评论别人,就应付说我不太了解X。然后C又接着说,X就是这样的人,她在某次工作中也是这种态度,大家都不想和她一起工作…… 

这时候,鬼使神差似的,我开始附和C了,我说,是啊,那次某某场合中,她好像也是这样子。但是说了这话之后,我立马后悔了,良心受到清晰的责备:我并不十分了解X,不应该在背后议论她,不应该随便附和别人。 

整体来说,C是一个比较好的人,但我知道好人也是需要福音的。我给她播放赞美诗,给她讲基督教信仰,期待有一天这福音的种子能在她心里发芽成长。 

四 

同事L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女生,虽是家中独女,平时却本本分分的,并不骄纵。我们经常一起吃午饭,下午下班一起走一段路。 

她和我说起她有男朋友,他们俩人的住处离得很远,有时候周末会到一起吃吃饭。记不清从哪一次起,下班后她说今天晚上不回自己住处了,要去男朋友的住处。之后,她时不时地都会在下班后直奔男朋友的住处。 

设计部的同事T大大咧咧的,对人很热情,下班后有时也和我们一起闲聊几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也在下班后不回自己的住处,而是直奔男朋友的住处。 

这对她们来说,好像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后来带L到教堂参加了一次圣诞节活动,约她参加了一次圣经学习。再后来我离职了,慢慢少了联系。 

五 

到了年终评选优秀员工的时候,领导告诉我和同事C、J,我们获得了评选资格,某天下午去做竞选演讲。 

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还以为是自己的工作得到了领导的肯定,于是在竞选演讲中讲了自己临时受命跑到杭州采访一个外国专家的经历,又夸夸其谈自己对媒体工作的认识。优秀员工三选二,我觉得自己肯定能选上了。 

年会上,就要揭晓优秀员工名单了。快揭晓之前,我才得知,同事C和J选上了优秀员工,而且大家伙儿早都知道了。我恍然大悟,原来我是陪跑的啊,哈哈哈。我也才意识到,优秀员工已经内定,竞选演讲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作为职场小白,经历了这一遭,我还是挺受冲击的。我走到场外去给家人打电话,说了这整件事,内心才平复下来。 

后来我观察到,领导基本上是按资历每年安排两个员工获奖,一个员工陪跑,陪跑的员工到下一年资历差不多了,也就给安排获奖了。这不,下一年的年终优秀员工,领导给了我一个名额,连竞选演讲都没用做。临到年会,刚好我有事要回老家,而且我对领奖也不像第一次那样有热情了,于是没有去参加,而是请同事代领了。 

六 

一次外出参会三天(同城参会,会址离家较远),我和同事H住一个标间,我平时定的4:50的闹钟忘了调,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闹钟响个不停,吵到了H。晚上回到房间,我给家人视频聊天,H在旁边突然爆发了,大声嚷着说我各种情况打扰了她,让她没有休息好。看到她情绪失控,我先是惊呆了,随即想想确实是我疏忽了,打扰到她却没有及时和她道歉说明情况。接着我立马给她道歉,并且安抚她。不过她可能太过激动了,平静不下来。我说我今天晚上回家休息,不在酒店住了,你好好休息吧。然后就离开酒店打车回家。 

回家之后,我和家人说了情况。家人给我分析:一方面是我疏忽在先,打扰了对方,又没及时说明情况;另一方面,标间是两人共用的,我也有权使用我的那部分,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家人很担心我在职场被欺负,所以强调我应该和H表明自己也有房间的使用权,而不只是向对方道歉。当然我知道他分析得有道理,但是我很清楚在当时H情绪激动的情况下,我必须先做出道歉的态度,这样才有进一步和解的可能。 

第二天,H发朋友圈说自己流鼻血了之类的,暗示自己没休息好吧。我很诚恳地发微信问她情况如何,有没有好一些,也再次表达了歉意。 

在那整个过程中,我发觉H有点像小孩子,而和一个小孩子讲道理是不现实的,我只能先把她哄好。至于她失态冲撞我的问题,等她自己认识到好了。是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也可以揪着H的问题不放,但是我愿意先道歉先饶恕,这不就是福音所教导我们的嘛。H还没有信仰,我怎能指望她先饶恕呢? 

过了两天,H给我发微信说“对不起,我不太成熟……谢谢你的包容理解”之类的。之后,我们相处得很好,毫无芥蒂。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