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留存中国本地教会历史的八点建议(下)

亲爱的读者,我们继续来分享关于留存本地教会历史的话题。

六、加强对教会文物的保护和抢救。

这里说的文物包括教堂、圣经、圣服、碑文、圣物、书籍、档案、文件、照片、工具等与传教有关的历史实物。全国很多教会的教堂和基督教遗迹本身就是国家、省市自治区的文物保护单位。我们的两会、教会对这些文物的保护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这也是法律的规定。

但是,除了这些已经被法律明文保护的教堂文物外,还有许多尚未列入保护的教会文物。

一位东北大学研究基督教历史的专家告诉我:你有时间去看看XX市的一个教堂吧,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明年开春恐怕就要拆迁了。这是一个令人痛心的坏消息!

辽宁一个地方,那里有基督教牧师和信徒的公墓,有百年的历史,这样的文物其实在中国不多。后来被“红卫兵”摧毁,现在基本上已经被夷为平地,仅存有几个土丘和一座坟墓的十字架,十字架上还有文字依稀可见。可惜!不信的人可以不管,甚至是破坏,但是我们的教会怎么就会忍受呢?就连当地的教会也不知道这件事,而不信主的文史爱好者却给图文并茂的发表在媒体里了。有点悲哀。怎么就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话、或帮助修复呢?起码要到实地看看、拍照,并撰文保留这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和见证啊!

一个市的基督教医院,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现在为市里的一个中医院。迄今院内还保留着具有欧洲风格的牧师楼、宿舍等建筑,可惜的是有的建筑已经不复存在,只有政府的一块牌匾,说明这里是过去的基督教医院旧址,现存有的建筑破败不堪,已经坍塌,依稀可见当年牧师们办公楼的风采。领我参观的牧师不无惋惜的说:这里也要拆迁了,过一段时间再来就看不到了。笔者也只能是用相机拍照留存而已。

全国各地类似这样的基督教历史建筑还有多少?是不是应该加以保护?我们的教会、两会是不是该挺身而出?

可问题是怎么保护啊!确实有资金的问题、技术的问题、政策的问题等等,说实在的,我们的教会也是痛心疾首而无能为力啊!

这方面广西北海市合浦县基督教两会做的很好:他们将搜集来的基督教文物,包括过去传教士的英文打字机、桌椅、电话机、照相机、铃铛、照片等加以保护,并在教堂的二楼展示。

广西北海有一个为1886年英国基督教教会兴建的百余年历史的普仁医院,是典型的教会医院,至今尚存,为公立北海市人民医院。医院的负责人刘喜松通过在国内外的大量考证,著书《寻根》——北海普仁医院百年医史,真实的还原了当年传教士在北海通过以医传教的历史,很值得我们学习。

留存本地教会的历史有些难。但是想办法吧,办法总比问题多,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情!比如,我们有的牧长本身就是政协委员、人大代表,有的还是政协、人大的负责人之一,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多为抢救、留存教会的历史提议案、写提案去奔走呼号啊!

还有一点:环境非常好的老教堂切忌不要被商业化利用,那样容易遭到破坏。

请注意:要妥善保管和整理教会的档案,特别是历史档案。

七、关于收集、整理、保存教会历史的12点建议。

1、首先要有一个教会史编撰的计划,包括写什么样的历史、哪一个方面的?都在哪里找史料?预计时间等等。然后按图索骥的按照计划去搜集、整理、编辑。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没有目标、没有计划的去做。

2、拜访曾经在教会侍奉过的那些老传道人,老年的弟兄姊妹,他们本身就是教会史的见证人。他们亲笔所写的文字、照片和提供的实物等应该妥为保管并归档。

3、查阅本教会所保存的历史档案,从中可以捋出教会的历史脉络。

4、到本地的档案馆、图书馆去查阅本地教会或本教会的历史。据笔者所知,现在县级以上的地方志有修订的《宗教志》可以作参考。这当然是指老教堂,新的教会不会有的。

请注意,有的地方志和宗教志关于基督教的记载有些地方是失实的、不准确的,有的还带有政治观点,要加以区别。

5、有能力、有机会的,可以查阅中国近代历史档案,比地方的府志、县志、镇志,还有当时政府所修的史志,如清朝光绪年间以后的关于新教的历史记载等等。

当然,如果有能力、有实力去国外的教会、院校、图书馆等查阅教会史那是最好的。

6、到现存遗留的、过去教会的历史遗迹或文物保护单位如博物馆、纪念馆等实地去考察。包括考察教会保存的档案和碑文等等。

7、要有一点搜集、整理教会史的常识。不要平铺直叙的写“豆腐帐”,历史不是日记、不是流水账,要有历史的特征,注意归纳、总结。

初次涉猎教会史可以采取“先易后难”、“先近后远”、“先小后大”的办法。即从简单的开始做起,慢慢积累经验、慢慢积累史料。

8、如果不能完整的撰写教会通史,可以“断代史”、传记(见证)等专题来撰写。有可能我们在短时期内搜集到的历史资料,都是零散的、碎片化的,那不要紧。把它积累起来,积少成多,慢慢的就会形成和梳理成一个比较有系统的教会历史材料。

9、要动员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起来回忆、提供本教会的历史。不要求他们长篇大论的,也不要咬文嚼字,只要是有价值的教会史,即使是口述也可以。

10、注意对已有的教会史的完善。有的教会已经有了教会的历史,比如辽宁的《辽海教区历史》这部历史比较完全的记载了百余年辽海教区基督教的传教过程、沿革等。那么就要在原有基础上加以完善、补充。有的需要重修、补修、增修、整修、续修、续编、续纂、续记、续增等不下十几种方法。

11、要把握修教会史的原则:“突出重点、舍弃一般"。这是志书编纂的重要原则和方法,被志界人士所广泛遵循,我们亦应如此,不要受其它方面的影响、不带有个人的观点,以“太史公”司马迁为榜样,实事求是、不畏权势,公正、如实的记录教会的历史。这也是信仰的原则,“因为他来要审判遍地,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公正审判万民。”(诗篇98篇9节)

12、现在,有的教会在通过法律形式要回教会遗产,比如医院,这是不现实的。这些教会医院多数已经成为公立医院,有的是规模很大的综合性医院,想要回是不可能的。再说,现在的教会你代表谁来要回?有授权吗?有产权证吗?不要说要不回来,即使真的要回来,教会该如何妥善保护?有那种财力、物力、人力、技术吗?与其想要回,不如维持现状,教会的历史还完整无损的保留。

这方面,一位市两会会长很明智:他们教堂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教堂建堂的时候有一统石碑,现存于市博物馆。有人建议教会要回来,他说,放在博物馆妥善,他们已经加以保护,我们没有那种能力和技术。再说,放在博物馆观看的人要比在教堂多。

这还真是一个既保存文物又传福音的两全其美的明智之举。

八、加强领导,不断总结经验。

一位领导说:“修志是一件相当‘得志’的事情。”留存教会的历史即修志,关键还是各地、各级的两会和教会的牧长。留存教会历史看什么?看牧长、看领导。领导重视了,教会的教牧同工自然就重视了。所以我们的两会、教会要对这件事工当做大事来抓,牧长、领导带头,要交方法、交任务,不断的总结经验,推进。

我曾经去拜访过一个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教会,他们那里的教堂也屹立在那里一百多年了,当我和那里的负责人咨询是否有教会历史资料的时候,他说没有;我问有没有教堂的简介呀,回答也是没有。真的遗憾!一个省级历史文物的教会居然连一个简单的资料都没有,而且出自于教会的负责人之口,一问三不知。

事后人,我不禁叹息:不怪这间教会在清朝末年还有信徒3,000多,现在仅有300余人了。教会作为文物单位同时也是对外开放的,也是传福音的地方,准备一点儿资料,有什么不好呢?可见我们的教会历史是怎样被一些人给忽略的。而在始建于1870年的浙江宁波天一天主教教堂(药行街教堂),那里面既有文字的说明,又有扫二维码的语音说明和介绍,并且指引参观者的参观路线,这就做的很好。

笔者为了考察有的教会史,曾经翻阅过清代留下的档案和县志等地方志,那里记载的基督教历史不多,但是可以看到的。基督教的历史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地方志和地方《宗教志》里面,也有基督教的历史。这里说的是社会,那我们这些基督教会、我们牧长、教会的领导不更是有责任、有义务来留存教会的历史吗?

就说前面我们提到的辽宁省辽阳市基督教会的百年回顾展,那就是由两会的会长、教会的“一把手”从图片到文字亲自抓、亲自把关才促成的。

浙江宁波奉化区基督教泉口真神堂年已94岁的袁相中长老,多年来不断地在搜集、整理中国、本地、本堂的教会史、知名传道人的见证并发表,比如:《奉化萧王庙基督教堂发展简史》等,老人家为我们做出了表率。

搜集整理教会的历史,不是让我们每个牧长、传道人或信徒都成为历史学家或者是考古学家,而是要我们记录留存,我们教会的历史,留住薪火相传的历程,留住这个“根”,饮水思源,吃水不忘打井人。勿忘历史,致力复兴教会。

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这是一句名言,确实很有道理。我们唯一的经典《圣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早期的基督教历史啊!比如,约书亚记至以斯帖记各卷,从占领迦南,到列王时期,以至被掳及归国;历代志、以斯拉记、尼希米记,概括了以色列自公元前第13至第5世纪约八百年的历史。我们如果只是在那嚷嚷传福音、传福音,却不传教会的历史的福音、不传教会发展史的福音,不留存教会的历史,那就很片面的,不是真的传福音。

圣经中对时间的记载和展开十分有条理,可以说是娓娓道来。这就难怪人们会说圣经是对历史的见证、是历史的指南了。在我们的圣经里面,明确提到“历史”的不多,如尼希米记12章23节:“利未人作族长的,记在历史上”等。离开教会历史我们的信仰就会苍白无力,历史证明:“圣哉!圣哉!圣哉!主 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示录4章8节)亲爱的各位教会牧长、弟兄姊妹,教会历史是浩瀚的世界历史当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各地教会的本地教会史同样也是我们中国历史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一定要竭尽全力的、想方设法的去抢救、挖掘、搜集、整理、留存。

使徒保罗在经上说:“ 又如以赛亚先前说过:‘若不是万军之主给我们存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罗马书9章29节)我们是上帝留存的福音种子,领受上帝的恩典,是种子就要落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必要白白施出去,向未信之人传讲好信息。什么信息?包括教会历史、教会发展,比如基督教在中国的医疗、教育、文化、慈善等等方面,这样,上帝必更加施恩典在我们身上。

关于本地、本堂教会的历史撰写,其意义和辛苦,思高本圣经有明确的描述:“我们有见于数字的混乱,以及有心研究历史的人因材料繁杂所遭遇的困难,就设法缩短,使喜爱阅读的人得到愉快,使爱好背诵史事的人易于牢记,使一般手执这书的读者,获得神益。从事这项摘要的工作,为我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是一项使人流汗和失眠的工作, 并不比准备筵席的人,想使众客都称心,更容易;但我们为了为大众服务,才欣然担负起这项艰苦的工作。”(思高本圣经旧约·玛加伯下·下卷序言2章24节至27节)

是的,我们在留存教会历史工作的时候会流汗、会失眠、会耗费精力,笔者还体会到:有的时候千头万绪不知道从何下手,因为面对一堆史料的时候如何归纳、如何整理、如何撰写,真的挺难。好像一个厨师,面对一大堆食材不知道如何去烹饪。这项工作,也有点“费力不讨好”。

但是这是千秋大业,因为这是历史。人会被历史忘记,但历史不会被人忘记;多数信徒不会被教会史记载,但我们信徒不应该忘记教会历史。我们要正确对待和认识教会史,欣然担负起这项艰苦的工作,以史为鉴、以史激励我们的信仰决心和意志。我们要数算上帝的恩典,这数算不仅仅是眼前的,还有那数百年、数千年的教会史。不可忘记上帝在中国、在我们本地的荣耀和恩典。忘记我们所信仰的教会史就是忘记上帝的恩典。

“我的灵啊,要颂赞上主,不要忘记他的仁慈。”(诗篇103篇2节,现代中文译本圣经)阿们!蒙上主的仁慈和大爱,蒙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的救恩,为我们设立了教会,主基督成为教会的元首;为我们建设了神的圣殿,使我们能喜乐的在教堂聚会。留存教会的历史,两会、教会、信徒应同心合意去做,带着感恩的热情去完成这所领受的千秋大业的责任和使命。

前人筚路蓝缕传福音,我辈当记录铭刻在心。
留存教会历史不忘记,继往开来青史流古今。

谢谢各位读者!可能我写的不好,但是我尽心、尽意、尽力了。如果对您有点帮助,那要感谢上帝!

愿上帝赐福与我们同在!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全文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