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亚当的故事(一)

亚当夏娃
亚当夏娃

引言

“历史”一词,英译为“history”,他的故事。也就是说,“故事”并非都是人为编篡出来的,更非都是“神话故事”,因为“故事”可以是一种文学体裁,以生动的笔触陈述历史事件,既呈现了历史真貌,也呈现出了作者的历史观及神哲学观。

如果我们将“历史”理解为“他的故事”,那么“历史”绝不是偶发的,也不是历史事件之东拼西凑的组合体,而是上帝在场的脉络,是上帝创造、维护、拯救并道成肉身行走在世间的整体脉络。

从这个角度来看,叙事不仅是一种文学体裁,更可以是一种神学方法。换言之,上帝也可以透过叙事来陈述他的事迹、他的作为、以及他的自我启示,我们必须在圣经叙事的整体脉络中才能窥见神圣的启示。

由于特殊启示可以指上帝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向特别的人所作的特殊启示,故此,我们可以以人物为线索来陈述上帝在历史中的作为,在相关的脉络中呈现出他的特殊启示。我们要分享的第一个人物,当然就是人类的始祖亚当了。

一、亚当的被造

亚当是人类历史中的第一人,他的出生与所有的人都不一样,因为他是由上帝用地上的尘土直接创造出来的。亚当是众神之父,但他自己却没有肉身的父母。亚当虽为上帝所造,上帝却不是他肉身的父亲,因为上帝与亚当并没有血缘关系。

上帝永远是创造者,而亚当永远是被造之物,被造物与创造者之间悬着一条鸿沟,是亚当无法逾越的。这一点与神秘主义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后者主张被造物是创造者神性的流溢,如果是这样,那么被造物也就被神化了,这个世界也就成了泛神的世界。但这不符合圣经的记述。

上帝为什么不用贵重的金属,而要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呢?比如,一些科学家认为宇宙可能存在着两种不同的生命,一种叫“碳基生命”,另一种叫“硅基生命”,后者如果存在的话,显然要比前者强大得多。借此,我们也可以追问,为什么上帝在造人的时候不用好一点的材质,使人更加经久耐用,而要造成如此脆弱的“血肉之躯”呢?

我们总觉得上帝所造的人还不够完美,然而这么简单的问题难道上帝会想不到吗?事实上,上帝虽然用地上的尘土造成了具有“血肉之躯”的人,但人的脆弱主要是由于他的堕落导致的,而不是因为上帝的创造。假设,始祖所吃的不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而是生命树上的果子,人就不会死亡,甚至连衰老与疾病也不会发生。

当然,从理论上来看,上帝可以用更好的材质创造人,使所造的人成为“超人”,不过只要上帝所造的人是具有自由意志之人,而这人因着被赋予的自由意志存在着背叛上帝的可能,那么用更好的材质造人不一定是更好的选择。试想,假如人是用不能朽坏的材料造成的,当他犯罪后,很有可能就会像堕落的天使那样,永远不会悔改了。

总之,上帝并不要创造出一个超人,他所创造的乃是具有真实人性,且能在爱中对他作出正面回应的人。因为上帝造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在人身上彰显他的荣耀,且与人分享他里面一切的丰盛。

为了达成这个神圣的目标,上帝决定按照他自己的形象与样式造人,并且赋予他们属灵的权柄,使他们能管理他所造的动植物及全地。上帝在创造动植物及其他被造物的时候,只是说,要有什么,就有了什么。唯独在创造人的时候,提到了创造的细节,主要有两个地方。

1、照着上帝的形象与样式造人

亚当是上帝照着他自己的形象与样式造的,那么我们该如何来理解这里的“形象”与“样式”呢?既然上帝照着他自己的形象与样式造了亚当,那么我们也可以反过来说,亚当的生命中必然留有上帝形象与样式的痕迹。

当然,我们在反推的过程中也要小心,因为我们不能只以亚当生命中的某一个特质来反推上帝的形象与样式,而当将亚当的形象与样式作综合的考量。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因为人有具体的体貌特征,而以为上帝也有类似的体貌特征。纵观新旧约圣经,我们可以说,上帝的形象与样式主要不是反映在人的身体结构中,而是反映在人的整全生命中,尤其是在人的灵魂里面。

比如奥古斯丁就曾用人灵魂的三重功用,记忆、理解、意志来比喻上帝的三位一体。在奥古斯丁看来,人既是三位一体的上帝所造,在人的灵魂深处必然留有三位一体上帝作为的痕迹,故此以人灵魂中三位一体上帝的痕迹来理解三位一体也是合宜的。

在人灵魂的这三重特质中,人的记忆可以将这个碎片化的世界融为一体,在人的里面创造出连贯的、清晰的意识流;人的理解,也就是他的理性,能让他充分理解这个外在的世界以及他自己,使他能按部就班地生活;人的意志更有趋向善或恶的自由,使人借着选择行善或作恶而自我实现。

人有宗教的种子、崇拜的需要,也有行善的意愿,更有自由的意志与充分的理性,使他在理论上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借着不断地作出正确的选择及活出善行,使上帝的形象与样式在他身上彰显出来。遗憾的是始祖在伊甸园的考验中失败了,他们将上帝的真实变为虚谎,将上帝的荣耀变为可羞耻的偶像。

这就使他们处在自我冲突的光景之中。一方面,他们知道人之为人就是要行善,另一方面他们却竭力地想要否定上帝的存在,故意不认识他。于是,他们的内心就像曾经的保罗那样不断地处于挣扎之中,心里想着要行善,但行出来的却是恶。

2、将生气吹在了他的鼻孔里

人与动物的分别主要不在于人是直立行走以及人会劳动而已,更重要的是人是按着上帝的形象与样式被造的,而动物不是。人的这种特殊的被造性乃体现在他的灵魂中,也就是他生命的非物质部分。

经上记着说,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同时将生命的气息吹入他的鼻孔里,那人便成了有灵的活人。这里的“有灵的活人”,也可以被翻译成“活魂”。也就是说,自从生命的气息进入人的鼻孔中时,那人便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具有自主意识及自由意志的人。传统上,我们认为这样的活魂就是有着灵魂的活人。

尽管灵魂看不见、摸不着,其存在却仍被视为是合理的。因为圣经清楚指明了死亡并非人的终局,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这就告诉我们,人的生命并非全部都由物质的身体组成,除了物质的身体,人的生命中还存在着非物质的部分,我们便将人的非物质部分称之为灵魂。

人的灵魂并不是上帝吹入人里面的那口生命的气息,因为人的灵魂是上帝将生命的气息吹入人里面所产生出来的。上帝吹气的这个举动本身就是他造人的一部分,只是这个举动让我们更深地意识到人的生命来自于上帝,而不是只来自于尘土。人的生命有其尊贵的一面,而这种尊贵性主要乃体现在人的非物质部分。

当然,人的灵魂是与他的身体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虽然灵魂离开了身体仍可以继续存在,但离开了身体的灵魂已经不是整全的人了,所以人的身体也是十分重要的。身体不仅是灵魂的载体,也是圣洁的器具,我们应当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而不是在男女关系上放纵,败坏自己的身体。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