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因为主爱,救了两条“人命”

L姊妹已退休几年,虽然体弱多病,但是,依然愿意为神家摆上。她现在是某地教会的一名义工,是探访组成员。因为这份圣工,她也与教会的某些“老病号”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上月初的某天中午,L姊妹正忙于家务,手机响了起来。她拿手机一看,是教会的“老病号”Y姊妹打来的。“L……大……姐……救……救……我……”接通电话后,那端传来Y姊妹微弱而颤抖的声音。L姊妹感到情况不妙,急切地问道:“Y姊妹,你怎么了?”对方却没有了回应。L姊妹意识到Y姊妹遇到了危险,猜想是她的旧病复发了。因为,Y姊妹患脑血栓住院治疗,出院才一天。“你是在家里吗?”L姊妹焦急地问。那端依然没有回应。“喂!Y姊妹,你怎么了!?”L姊妹更加焦急地喊话,对方仍然没有回应。手机还是处于通话状态,那边却十分安静。L姊妹断定,Y姊妹肯定是病情有了重大的反复,且应该是晕倒在家里了。

由于Y姊妹的丈夫是流动小商贬,平日早出晚归,且一双儿女都在外务工,长年不在身边。L姊妹猜想她家里没有其他人。于是,L姊妹急忙呼叫120,将Y姊妹的家庭住址告诉医护人员,请求他们前往施救。随后,呼喊正在家里休息的丈夫K弟兄,让他骑着二轮电动车,载上她往Y姊妹家赶。途中,L姊妹向该教会堂主任兼探访组负责人L长老打电话,将这一突发事件告诉了她。

几分钟后,L姊妹与K弟兄赶到了Y姊妹所在小区。他俩丢下电动车,向Y姊妹家的楼层飞奔。在接近Y姊妹所在的楼层时,他俩看到Y姊妹昏倒在她家门口的步梯上,手机掉她身边。(后来,了解到是Y姊妹下楼倒垃圾,返回时,发病晕倒在楼道里。)

这时,救护人员也赶到了。L姊妹与K弟兄协助医护人员,将Y姊妹抬上救护车。因医护人员只许可一位家属随车,这样,留下K弟兄,由L姊妹以患者家属的名义随车赶往医院。

L长老接到L姊妹的电话后,也急忙放下手中的事工,往Y姊妹的家赶。当她赶到Y姊妹所在的小区时,看见一辆救护车呼啸着冲出了该小区。她意识到救护的病人就是Y姊妹。于是,她跑到该小区门口,准备叫上一辆出租车,尾随救护车赶往医院。这时,碰上计划骑电动车赶往该地人民医院的K弟兄。于是,他俩拦了一辆出租车,跟着救护车去医院。在车上,L长老先向神打急救电话,求神拯救Y姊妹的性命。接着在该堂的信徒微信群里发出紧急通知,请求弟兄姊妹一起为Y姊妹紧急代祷。

L长老、K弟兄与L姊妹在医院会合后,随同医护人员,将昏迷中的Y姊妹送进了急诊室,然后守候在室外。期间,他们从Y姊妹的手机里,找到Y姊妹的丈夫W先生的电话号码,打电话告诉他,他妻子正在县人民医院抢救。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医护人员告诉他们,Y姊妹患的是脑溢血,需要继续抢救。并通知他们办理入院手续和缴费。由于,Y姊妹的丈夫W先生还没有赶到,L长老决定先由她垫付住院费,并为Y姊妹代办入院手续。

在他们为Y姊妹办理入院手续期间,W先生赶到了医院。向他们了解情况后,也得知他们正在为其妻子办理入院手续。W先生万般感谢后,告诉他们自己带有现金,谢绝了L长老垫付入院费。

直到医护人员告诉L长老等三人,Y姊妹已脱离了生命危险后,他们才与W先生道别;并嘱咐W先生,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他们。至此,捡回了Y姊妹的一条性命。

再说说Y姊妹的丈夫W先生。W先生是一个十分理性的人,因为他没有亲眼见过神,所以一直拒绝相信有神。故此,对其妻子信耶稣很是反感,一直不许可妻子在他的面前提说信神信耶稣的事。并且,只要教会的弟兄姊妹去他家探访Y姊妹,他都视来者不存在,更懒得答理,或干脆出门,走得远远的。从而,在其妻子这次生病之前,教会信徒中,除了常去他家的L姊妹外,他再也没有认识的。教会的弟兄姊妹也找不到机会向他传福音。

Y姊妹入院后的第二天,L长老和L姊妹分别打Y姊妹的手机,了解Y姊妹的病情。W先生告诉她们,鉴于Y姊妹一方面患脑血栓刚出院,还需使用溶栓药物,另一方面又患脑溢血,需要使用止血药物的复杂病情,接诊医生建议他将妻子转往省城的大医院治疗;他也已经将妻子转到了省城的某医院。他在电话里,一再地向她俩表示感谢。并说,医生告诉他,若不是呼救和抢救及时,Y姊妹恐怕是人没了;就是保住了性命,也会落下严重的后遗症,或成为植物人。因为呼救和抢救及时,止血及时,颅内溢出的血也不多,也不用开颅。她俩告诉W先生,不要感谢她们,应该感谢神的爱和神的保守。因为,若不是神的爱,她俩也不会认识他妻子,更没有机会参与这次抢救。同时,若不是神垂听了教会弟兄姊妹的祷告,Y姊妹的病情也难以想象。并告诉W先生在其妻子的治疗上,他自己也应当依靠神。

由于,该地离省城有一百多公里,鉴于当前疫情防控的限制,L长老和L姊妹也只能以电话的方式,常常了解Y姊妹的病情。因Y姊妹起初不能开口讲话和后来说话吐词不清,每次都由W先生代接。W先生每次接电话时,都说非常感谢她俩,她俩也总是告诉W先生不用感谢她们,应该感谢他妻子所信靠的主耶稣,是主耶稣的爱激励她们这样做的。W先生还在电话里告诉她俩,医生对他讲,他妻子这次患病,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他妻子颅内溢出的血没有渗入重要的脑功能区。若渗入重要的功能区,不死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L长老和L姊妹告诉他,这就是神的保守,所以,你更当感谢神。W先生在她俩的开导和引导下,也在电话的中开始说,“感谢你们的神”“感谢神的爱”。

前天,L长老又打电话询问Y姊妹的康复情况,这次是Y姊妹接的电话。她告诉L长老,她已经于前两天出院,回家休养了。于是,L长老与L姊妹邀请笔者,一起去Y姊妹家做探访。邀请笔者同行的原因,是她们打算借这次探访,向W先生传福音。并考虑到有弟兄参与,便于与W先生沟通,也有弟兄信耶稣的实际例证。因此,我也欣然同往。

当我们来到Y姊妹的家时,是W先生开的门。他一开门就热情地喊L长老和L姊妹为“L姐、L姐”。进门后,他十分礼貌地让我们落座。然后,又是为我们倒茶,又是向我们递水果,像接待亲人一样。L姊妹悄悄地告诉我,W先生一改了往日对教会弟兄姊妹的冷漠态度。期间,他一再地向我们道谢,感谢我们救了他妻子一命,并不断地称赞教会的弟兄姊妹有爱心。寒暄一番后,L长老抓住时机问W先生,说:“你知道基督徒为何有这样的爱心吗?”并以此打开了传讲福音的话题。L长老认真地向W先生讲述了耶稣基督降生为人,舍命救赎世人的大爱。这次W先生也乐意听了,且听进去了,并被神的大爱所感动。接着L长老问W先生是否愿意接受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宰,是否愿意接受耶稣基督这份大爱,他当即表示愿意。于是,由笔者带他作了决志的祷告。

这样,W先生接受了主耶稣的救恩,成了一名基督徒,也成了一个蒙恩得救的人。那次爱的行动,又捡回了Y姊妹的丈夫W弟兄的生命。

在我们离开他家时,W弟兄悄悄地对我讲,虽然,他没有亲眼看到神,但是,他在这俩位姊妹的身上看到了耶稣的爱!并感谢主耶稣救了他妻子,也救了他。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