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人子是谁?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那一位

“人子是谁?”从他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起,在拥挤城镇的一个绝望夜晚,耶稣引发了这个问题。

  • 牧羊人注视着这个“卧在马槽里”用布包着的新生儿时,一定带着敬畏的心问过这个问题,这个婴孩圣天使说是“主基督”(路加福音2章8-20节)。

  • 当星星将东方博士带到“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小孩子那里,他住在一个农民家庭的简陋住宅中,博士们一定惊奇地问过这个问题(马太福音2章1到12节)。

  • 门徒们目睹风暴顺服耶稣的命令时,惧怕地问了这个问题(路加福音8章22到25节)。

  • 当耶稣声称权柄只属于神时,犹太领袖们愤怒地问了这个问题(约翰福音8章53节)。

  • 当耶稣和他的教导不符合人们对弥赛亚的期望时,人们困惑地问了这个问题(约翰福音12章34节)。

“人子是谁?”对于这位他的出生成为历史分界点的人物,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历史上的重要问题。

这个问题并非没有答案。在圣经对这个问题的所有答案中,最荣耀和最令人费解的答案之一在启示录。启示录的第一章和最后一章,父和子在这里一起回答:

  • 首先,父的回答是:“主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示录1章8节,和合本修订版)。

  • 然后子的回答是:“看哪,我必快来……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启示录22章12-13节)。

总之,主上帝和主基督提供了一个惊人的单一双重答案:

    永在的父,永在的子;

    跨越千古,二者为一。

    阿拉法俄梅戛,首先的末后的;

    永恒存在,今在,昔在,以后永在。

今在

像圣父一样,圣子也是一位“今在、昔在、以后永在”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奇怪的时间顺序——先是现在,再是过去,然后是未来。我们可能希望更正神的自我介绍,说他“昔在今在以后永在”。但这样说是错误的。

存在中最伟大、最基本的现实就是神存在。事实上,神向他第一盟约的子民透露的最神圣的名字,他最神圣的自我揭示,就是他对摩西说的:“我是自有永有的”(出埃及记3章14节;也是33章19节;34章6节)。这就是为什么在神的年表中,今在是第一位的。

时间对我们来说是个奥秘,所以神如何与时间互动对我们来说是个谜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我们可以有把握地假设,当神以我们至少部分理解的方式谈到时间,这是他俯就的恩典。因此,当他告诉我们他“昔在”和“以后用在”,是为了帮助我们这些受时间限制的受造物理解“从亘古到永远”他是神(诗篇90篇2节)。是为了帮助我们理解耶稣像他的父亲一样“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章8节)。他一直都在。

然而,奥秘中的奥秘是,天父永恒的圣言进入了时空中的世界,他自己创造的世界(约翰福音1章10节)“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翰福音1章14节)。圣子出现在我们中间,奇妙地揭示了他是谁:

  • “我是世界的光”(约翰福音8章12节)。

  • “我是从上头来的”(约翰福音8章23节)。

  • “我心里柔和谦卑”(马太福音11章29节)。

  • “我在父里面”(约翰福音10章38节)。

  • “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约翰福音11章25节)。

  •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翰福音14章6节)。

在耶稣受审期间,发生了一个更奇妙但同时也招致灾难的自我启示。当被问到“你是那当称颂者的儿子基督不是?”耶稣荣耀的、致命的回答,是简单的“我是”(马可福音14章61到62节)。

人子是谁?永在的父,永在的子。他是“我是”。他是当称颂者的儿子。他是主基督,像圣父一样,永远都在。

昔在

子永远在,暗示子过去一直都在。对一些人来说,这是关于神的存在最难理解的概念。

很难理解完全说得通。我们是受造者,试图去理解一个非受造者,更不用说是三位一体的非受造者了。我们并不能完全知道神,他是圣洁的——没有任何其他存在与他的非受造存在相同。

但是耶稣将我们的困难带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当道成肉身,造物主变成了受造者: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道成了肉身。 (约翰福音1章1到3节,14节)

慈悲的是,和神在旧约中启示他自己的方式一样,耶稣逐渐揭示了他荣耀的一面。

施洗约翰是最先看到耶稣先存的荣耀的人之一,他是耶稣的表兄,他说:“那在我以后来的,反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来在我以前。”(约翰福音1章15节)。

但是,随着耶稣实现他救赎目的的时间临近,他更多地揭示了他先存的、永恒存在的本性,正如他在与犹太领袖的著名讨论中所做的那样:

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犹太人说:“你还没有五十岁,岂见过亚伯拉罕呢?”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约翰福音8章56-58节)

圣子是如此独特、如此神圣,他的本性打破了人类语法的惯例。他在过去时语境中使用现在时的动词来传达他的基督论观点。后来,当使徒保罗宣称耶稣“在万有之先”(歌罗西书1章17节)时,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人子是谁?永在的父,永在的子。他是阿拉法。他是开始。他是过去一直都在的那一位。

以后永在

耶稣永远都在也暗示着耶稣以后永在——他是要来的那一位。他以准确无误、清晰荣耀地揭示了这一点。

在向他的门徒描述这个时代的结束时,他说:

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马太福音24章30-31节)

他在被审判期间向犹太领袖做了同样的宣告。在他说完“我是”之后,他说:“你们必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马可福音14章62节)。

这些犹太听众完全明白耶稣的意思。他将自己认定为先知但以理所预言的“人子”,“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侍奉他”,并会从全能的神那里获得永远的、不能废去的权柄,不会败坏的国度(但以理书7章13到14节)。

耶稣不仅仅发出警告。他也表达了他伟大的渴望、成为肉身的目的、历史的顶点、以及受苦的回报。

就是神的国!到那时候,最终,神亲自与人同住;我们等待的时间结束,神会“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那时候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那时候,神将使“一切都更新”(启示录21章3到5节)。

就是神的国!是所有爱慕“至大的神和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的人“有福的盼望”(提多书2章13节,提摩太后书4章8节)。也是有福盼望的成就,我们伟大的救主神,预言中的人子,已经应许,“看哪,我必快来”(启示录22章12节)。

人子是谁?

    永在的父,永在的子;

    跨越千古,二者为一。

    阿拉法俄梅戛,首先的末后的;

    今在,昔在,以后永在。

因此,当主上帝差遣主基督结束我们所知道的历史、开启他永恒的国度时,这个历史重大问题的回答将达到高潮。我们所有等候这有福的盼望的人都说:“阿门!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本文经授权翻译自渴慕神网站,原文阅读请点击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