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最重要的一天:世界因何为圣诞节而停下?

“圣诞节暂停营业”。历史上没有哪一天像伯利恒那个宁静的、不期而至的夜晚那样改变了世界。2000年后,没有哪一天能像圣诞节一样被标记上日历上,决定了很多人的日程安排,很多商店在这一天停止营业,很多家人、朋友在这一天聚在一起。

没有任何先知或伟大教师的出生,任何国王或总统的降生,任何一件历史事件的发生,能像拿撒勒人耶稣的降生那样,超越部落和国家、大陆和半球、时代和时期、自由的大学校园和世俗的就业场所。甚至连霍格沃茨的年度日程也依圣诞节而定。

这种特殊的影响绝非历史偶然。当我们停下来思考“现在邪恶的时代”,至少现在,人们还愿意为了圣诞节停下来,在这之中,我们看到神在眨眼微笑。世界上没有哪个人的出生被排演如此多次,神子以人的样子,出生在我们当中,他全然是神,也全然是人,为要将他的百姓从罪里救出来。

神人合一

当然,纪念“神”的诞生远比“拿撒勒的耶稣”的诞生更具争议性。历史上看,一个正常人很难否认后者的出生。然而,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是“拿撒勒人耶稣”就是“神”。

在圣诞节那天,我们庆祝“神人”的诞生——作为人,他和所有人都一样,然而作为神,他和所有人又都不一样。经过历史上漫长的思考和紧张的对话,在他无数的名字中,我们更愿意称他为“神人”。

圣经中的名字

耶稣的大部分名字和头衔都来自圣经本身:他是“道”,是永恒的那一位,非受造的逻各斯,在起初与神同在,借着他神创造了世界。他是长久以来承诺的、独一无二的“女人的后裔”,他压碎了蛇的头。他是预言中的大卫之子,以色列王位受膏的继承人,是从被折断的树上重新长出的嫩芽和枝条,是流亡者的树桩。作为大卫的子孙,他是人子,是以色列的君王。作为神子,他是永生神恒常存在的儿子。

披戴肉身,他作为神秘的“人子”在我们中间行走,显明是人,但也让人想起但以理夜间的异象,一位像人子的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治理世界。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又是受苦的仆人、神的羔羊,为拯救罪人献上自己。最令人震惊、惊心动魄、令人敬畏的,是正如使徒们所说的那样,他是神本身,不仅在一般意义上他是神圣的,尤其特别的、甚至更大胆的是,作为主(kurios),耶和华竟自己出现在我们中间,成为我们中的一个。

但圣经中并没有任何一处说到(像他其他的名字一样),说他是“神人”。 当我们用“神人”称呼他,在圣诞节庆祝他的诞生,我们其实并不是在严格地重复圣经术语,而是在使用神学成果。我们受益于几个世纪以来发出的忠实声音,受益于他们的汗水和鲜血,他们回应了那些试图错误地掩盖这个奥秘的人。

进入神人

对于使徒和最初的基督徒来说,很明显耶稣是完全的人。初代信徒中没有人怀疑这一点。他的母亲知道,她生了他。他的兄弟姐妹们都知道,他们和他一起生活,一起吃饭,摸过他,听过他的声音。与他同行三年的门徒也是如此,公开和私下都看到了他无可否认的人性。一大群人目睹了他的教导和神迹,看到他骑着卑微的驴驹进入耶路撒冷,接受审判,忍受诽谤,背着他自己的十字架,在漆黑的天空下以令人惧怕的方式死去。保罗写道,“一次五百多弟兄”(哥林多前书 15章6节)看到耶稣在被钉十字架后复活了。

但尚不清楚的是——在他的生活和事工中,他的门徒逐渐意识到(都明白地太慢了),随着他从死里复活达到高潮——这位耶稣不仅仅是人。毫无疑问,他的确是人。但以某种方式,耶和华亲自进入这个人里面,不是比喻意义上而是字面意义上——不仅仅是“属灵上”,而是在身体中,是完全的人,有会思考的灵魂,也有身体。

门徒和那些加入他们的人都来敬拜耶稣,一世纪的犹太人无法理解。显然,犹太人不敬拜摩西,不敬拜大卫,也不敬拜以利亚。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他们是犹太人,他们敬拜复活的基督(马太福音28章9节、17节;路加福音24章52节)。

所以,耶稣的门徒和他们同时代人的第一个问题不是,他是人吗?而是,他是神吗?复活回答了这个问题。

神可以是人吗?

想想看这种情况在后来的时代是怎样改变的,至少在那些承认“耶稣是主”的人中,这是他们信仰和敬拜的起点。对后来的基督徒来说——他们敬拜他,但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亲眼看到他、亲自触摸他——他的神性是显然的,他的人性却不太确定。有人会问,作为神的那位可能是真正的人吗?

就这个问题,我们简单了解一下来自各方面的挑战,文中的叙述是非常简化的版本。受希腊哲学的影响,诺斯替派声称基督不可能是真正的人,只是看起来是人。而受希伯来一神论的影响,以便尼派声称他不可能真的是神。在最初的几个世纪,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考验出现,关于耶稣是谁的核心真理并没有得到充分发展。

教会和她的会议没有提供关于耶稣的进一步启示——使徒们没有动摇他的人性或神性。相反,教父和信经努力保护一次交付永远交付给圣徒的信仰。并不是大公会议让耶稣成为神人,大公会议所确立的已经在使徒的著作中,也在神的右手边。

人能成为神吗?

三世纪的亚流问道,他真的是神,而不仅仅是神的第一个也是最伟大的创造物吗?尼西亚会议 (325) 回答说,他是真神:“出于神而为神,出于光而为光,出于真神而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一体(同质)。”随后,当著名的基督神性捍卫者老底嘉的亚波里拿留对他的人性范围提出新的问题时,君士坦丁堡会议(381)回答说,耶稣是完全的人,除了神性之外,还有人性。

后来,由于君士坦丁堡大主教聂斯托利的影响,一些人开始质疑,他是一个位格还是两个位格?以弗所会议(431)回答说,他是一个位格。当君士坦丁堡的欧迪奇和其他人作为回应,非常强调基督的合一性时,有人质疑他确实有两种本性吗?迦克敦会议 (451) 回答说,他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一个位格之内有两种完全的、不受亏损的本性:“不相混乱、不相交换、不能分开、不能离散。”

耶稣并不是在325年在尼西亚首次被宣布为神的儿子。他从死里复活,完全公开为神的儿子(罗马书1章4节)。教会在那时那地这样认识他,所以成为了教会。整本新约圣经也这样认识他,不仅通过直接断言的散文,也通过贯穿马太福音到启示录的诗意的暗示、神圣的提示、坦率的承认和特殊荣耀的一瞥构成的网络。

在圣诞节诞生

圣诞节那天,我们庆祝一项伟大的传统,纪念全能主上帝的诞生。耶稣是主:先存的、非受造的,是神本身,是完全的神。耶稣是救主:完全的人,从卑微的降生到牺牲的死亡,承担我们的身体、情感、思想和意志来拯救我们。他是宝藏: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在一个壮美的、复活的、掌权的位格中。他是重价的珠子(马太福音13章46节),是至宝(腓立比书3章8节),他不仅满足了神对人的一切要求,满足了对我们罪的神圣公义的要求,也用他独特的神人二性满足了人类灵魂的需求。

我们不仅是为神而造的;我们是为神人而造的。

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他的出生仍然顽固地困扰着今天自称世俗的人的日程。也许这不仅仅关乎历史和人们的实际生活。也许圣诞节呢喃的祝福,不仅让企业在这一天停止营业,也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徘徊,甚至麻木的心也在渴望这样的拯救。

神人已来,为我们,为我们的救恩。

(本文经授权翻译自渴慕神网站,阅读原文请点击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