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一场由蚊子带来的瘟疫,居然间接地促成了一个国家的诞生

今年7月,位于加勒比海的岛国海地总统若弗内尔·莫伊兹在总统官邸附近遇刺身亡的消息,引爆了国际舆论,也让这个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再度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不过鲜有人知的是,海地这个国家能够得以建立,居然跟一场来自非洲的恐怖瘟疫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要追溯海地的历史,首先得了解这个国家所在的地理环境。海地所在的岛屿名为“海地岛”,位于加勒比海西侧的古巴岛与波多黎各岛之间,是中美洲地区仅次于古巴岛的第二大岛屿。

而这座岛上以东西分界,占据着海地共和国以及多米尼加共和国。而海地岛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伊斯帕尼奥拉岛”(西班牙文:La Española),其意为“西班牙岛”。

至于为什么拿“西班牙”起名字,那还得从航海家哥伦布的地理大发现开始说起。

1492年12月,哥伦布首次抵达了这座岛屿,由于船只搁浅,他无法将随行的两艘航船的船员带回祖国,于是便在该的某处海角建立起了堡垒,以便下次将他们一并接回。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次年再次登上岛屿的时候,迎接他的只剩下满地的尸体。至于留在岛上的船员为何全部离奇死亡,原因还不得而知。

随后,哥伦布在岛屿北部建立起了最早的殖民地,这座岛上的殖民统治也就由此开始。

在当时,殖民者面对的是一个真正的“处女地”,岛上拥有约一百万的印第安原住民“泰诺人”,以及无数亟待开采的自然资源。紧接着,西班牙殖民者便在岛上开垦种植园、修建牧场并开采矿藏等开发工作。

而这些开发就产生了大量的土地需求以及劳动力缺口,为了争夺更多地盘、获得更多劳动力,殖民者就开始动了印第安原住民的歪心思。他们便开始大肆入侵印第安原住民的聚居区,并进行抓捕以及惨无人道的屠杀。

然而,随着殖民者进来的还不止有枪炮,还有可怕的天花瘟疫。对于岛上缺乏免疫力的印第安人而言,天花瘟疫无疑要比白人殖民者的坚船利炮更加令人恐惧。据历史学家估算,在殖民拓荒时期,整个美洲大陆的印第安原住民死亡数高达8000万,而绝大多数的死亡原因都是天花病毒。北美大陆尚且如此,更不要提四面环海无处躲避的西班牙岛了。

就这样,1544年,随着岛上最后一位印第安人离世,原有百万之众的印第安原住民就此绝迹,而距西班牙殖民者首次登岛,仅过去了不到60年的时间。

而当时,除了西班牙岛以外,美洲大陆上的印第安人灭绝并没有让贪婪的殖民者收手,既然没有本土奴隶可用,那就从非洲运过来,于是,在多方利益驱使下,世界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三角奴隶贸易”时期到来了。

不过让这些殖民者没有想到的是,正如他们往美洲带来天花病毒一样,随着非洲黑奴一起到来的,还有另一个恐怖的瘟疫——“黄热病”。

黄热病由黄热病毒引起,其通过埃及伊蚊的叮咬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而埃及伊蚊也是病毒的宿主之一。从症状来看,黄热病患者起初会出现发热、头痛、呕吐、打寒颤浑身疼痛等症状,2至5天后,患者会出现黄疸,眼睛和皮肤会泛黄,紧接着就会出现痉挛、昏迷,最终迅速死亡。

起初黄热病只在非洲本土黑人之间传播,然而随着奴隶贩卖的不断进行,携带黄热病毒的蚊子也一同抵达了美洲。

1647年,距离西班牙岛不远的巴巴多斯岛首次出现了黄热病的集中爆发,仅短短数月,当地死亡人数就达到了上千人,而其中绝大多数的死者都是白人殖民者以及当地原住民,黑奴却仅占极少比重。

原来,在长期的感染传播中,非洲黑人逐渐拥有了对于黄热病的免疫力,但对于此病基本没有免疫力的白人殖民者而言,这无疑是死神到来前的低语。

奇高的死亡率使得巴巴多斯岛上的民众无暇处理成堆的尸体,而当地炎热潮湿的气候也进一步加快了瘟疫的传播。果然,没过多久,黄热病瘟疫就开始从巴巴多斯岛开始,向北美、西印度群岛以及拉美地区迅速蔓延。

与此同时,海地岛也迎来了历史的转折点。1679年,法国获得了西班牙的承认,拥有海地岛的殖民资格。而岛上的奴隶贸易也并未因为肆虐的瘟疫而暂停,岛上依旧在不断涌进从非洲运来的黑人奴隶,到18世纪末期,海地岛上的黑人数量就达到了约50万人,白人殖民者的数量仅有不到4万,但就是这不足十分之一的白人却占据着超九成的财富与权力。

因此,随着人种数量差异的极具扩大,阶级、种族矛盾也在不断滋生。虽然黑人也有着少数非奴隶身份的混血人种以及自由黑人,但相较白人殖民者,他们基本也谈不上人权可言。

于是,在海地岛上,伴随着不断传播的瘟疫,反抗殖民暴政的暗流也在人群中涌动。

1789年,随着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人权自由理念也传播到了欧洲各国及其附属的殖民地,而在次年由法国国民议会通过的关于保护有色人种权力的法案也让持激进态度的海地殖民当局强烈反对,甚至不顾法令要求,继续在海地实行人种分化制度。

殖民政府蛮横暴戾的态度最终成为了黑人起义的导火索。1791年8月底的一个深夜,位于海地北部地区的20万名黑人发起了预谋已久的暴动。仅有寥寥数万人的殖民军队根本无法抵挡潮水般的奴隶暴动,短短两个月,暴动的黑人便夺下了海地北部的基本控制权。

消息传到法国国内,引起举国哗然。但是,刚刚经历完大革命的法国也是时局混乱,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管理远在大洋对岸的殖民地暴动。直到次年才向海地派出了镇压暴动的军队。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受国内阶级革命的影响,支持保皇党的海地殖民政府居然将前来协助镇压黑人起义的革命党军队一并当作打击对象,大肆攻击镇压军队,就这样在阴差阳错之下,从法国赶来的军队开始与黑人起义军进行合作,共同击垮了殖民政府的军队,顺势解放了海地全境的黑奴。之后,法国部队也陆续撤出了海地。

而与此同时,海地黑人起义暴动的消息也传到了周边的殖民地政府耳中,英属牙买加殖民当局害怕本地黑人效仿起义,所以也在1794年迅速向海地派遣了镇压起义的部队,并进驻了太子港。

面对装备精良的英军,黑人起义军毫无招架之力,迅速丢掉了海岸沿线的港口城市,进而被驱赶到了内陆的山区丛林一带。但沉浸在胜利中的英国人没有料到,对他们而言,最棘手的不是起义军的反击,而是肆虐的黄热病。

英国军队一登上海地岛,黄热病就如影随形进入部队当中,开始收割士兵的生命,数个月的作战让英军伤亡惨重,总共2万余人的军队最终竟丧生了1.3万人,而其中的95%都是惨死在黄热病的折磨下。

就这样,黄热病竟然成为了海地黑人起义军扭转战势的极大助力,无力再战的英军面对起义军的反击攻势毫无办法,只得与起义军签订停战条约后悻悻离去。

而在与英军战斗的这个时期,一位出身于种植园黑奴家庭的将领杜桑·卢维图尔也凭借着卓越的军事才能与威信在起义军中崛起,并登上海地历史舞台,最终成为解放全岛、建立政权并正式废除奴隶制度的开国元勋。

此时,海地政权已经基本建立,距离独立建国就差临门一脚。而海地的正式建国,跟黄热病依旧有着不可分隔的联系。

1801年,杜桑颁布了海地宪法以及独立宣言,宣布正式废除奴隶制度,所有海地人不分种族、肤色,一律平等。而海地制宪会议的召开也引起了拿破仑的强烈不满,次年,拿破仑派遣自己的妹夫夏尔·勒克莱尔率领着54艘战舰以及近4万名法军士兵登陆海地岛,计划收复失地恢复殖民统治。

历史总是出奇的相似,跟7年前的英军一样,战争初期,法军凭借着摧枯拉朽的攻势再度轻松击溃了黑人起义军,再次将其从港口城市赶进了内陆地区的丛林中。

但是,黄热病再度成为法国远征军的梦魇,几个星期之内,黄热病让士兵成群结队的倒下,法军数量从原先的3万多人锐减至不到3000人,而拿破仑的妹夫也因感染了黄热病而客死他乡,被瘟疫折磨的再无还手之力的法军只得转攻为守,最终于1803年被迫退出海地岛。

在法国与海地交战期间,节节失利的海地起义军一度被迫与法军议和,而单枪匹马深入敌营进行和谈的杜桑也不幸落入法军圈套,随即被押送至法国,1803年4月,这位海地的开国功臣在法国的监狱中离世,享年60岁。在杜桑离世后,他手下的得力干将让·雅克·德萨林接替起义军的领导权,带领军队对法军展开了一系列的反击攻势,最终成功将其赶出了海地岛。

1804年1月1日,德萨林以总督身份正式宣读了独立宣言,并依照阿拉瓦克语,定国名为“海地”。就这样,在黄热病瘟疫的间接帮助下,第一个由奴隶起义建立的国家——海地正式登上世界历史的舞台。

回望美洲大陆长达数个世纪的殖民历史,白人殖民者在天花瘟疫的帮助下,灭绝了美洲大陆的原住民,用鸠占鹊巢的方式建立起了殖民统治,又因其进行的“奴隶贸易”造成黄热病瘟疫的肆虐的恶果,最终自讨苦吃,遭受报应。尽管奴隶制度已经远离了现代文明社会,但这血泪编写的苦难历史也是全人类不应也不能忘记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