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感恩节——难忘那位萍水相逢的阿姨

感恩
感恩

2010年清明节当天,在去山上扫墓返回公交车站的路上,遇着一位年过七旬、穿着时尚的阿姨。空荡荡的路上就我们俩人,于是我们就搭起话来。

我们一说话,听出对方都会说普通话时,就很高兴,终于有人可以说话了,免得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寂寞。

当阿姨听说我是某村某家的时候,一下来了兴趣,我这个北方人来到此地,阿姨早就听说了,周围村庄的人没有不知道的,我一开口,北方口音,一下就听出来了。

聊天中,得知阿姨家在离我不远处山脚下的一个村庄,因为我们平时都不在家,所以彼此不认识。但阿姨能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令我很惊奇。因为我们这里上了年纪的几乎没有会说普通话的。

阿姨说,她在宁波待了好些年,给儿子、女儿带孩子,所以学会了普通话。她也是清明回来扫墓的,现在返回宁波去的。

“我家以前很苦的,十里八乡没有我家这么苦的。我婆婆去世的早,公公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不过现在好了,俩个孩子读书好,有希望了。女儿读高山,儿子读高一……”

我们走到了车站,上了公交。车子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快速地下旋,有点颠簸,我们都没有说话。

半个小时后,车停在了镇上车站,我们下了车,这时已经四五点钟了。

阿姨去宁波乘车要路过我住的门前,所以我们又能一起走一段路,多说几句话。当走到住地时,发现路口边上有好些人。我对阿姨说,我就住在这楼上,一个信主的姐妹家里,阿姨停了下来。

天不早了,阿姨赶紧去赶车还来得及,再晚就没有车了,我心里这样想。但我看见阿姨没有急着去车站的意思,而是跟着我往里走,我赶紧说,阿姨,我住在五楼,跟我去家里坐会儿吧,阿姨连忙绕手说不上去,还要回宁波。可是阿姨又没有走的意思,站在那,扭着头左右观看,我一时猜不准阿姨到底什么意思。

当我走到楼梯拐角处,阿姨跟了过来,看看左右没有了人,从兜里掏出两张百元纸币,塞到我手里,说,女儿读高三,得补充营养,让我给女儿买好吃的。

原来如此,我连忙说,阿姨,谢谢,我有的,心意我领了,这是万不能要的。

阿姨看我执意不要,索性把钱往我手里的塑料袋一塞,转身走向车站的方向,我一下愣在那里,一阵春风吹来,望着阿姨远去的背影,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

后来,我一直等着能见到这位阿姨,或者逢年过节,能再遇着这位好心的阿姨,除了把钱还给阿姨,还要好好谢谢这位阿姨。后来也给丈夫说过这位阿姨,但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都没有再遇着这位好心、和我萍水相逢的阿姨。

时间在飞逝地流过,期间经历了很多人和事。但这位阿姨,我始终不能忘记,阿姨的一举一动在我脑海里不断地回放。

在这些感恩的日子里,感恩的话题很多,不论是主内亲人或是未曾识主之人,凡我所遇见的都见证了神广阔无边的大爱。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主施恩的手总是在护卫着我。

就如这位阿姨,我们平素相逢,也是短短几个小时的认识,但她所作在我身上的,却成了我永久的记忆。这记忆,犹如大浪淘过沉淀在心里的金子,在茫茫人海里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杭州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