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特稿】江苏丹阳80岁孙兆成长老:这信仰我守住了

“有人信了一半就不信了,也有人信仰不坚定。在基督信仰上,我是坚定要信到底的。”在回忆自己走过的70多年的信仰道路时,孙兆成长老坚定地如此说道。 

这几句简短的告白,包含了他儿时被奉献到教堂里的“撒母耳”的生活,在职场中拼命工作得到世人认可的生活,为了市区以及基层教会建堂的奔波生活,还有为了牧养信徒的“牧人”生活。 

儿时,是住在教堂里的“撒母耳” 

1893年,美国卫理公会传教士来到丹阳传福音。传教士在新民西路建立了丹阳市基督教福音堂。生于1892年的孙国文和妻子蒋爱道1943年信主后在福音堂聚会,并且作为义工参与服侍。孙国文负责打理教堂内的花草,蒋爱道服侍一位全职的女传道张慕德,帮她做些针线活。 

孙兆成从小就跟着养父母孙国文夫妇去教堂,并于8岁受洗归主。他笑着回忆在主日学的经历:“有人问我信耶稣好不好?我说好!有糖吃,有牛奶吃,有饼干吃,还给衣服穿。坐在小板凳上,拍着手一起唱歌,肚子饱饱的。” 

孙兆成读小学时,住进了教堂。孙长老在纸上画着当年教堂的草图告诉笔者:当时,教堂后面有座牧师楼,教堂还有一个附属楼,他当时住在附属楼里。因孙兆成是养父领养的,后将他奉献给教会服侍教会,跟圣经中的撒母耳的经历类似,所以张慕德给他起名“撒母耳”。 

“撒母耳”在教会每天晚上负责关窗、关门,早晨起来再开门,当教会晚上有祷告会时,待聚会结束他负责关灯、关门。 

在这段儿时时光,孙兆成虽然没有记住什么大道理,但从传教士以及弟兄姐妹们的生活中,他领受了“施比受更有福”的真理,而且在信仰上深深地扎下了根。 

那时弟兄姐妹之间彼此相爱的场景令孙兆成难以忘怀。孙兆成出生于1942年,在解放前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时常食不果腹。当时粮食紧张,孙兆成的父母常常把家里的蔬菜、粮食送到教会。有家境困难的信徒,大家会一起来帮助。 

“当时,在教堂大门口建起了一口大锅,在那里做稀粥,农村的信徒拿来小菜,凡是有需要的人都可以过来吃。我父亲负责烧粥,我帮忙添柴火。”孙兆成感慨地说道,“那时教会里特别有爱,我受到的影响很大。” 

除了表面看得见的爱心,孙兆成还看到了牧者为了传福音所做的牺牲。当地一对自立传教的牧者夫妇(斯吾铭牧师和妻子刘路得老师),在一边传福音的同时,妻子还要靠做缝纫工作维持生计。即便如此,每当孙兆成过去时,他们还是热情地接待他。 

就读初中时,孙兆成离开了居住几年的丹阳福音堂。不过每周六他就回到教堂,周日早晨由他来开教堂的大门,并且他也在教堂参加主日崇拜。另外,因为教牧人员听不懂丹阳话,他会陪伴着到农村信徒家探访。 

初中毕业后,他进入了人生另一个阶段——职场,此时,他通过努力工作,使自己的信仰得到同事以及领导的认可。 

在职场尽职尽责,得到领导及同事的认可 

进入职场后,孙兆成始终记得自己基督徒的身份,努力工作,不偷懒。逐渐地,在自己所从事地机械行业中,他在多方面都是佼佼者:获得机械工程师职称,是七级钳工,还担任过车间主任,设备科、保卫科、基建科科长。1993年,在科技兴镇的政策下,他担任过一个乡镇企业的副总,结束后在技校做了十多年的老师。 

孙兆成所在的丹阳国营单位有员工近两千人,他所负责的车间属金加工、电工等复杂工种。在工作期间,他常年无休,如果设备出现故障,大半夜他也要去维修,节假日还要进行设备大维修。 

提到这段经历,孙兆成的老伴很有意见:“家里的什么事情他都不管,孩子的读书他也不管,我大着肚子还要料理家务。”对此,孙兆成晚年时感到亏欠,尽量多陪家人作为弥补。 

孙兆成的儿子跟他是一个部门,他对儿子格外严格。儿子上班迟到时,他就扣儿子工资,儿子回家就向妈妈诉苦;儿子被评上先进工作者时,他担心这个跟自己车间主任的职位有关,就把儿子的名额撤掉,让给其他同志。 

孙兆成说,在全厂两千人中,只有他一人是基督徒。每当到了星期天,即便需要加班,厂长都会主动跟他说“你去教堂阿们吧”。 

当有基层教会同工为了建教堂到工厂找他时,进场原本要登记,出厂也需要登记,但门卫听说是找孙长老的,就说“阿们的”来了,直接就让进去了。孙长老略带开玩笑地说:“我在工厂所在的办公室就像三自办公室,在这里接待信徒,一些教堂的图纸也是在单位画的。” 

职场的工作占据了孙兆成绝大多数的时间,然而,他的这一经历在推动丹阳市区以及基层教会建堂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为建堂奔波20年,推动17座教堂建设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内各地教会陆续恢复聚会。此时,丹阳福音堂被民生印刷厂占用。孙兆成弟兄同几位弟兄姐妹只好在丹阳乔家巷的一个姊妹家办起家庭聚会。慢慢地,聚会人数多了起来,有三十多人,屋子狭小,无法正常开展活动。 

1984年,孙弟兄同两位姊妹开始为了落实宗教政策奔走,希望可以恢复在丹阳福音堂聚会。这个愿望未能实现。最终,教会获得了民生印刷厂一笔9000元的补偿款,由宗教局宗教科负责在丹阳老西门大街购置一光学仪器厂旧厂房,改造成福音堂。 

十多年后,福音堂已有信徒两三百人,老教堂不能满足聚会要求,而且老教堂已成为危房,建新堂迫在眉睫。 

2006年6月,在丹阳市政府和民族宗教事务局领导的关怀和支持下,基督教福音堂在丹阳市北二环路获得5亩土地重建新堂。新堂于2007年8月破土动工,2008年8月竣工,当年11月投入使用。教堂建筑面积1842平方米,高32.8米,可容纳1000多人聚会。 

现今的丹阳福音堂是孙兆成长老推动建设的首座教堂,对于当初的建设场景,他记忆犹新——“真的受罪啊!” 

丹阳福音堂毗邻一座清真寺,二者同时获得了宗教场所用地。当得到批地后,孙长老连夜在二者的边线上打起了桩子,防止之后因土地起纠纷;

教堂后面有一个养猪场,将一头两百斤的瘟死猪扔到了计划建清真寺的土地上。孙长老发现后,担心伊斯兰教信徒发现后不要这块土地,教堂的土地因此不保,于是一大早请挖掘机把死猪拉走、掩埋;

教堂旁边是菜地,因为建教堂,导致雨水灌入菜地,农民两次推倒教堂的院墙,孙长老赶紧挖了引水渠解决了这一问题;

教堂所在地地势低,孙长老清楚地记得,当时拉了九百多车土,打了三千个桩、灌水;

为了保证工程质量,有时他晚上拿着手电查看建筑用的钢材规格;

当教堂校验时,他在工地露天坚持到天亮;

立教堂顶部十字架时遇到了大雨,孙长老请信徒们在下面祷告,他背着红色的不锈钢十字架爬到了教堂顶部,立起了十字架;

建教堂几乎是白手起家,由施工方垫资,共计花费两百多万,教堂建好后两三年才还清债务;

……

福音堂的建堂资金除了本堂信徒的奉献,还来自丹阳各基层教会的奉献。孙长老骑着摩托车到基层教会讲道,同时为了福音堂筹集建堂资金,有的堂点奉献两万,有的奉献三万,都是现金,他骑着摩托车带回教会。 

在建堂过程中,孙长老有时也会软弱。当他看到社会上那么多高楼大厦时会想,既然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大能者,为何批土地、筹集建堂资金这么难?后来在侍奉中他明白了,祷告是有用的,建堂跟建社会上普通的建筑不同,是具有永恒意义的。 

建堂过程中有许多劳心劳力的事情,其中包括丹阳多座教堂的设计图是由他绘制的,及办理有关手续。 

提到教堂的设计,孙长老不由地兴奋起来,说他设计的每个教堂各有特色,都不一样。这件对大多人来说很艰难的工作,身为机械工程师的他却觉得很简单,“建筑图纸相比于机械图纸,简单多了”。有的教堂图纸需要画上一两天,多的则要画上一周。孙长老乐此不疲,“我可以熬夜画图的”。 

孙长老向笔者讲起了福音堂的设计:本来计划画成哥特式,那样造价太高,需要500万元,就做了些改动;教堂内圣台后面的墙面上以及教堂顶部十字架下的台柱做成耶路撒冷城墙的设计;教堂门面墙壁上布置了一对衔着橄榄枝的和平鸽;教堂门口处设置一个屏风,上面绘制了最后晚餐图;教堂主堂设置成40°的坡度,如此后面的信徒也可以看清讲台…… 

丹阳福音堂建成后,各乡镇教会陆续开始建堂,孙长老持续为此奔波。当时丹阳各教会的负责人大多是姐妹,有的才三十多岁,为了建堂,她们经常找孙长老帮助(因他担任丹阳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主席),说到动情处就落泪了。孙长老的妻子就看不下去了,赶忙催他:“你赶紧帮助跑吧,你看人家都哭了。”孙长老感慨地说道:“许多教堂是在祷告的眼泪中建立起来的。” 

在建堂过程中,因为他的专业知识,为建堂的质量提供了保障。在丹阳埤城福音堂的建设过程中,他发现施工方偷工减料,用7公分乘7公分的钢铁代替图纸上所要求的10公分乘10公分的钢铁。他立即指出施工方的问题,施工方的领队找到孙长老,拿出六万元要给长老,说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想要掩盖过去。孙长老坚决不同意,说这是为上帝建圣殿,他可不敢这么干。最终,施工方只好拆掉那部分,重新按照图纸要求建造。如此,施工方损失了十多万元。 

当笔者询问孙长老建堂过程中最艰难的地方是什么时,他的回答令笔者意想不到——“跟姐妹们相处”。他说,作为一位四五十岁的弟兄,总是跟一些姐妹打交道,带着姐妹做工作,这令他很为难,担心别人说闲话。为此,他在跟姐妹们一同服侍的时候特别注意,如果要一起去一个地方,他不会骑摩托带着姐妹,而是让姐妹自己坐公共汽车。如此,他一路服侍下来,没有在生活作风上遭人诟病。 

就这样,孙长老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在丹阳各地帮助推动建立了十七个教堂。 

到老也不能放弃的“牧人”生活 

从1988年至2017年,孙兆成长老担任丹阳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主席三十年,其中还多年担任镇江基督教两会副主席、副会长,丹阳市代表宗教届政协委员和政协常委。因为职场的工作占据了他大多数时间,他无法委身在一个教堂服侍,在服侍上更多是推动建教堂。即便如此,他始终没有放下“牧人”的身份,尽自己的努力去牧养群羊。 

孙兆成于1996年9月22日被按立为长老,他自豪地说,他是改革开放后镇江教会按立的第一位圣职人员,他的教牧编号是“苏LF0001”。因着当时缺少圣职人员,他服侍的担子就重了。 

在孙长老家里的一本圣经扉页上,他写道:“赶快作主工:‘荣神益人’。……基督徒就是神的工人,就有工作的本分。……现在真是恩门大开的时候,正是拯救的日子。弟兄姐妹们,今天若不赶快作工,将来你必懊悔不及了。” 

除了在福音堂讲道,孙长老常常骑着摩托车到各乡镇教会讲道。孙长老说,有的乡镇教会距离丹阳市区一二十公里,他去的最远的是距离市区40公里左右的皇塘镇教会,都是骑着摩托车去。 

有一年冬天,孙长老骑摩托车到离市区二十五六公里远的新桥教会讲道,在一个饭店湿滑的路口摔了一跤。好在他当时戴着头盔、穿着一身皮衣,没啥大碍,他赶紧爬起来,摩托车还没有熄火,就继续赶路,准时赶上了聚会。 

“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下雪,只要答应了就肯定过去,因为那里有会众在等着。”孙长老的这种服侍精神,令一些教牧同工和信徒深受感动。 

在孙长老带笔者走访基层教会(新桥镇神恩堂,后巷镇鸿恩堂,埤城镇福音堂)的途中,他不时向笔者介绍,从这条路可以通向这个教会,从另一条路也可以通向这个教会,他对基层教会的熟悉令笔者佩服。 

在笔者随同孙长老走访过程中,丹阳市基督教三自爱国会现任主席陈玲娣长老以及埤城教会的创始人、今年83岁的陈正华姊妹,都表达了对孙长老为了建堂跑手续以及帮助基层教会牧养的感谢。 

当谈到教会发展的要诀时,孙长老结合自己的信仰、服侍经历谈到了三要素:同心合意的祷告,探访,见证。 

孙长老多次强调,“诚信祷告是有用的”。孙长老所谈的祷告包含行为,他认为,不能只是天天在教堂里祷告,求神加增信主的人数,而是祷告后要行动。他举了一个例子,如果想要庄稼收成好,那是需要撒种、施肥的。 

关于探访,孙长老指出,其本质是爱。探访工作做好了,可以复兴教会。一个信徒没有来参加主日礼拜,第二周就有教会同工去他家探访,你说这个教会能不发展吗?教牧同工在探访时要一视同仁,不能只探访跟自己关系好的信徒。 

在做好探访工作的同时,孙长老和妻子特别愿意接待。金陵神学院学生每周日到教堂实习时,他就安排到自己家里吃住。孙长老说,他到江苏一些城市开会、走访时,经常有牧者会让他给师母带信问好,因为他们还记得师母当年烧的美味菜肴。 

当教会从神学院迎来了新的传道人时,孙长老夫妇会努力帮助安顿。丹阳教会的杭牧师,当初刚到丹阳福音堂时,孙长老家接待了一个月,还为她预备了生活用品。丹阳福音堂的青年牧师崔虎,是孙长老夫妇乘面包车去金陵神学院接过来的,当天还下着大雨,在路过水坑时,车牌都被冲掉了。 

孙长老指着他家墙上挂着的他的书法以及雕刻作品说,《舍得》,舍得,舍得,大舍大得,小舍小得,不舍不得;“施比受更为有福”。 

孙长老还跟笔者分享了一件他探访神学院的趣事。当金陵神学院还在老校区的时候,在庆祝复活节时,孙长老会代表教会拎着两篮子的鸡蛋送到神学院,这些鸡蛋他们自己还给涂成了红色。神学院的老牧工很受感动。因为用胳膊拎着时间太久,篮子在他胳膊上留下的印记半小时才能消。 

“没有见证的教会是死的。”孙长老说道,“要见证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不能做假见证。” 

即便如今已经80岁了,孙长老还是坚持一个月到基层教会讲道两到三次,近处的教会他骑电动车前往,远处的就乘公交车或者让家人开车带着去。 

在孙长老的讲道本中有一篇题为《生命的标竿(人生的标竿)》的讲道稿,其中写道:“人生在世,忙忙碌碌为的是什么?功名利禄、声色犬马,当死亡来临时这一切的意义何在呢?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能带走什么呢?当我们来思索这个问题时,我们不禁要问:人活着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什么才算是有价值、有意义的呢?” 

孙兆成长老用自己走过的人生路回答了这个问题。 

对于自己能够一生持守住基督信仰并且始终是义工服侍,孙长老归功于两方面: 

儿时信仰环境的影响——有宣教士利他的爱,有基督徒养父母对信仰的虔诚以及对他的爱,还有教会中弟兄姐妹之间的彼此相爱; 

另外一方面更重要,就是神的恩典以及对神的敬畏:“我们付出的,与神对我们的爱不相称,因为神赐给我们的爱胜过我们的付出。耶稣说他将来还要再来,审判活人死人,那时我是否可以达到标准?” 

孙长老目前最急切的盼望是,教会中的年轻人以及他家族中的后代可以传承基督信仰:“我老了,历史使命完成了,现在要把接力棒交给年轻人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