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教会大学——一段被尘封的历史(3):大学里的宗教氛围

齐鲁大学:

由教会所办,宗教气氛浓厚,学校有单独的神学院,还特别建了一所规模宏大的康穆堂,是专为做礼拜或其他宗教仪式使用。由于这所大学是由许多教会联合创办的,而校内又有各大教会的外籍代表,因而宗教活动方式就花样繁多,所谓“主日活动”是固定的,一些团契会和查经班以及唱诗班更是五花八门。

外籍代表各有一伙学生为基本成员,他们约定时间在外籍代表家里聚会。除了吃茶点,就是查经和祈祷,形成了一个小圈子。

在医学院附属医院,一般候诊的病人都能听到专职传教人员为他们传讲“神爱世人”的福音;在病房里,每天也有专人为病人祈祷,劝他们信仰耶稣基督,墙上、走廊里都有关于福音的宣传画。不论是医学院或附属医院,每日早晨上班前,照例有晨祷例会,上至院长下至员工都必须参加,每天都有轮值的教职员工和学生主领诗歌和祈祷。

学校为了鼓励教职员工和学生多参加祷告会,常利用“早祷会”结束后的时间,临时公告与大家相关联的事情。因此原本与教会无关或不信神的教职员工和学生,也不得不去参加祈祷会,故而久而久之,信神的人越来越多起来。同时对于非基督徒学生也有一定影响,为了“明哲保身”“识时务者为俊杰”,就不得不去教堂或参加其他聚会活动。

为了传讲福音,大学也有许多优惠条件:比如各教会可以向大学保送学生;大学开办初期,根本不需要什么考试,有时虽然表面上必须经过入学考试,但报考学生只要与教会有关系,就可享受优先录取的优待。

在经济上,这些学生还可以得到免费或津贴,另外凡毕业于齐大的学生,其子女在本校求学可享受免交学费的优待。有的还可以选派前往海外求学。

圣约翰大学:

每早晨二十分钟和星期日上午一两个小时“做礼拜”,每日早晨上课之前,全体学生千余人聚集在大礼堂,校长和教授们都聚在大礼堂的讲坛上,由校长领着祷告和朗诵圣经,依例全体都要跪着。除了前两排同学因为太近了不得不跪下,后面的同学就坐在一排排矮椅子上,和跪下的样子差不多。星期日上午大家又坐在教堂里听道。

岭南大学:

学校对同学们的宗教信仰非常注意,用以评定一个学生的品行好坏标准是看学生对基督教的信仰如何。圣经是必修课,学习圣经的成绩对于一个学生的分数关系就很大。圣经成绩好的人分数就高,反之就低,甚至有的就有不及格的危险。学校每班都有学生顾问,管理学生生活,管理学生的各种活动,实时查考学生的言行,学生的品行的分数都由他们评定。

学校规定每个同学到参加每天的早会和星期天的礼拜,无故缺席的要受记过处分,早会的内容:唱圣诗、做祷告,还听基督教的宣教。礼拜的仪式比早会更隆重,花的时间更长。

此外还有查经班和其他春令会、夏令会等各种各同样的宗教组织的活动,教师想尽办法鼓励参加,学生顾问特别留心大家的宗教信仰状况,通过谈心、会餐、游园等方式引导参加,还利用基督教同学影响非基督教同学,使他们慢慢地受洗入教。学校有青年会组织,每个同学都应参加,一些活动无不带有宗教特色。

学校对基督徒有各种优待。附中和华侨中学每月只能去广州一次,而入了教的学生却可以到礼拜堂礼拜,顺便多去游玩一次。学校有免费名额,专供牧师子女和虔诚信徒入学读书,以培养他们成为终身委身基督,服侍教会的人才。

基督徒学生有的获得学校器重,在大学毕业前,先在学校工作一个时期,然后被保送到与岭南大学有联系的美国大学深造,获得博士硕士学位,而后再回国担任教会或本校要职。李应林、陈受颐、朱有光、温耀斌、何荫棠、陈荣捷等都是这样,学成后担任校长或教授,成为学生们仰慕的榜样。

学校每年要吸收一部分同学入教,校方对此非常重视,同学们除了参加宗教活动外,还要出席学校特定的宣教大会,邀请基督教名人前来布道宣教,当时世界的基督教著名宣教牧师艾迪博士就曾莅临宣教几次,在其影响下,不少同学受洗归主。

东吴大学:

宗教气氛浓厚,虽然未限定教职员和学生必须是基督徒,但严格规定圣经为全校公共必修课,学生必须每天上午参加祈祷短会和每周日在附近教堂举行的礼拜。

此外,学校每年还进行宗教周,宣讲基督教教义,动员师生信主。到20年代中期,东吴大学在十余所教会大学中对某些规定作了修改,如1925年取消强迫学生参加祈祷晨会;翌年又将圣经必修课改为学生自愿选修宗教课程,并取消了星期日必须到教堂参加礼拜的硬性规定。但是每年的宗教周活动一直未中断。

沪江大学:

最为注重各种宗教活动,因当时创办初期是以神学院为基础的,宗教课程一直被列为 必修课。

1927年,由于当是中国政府规定学校不得以传教为宗旨将课程列入必修,校方被迫将宗教课作为选修,又将神学院重新划分,专门进行宗教教育,沪江大学日常宗教活动极其频繁,除了经常性的布道会、祈祷会、主日学、灵修会、查经班等形式外,还有定期的“宗教认识周”“布道奋兴大会”及夏令营活动,校内对信教学生加以优待。设置的助学金主要以基督徒为主要对象。

校内宗教团体以北美协会严密控制的基督教青年会规模最大,经常在学生中间开展各种宗教活动和联谊活动,并深入青年职工,设立夜校,组织职工互济会,积极开展宗教工作。

浸礼会组织成立了沪东浸礼公会,为沪江大学最高评议机构,成员由校内中西教徒组成,实际有浸礼会美国代表控制。职权很大,除控制校政及校内宗教活动外,还设立了“乡村改进社”及“沪东公社”两大机构。

燕京大学:

据赵紫宸回忆,论到宗教学院的生活,当然是宗教生活。大学里每日有朝会(就是早礼拜),宗教学院参加了这个,学院里就不必有适合神学生特殊需求的早礼拜。每晚有晚礼拜,但是教授们散居在燕东园、燕南园、明润园,谁也不愿在临睡前领导学生们做晚课,一切听其自然。

除了礼拜天,燕大基督教团契主持大学礼拜,宗教学院也参加这个礼拜,学生实习可以到工人礼拜这方面去试做,不然还可到城里教堂服务,由教会方面领导学生,还不用教授费心。

老子的“道法天”“天何言哉”,庄子的“逍遥游”“悠哉悠哉”,正是燕大宗教学院的写照。

(资料来源《民国趣谈:教会大学》韩淑芳主编,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深表谢意)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