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讲道人很少说的一句重要的话

作为公众人物,是否一定要在各种场合给出批评建议或者发表“权威意见”?作为领袖,你是否意识到有没有话可以说、没有安慰可以提供、没有解决方案可以给的时刻?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SermonCentral的一位作者说,以她对当今媒介令人沮丧的观察,人们对“我不知道”这句话常常有着过于敏感的反应。

以下是作者的文章翻译:

不管是不是明显,有一种看法是公众人物需要对所有问题拥有权威的立场。我不能理解,因为对我自己来说,我一直在学习和成长,所以我很确定,与之前的我相比,今天的我是最聪明的。但是学习和成长过程的一部分是痛苦地意识到还有很多是自己不知道的。就我而言,当我不知道某件事的答案时,我越来越愿意说“我不知道”。

我并不是用某种后现代模糊的方式做这个表达,后现代的看法是没有人能真正知道如何思考任何事情,在我所知道的我自己的故事之外,没有任何权威。我的看法是有很多事情我觉得我知道,很多事情我认为我可以做权威地陈述。但我认为你不应该相信对所有事情都发表权威意见的人。

为什么神医治一些人而不医治其他人,为什么神以这种方式回应这个祷告而不回应其他人的祷告,相似的问题一直出现。我相信,神所做的任何用他美好的未来打断现在历史进程的事情,都是在创造恢复时将要发生的事情的记号。但为什么这些事发生在一些人身上而不是另外的人身上?我不知道。

我知道神完全的启示在耶稣基督身上。神是什么样的,定义这个问题的答案来自我所看和听到的耶稣这个人,他的生活,和他的教导。但是,当我看到旧约中一段与我的假设不太相符的经文时,我不会试图将经文叙述尖锐的边缘钝化以适应我的框架。我可以说,“那段经文对我来说有点难理解,我不确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福音派领袖接受采访时被当作专家对待,他们被问到这个候选人或那个候选人是否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多么容易、明显的机会说“我不知道”——就像我们可以权威地知道另外一些事一样自然。我们不是神,不能决定谁是真正的基督徒而谁不是。但他们相信媒体,相信自己是“权威”,继续回答不能也不应该回答的问题。

悲剧来袭,灾难降临在我们头上。孩子,母亲或父亲意外死亡。医院给出令人心碎的诊断。这是需要说那些无法言说的事情的时刻。圣经中最令人痛心的场景之一,耶稣的朋友拉撒路死了,四天后耶稣来了。所有人都看着这位先知、圣人、主、夫子、智者中的智者,他们在等待医治的话语,解释的话语,安慰的话语。 如果说对讲出山上宝训的人有什么期待的话,肯定是言语的恩赐。

然而,期待的重量压在耶稣身上,那些和拉撒路最亲近的人得到了神无言的礼物。他们得到的答案是神悲伤的脸,是耶稣的眼泪。没什么可以说的。这是悲伤的时刻,不是给答案的时候。

然而,为什么作为领袖,我们似乎从来没有意识到有没有话可以说、没有安慰可以提供、没有解决方案可以给的时刻?有时,神圣的、智慧的、怜悯的、良善的、被选定的回应——就是闭上嘴巴。如果需要一个答案,就让答案是你的眼泪或你的陪伴;是像见证一样有勇气和智慧的人们说的“我不知道”。有些问题不是机会,而是诱惑——扮演神的诱惑,扮演专家的诱惑,扮演医生的诱惑,建立平台或声誉的诱惑。如果有什么让我害怕的话,那就是在神自己都不说话情况下说出的话。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