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寻找讲道灵感的五种方法

主日礼拜该讲什么?

你问这个问题,是在找讲道灵感。有时候可能祷告着自然就想到了。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寻找讲道的灵感,需要查考圣经,同时结合现实的处境。

1、从圣经经文中寻找讲道灵感

从圣经经文中找到讲道的灵感,需要先根据上下文研读文本,理解经文内容。不过作为一名讲道人,一旦你知道了经文在讲什么,你就会回到经文所要传达的思想(想法、比喻、画面)中找到讲道的切入点。

当你思考这些圣经经文时,问问自己:“在今天的情况下,什么和这段经文描述的想法/画面/言语相似?”这种相似可以是动态等效,需要仔细思考。确定一个等效想法时,不要过分拘泥于文字。例如,在马利亚和马大的故事中,马利亚渴慕耶稣话语的形象动态等同于在当今语境中仔细聆听耶稣话语的任何行为。而一个非动态的或字面上的等价物只会关注于忙碌的女性花时间(或不花时间)聆听耶稣的话语和思想。这可能会限制和过度缩小经文的含义。

如果你从这个切入点准备讲道,讲道的内容就是经文所要表达的意思,以及鼓励会众在自己生活中活出圣经的教导。

2、从圣经经文的历史背景中寻找讲道灵感

使用这种方法,你会通过圣经经文的历史背景找到讲道灵感。通过仔细的释经研究,你可以知道经文的历史、传统、社会和宗教背景(出埃及、流放、贫穷、帝国、旷野、逾越节等)。今天的会众其实是生活在圣经人物的历史延长线上,讲道中你可以提问会众:“我们今天的人在出埃及、贫穷或其他类似情况中又有怎样的挣扎?”

例如,在切德·迈尔斯(Ched Myers)对马可福音的注释中,他认为“得人渔夫”最适合在帝国的情况下理解,在帝国里,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他指出,马可的听众会将这个当作具有末世性质的话语,和耶利米书16章16节、阿摩司书4章2节当中渔夫的形象联系起来,在那里鱼钩和网不仅用来聚集神的选民,而且用来将作恶的人从他们中间分别出来。处在后安然、债务危机中的人,讲道人会发现第一世纪与帝国的斗争与他们的挣扎之间有着强烈的历史连续性,他们也需要“得人渔夫”,聚集受伤的人,向帝国的大公司宣布审判的话语。

如果你从这个角度准备讲道,你的会众听道时想到的,和当时马可、马太的听众或者流亡时期的人们所想的不一样。实际上,你是在邀请听众继承前辈的信仰,并在我们今天活出来,邀请他们在信心的历史的延长线上过自己的生活。

3、从圣经经文的语言或修辞中寻找讲道灵感

这种方法是从经文的表面寻找讲道灵感,即文本的语言或修辞的作用。这个角度是在说,“这段经文听起来像XXXX”(祷告、哀歌、赞美、情人的争吵、谈判、争论等)。比如,汤姆朗(Tom Long)有一篇讲道是关于耶稣小时候去圣殿的,他感受到经文所用的语言似乎在呐喊:“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是一个谜!”“你有没有觉得发生了一些你不明白的事情?”他用一连串的追问让读者更深入地了解由文本语言所描述的耶稣的奥秘。

当你从这个角度讲道时,你的会众将不会听到太多关于经文本身的内容,而是对文本修辞或交流力量的重现,是从经文使用的语言和修辞中所感受到的内容。

4、从圣经经文的神学主张中寻找讲道灵感

使用这种方法,你的神学实践(福音派、解放主义者、女权主义者等)和/或你的传统(路德教、改革宗、罗马天主教、东正教、浸信会、卫理公会等)会积极地充当引导角色,引导你准备讲道。跟随这个神学指引,你逐步发现经文中包含的神学主张——关于正义、怜悯、成圣、拯救、盼望等的主张。一旦你找到这个神学主张,你讲道的形式和内容也就随之成型。

威廉·斯隆·柯芬 (William Sloane Coffin) 的神学基调常常带有强烈的解放主义色彩,他曾就瘫子得到医治做过强有力的讲道。他的神学使他的目光注意到经文中那个罪已被赦免的瘫子被邀请从褥子上站起来行走的那一刻。对于柯芬来说,故事中的这一刻揭示了一个关键的神学主张——新形式的道德责任应该伴随基督饶恕的体验,这种道德责任也完全了这一体验。

用柯芬的话来说,“瘫子的问题不是需要得到饶恕,而是责任(responsibility)——反应的能力(response-ability)——对神的爱做出反应的能力……从担架上站起来行走。”柯芬之后强调,许多基督徒倾向于花时间庆祝和沐浴在饶恕的祝福中,只是待在担架上,不愿意也无法起来做成神解放的工。对柯芬来说,经文的神学主张是称义(饶恕)和成圣(解放行动)的统一,他从这个神学基础出发做了整篇讲道。

从这个角度准备讲道,你的神学会决定讲道的基调和重点。讲道内容不会重复圣经经文(方法1),不会与“帝国”或“流放”(方法2)等有历史事件上的连续性,或重现经文的表达方式(方法3)。讲道将集中在圣经经文中所描述的某个时刻或某些时刻,这些时刻表明、聚焦或阐明你提出的特定神学主张。听众听到的讲道,是经文所描述的某个时刻,由你的神学主张塑造成有关饶恕、解放、盼望、偶像崇拜、顺服、爱等神学主题的讲道。

5、从现实的情况出发寻找讲道灵感

用这种方法,你会从发生在自己生活环境中或更大背景下的重要事件开始准备讲道。然后探究,在圣经经文和当下处境的碰撞中,有没有新的意义产生。纵观历史,我们已经看到圣经经文的含义是如何同历史碰撞而产生新的含义。通常,这些含义是我们之前不可能知道的。例如,民权运动催生了圣经经文中关于奴隶制、系统性邪恶和压迫的新含义。女权运动催生了有关性暴力、赦罪和赎罪的新含义。

使用这种方法,你可能会拿起报纸,或反思更大社区或会众面临的重要问题。然后问“这段经文中潜藏着什么意义,等待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社区或会众在我们的历史或生活中的这一刻被发现?”虽然这可能会走入死胡同(或可怕的解经——所以要小心!),但令人惊讶的是,你经常会发现一个真正有用的想法,甚至会从看似无关的圣经经文中找到对当前问题的完整重构。

在世贸中心和五角大楼遭到恐怖袭击后的那个星期天,约翰·麦克卢尔(John McClure)被安排在一个大教堂里讲道。最开始他想基于约翰福音3章16节讲道,试图思考这节经文更加独特的解释。发生对双子塔和五角大楼的袭击之后,他强烈感受到到眼前的情况催化出一条与经文原本意义不同的意义轨迹——围绕“信”(“信我的人”),一种信任形式,更深层含义的意义轨迹。在一个信任的核心被动摇的世界中,他将整个讲道的重点转移到了最终值得信赖的是神。

从这个角度准备讲道,你所讲的内容在告诉听众,他们自己的情况实际上已经存在于圣经文本所投射出的世界中。我们的现实情况的最终意义存在于经文意义的潜在轨迹中或视野范围内,等待着这个时刻被发现。相比于听你从经文中进行动态类比(方法1),识别经文背后的历史连续性(方法2),重现文本的修辞(方法3),或者在文本中找到特定的神学主张(方法4),听众会听到你深入挖掘眼前的现实情况,从中找到一个想法或画面,作为圣经经文中隐藏含义的催化剂。

总结起来,这五种可以找到讲道灵感的方法是:
方法1:从圣经经文中寻找,找到经文重点内容的等效动态。
方法2:从圣经经文的历史背景中寻找,寻找过去和现在之间的历史连续性。
方法3:从圣经经文的语言或修辞中寻找,文本的语言是怎样向读者说话的。
方法4:从圣经经文的神学主张中寻找,通过我们的神学实践提炼出讲道信息。
方法5:从现实的情况出发寻找,文本中新的意义等待着被发现。

原文链接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