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书画世外桃源梦

老公与我爱到小山村,在院子种菜或种花,看书或画画,无非就为亲近山与水,吐吐北京废气,吸吸天地原味,疫情更爱去静心养老;乡村土气,但原汁原味没有做作,中秋过了我们仍来看蜜蜂采花,何况有长假。

我家与吴叔叔夫妇及吴姑姑邻居多年,他们家的山楂总在我们家采,我们家的南瓜总爬到他们家结。邻居往来,竭诚相待亲如家人,大家熟悉彼此兴趣和收成,真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当年我在后院做画,吴叔叔爱人常常认真陪看,绝无巧言令色:“一辈子若只做一件事,即使只会这件事,也认真做好。”阿姨那话语中有鼓舞,有积极,有阳光,有支持,至今犹记,字字珠玑。几次共勉,后来阿姨也拿起毛笔书法画画。吴叔叔至今仍留得已故阿姨的绘画作品,难忘我们共有的书画世外桃源梦。

这世界也不是绝对的好,因为总有离别有衰老。记得那年山村下了场大冰雹,我家门口那株盛开杏花立刻掉谢一地,还听说已走邻居阿姨生病最后的苦与静,转达了阿姨给我家最后的问候。爱必得忧伤,记得后来常无意总听到梁祝,因为阿姨也喜欢。我想阿姨曾在曲中随心所欲不逾矩,自在离去,平安到天家,但记得听到消息时,山风拂发,拂颈,拂肩的清冷。

怀念已故阿姨一派阳光开朗的性格,当初老人曾熬过七个冬天仍被击败了,记得她生病期间曾搭我们便车回京避冬,常常一路二胡梁祝经典老歌,频频赞好。

难忘阿姨对我爱文艺的鼓励,但我确定她也是能工巧匠,苦心孤艺。阿姨故去多年,想她应是心满意足离开的。

记得当年门口杏花盛开时我常常没有画画灵感,植物的花开与人物的对话,冰雹后站在遍地杏花残骸上寻思落花便有灵感,甚至画到月亮挂枝头,再怀想阿姨喜爱的梁祝二胡曲,谁说它只有伤心无助?其实是我们忽略了曲中的热情奔放欢声笑语,爱有忧伤,也有昂然,世相本来就复杂,人生最后就像那杏花,音容笑貌最后都是曲终人散,梁祝一曲既不只是忧愁,就不该忽略曲中铿锵有致的高扬。

杏花是中国古老名花,公元前三千年就被人喜爱,树龄多能百年以上,落花滋养一季又一季的新生命,每朵杏花曾经无比艳丽,但青春与激情年华都会停顿,伤感花尸也让土地肥沃,即使杏花树下听梁祝,也能想象杏花揉成祝福别在襟上必是美美的。

描述人的生命,总想到《圣经》诗篇90篇10节“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山仍善变水仍无常,我们都来世上一次,唐时风,宋时雨,千百年来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庄严温柔。

中秋节过了我们又踏月来山村,刚买了果农新酿的花蜜,蜜很浓价不高,皆大欢喜。阿姨已远走天家多年,她家人吴叔叔与吴姑姑生活仍十足兴头,买菜也十足奔头,院子锄头更十足忙碌,随时让人见到乐观带头的勤快老人,没有忧郁没有沉闷,绝不活在回头中;杏花凋零又如何?落花变成肥沃泥土,花做春泥更护花,那是理想人生的总结,也是杰出的谢幕。

邻居往来闲话家常亲如家人,涓滴回馈多年无私真诚的照顾,真是人生至高的享受;如今犹见吴叔叔吴姑姑潇洒认真,永远阳光晒心头,尤其听到吴叔叔一句洪亮的问好,让人不得不挺胸抬头走好下一步。本文就是吴叔叔茶余饭后提醒我曾为阿姨写过的一稿,岂不无意又流露了他对爱人的想念?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