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老村的老树

我是个老人了,我曾在一个老村出生,长大,离开……如今常常再探亲,只是村愈来愈老,人愈来愈少,但是那几棵伴我长大的老树依旧葱郁,浓荫。

很多村庄都有古树,老村那两棵樟木及两棵榕树紧挨一个广场长在高坡地上,朝阳初升总见老树上许多小鸟。鸟叫的时候,广场的小孩也在唱歌。圣经里解读“树”的灵意就是“根本”,所以耶稣说:凡树木看果子,就可以认出它来。人不是从荆棘上摘无花果,也不是从蒺藜里摘葡萄(路6:44),神与我们同在。

我常回老村,还见稀疏老人像年过八十的华嫂与亮妗,她们都住在“伯公”下,老村人都知伯公就是就是那棵贴有“六百余岁神木”字样的樟树,早就拟人化而称为伯或叔。“伯公”老树仙风道骨,姿态最美。在创世记中,最早提到的有三样树:分别善恶树、无花果树、生命树。分别善恶树,就是人不让神掌管、自己来分别善恶,这是神禁止人吃的;无花果树,就是人的判断、智慧,在新约里也象征以色列国;生命树,就是耶稣基督,在新约里也叫葡萄树。

如今老樟年高近千岁,老榕虬髯成拱,难怪说榕树独木也能成林,村民人人爱谦说蒙祖上余荫。

记得小时候我家开门即见四棵老树,所以,每天一眼浓绿,一天滴翠,老树下曾有老建筑,我念幼儿园时就在那里,毕业拍照时我挨坐在牧师旁。

人是上帝创造的,而社会是人造的,社会里有人有事也有物,我只是小人物,我看老树是很了不起的大树。老人也总告诉我们,老的东西要敬爱,不要毁坏,神都在看;多少年过去了,多少个台风过去了,那几棵高坡地上的老树依旧无羔,感谢主。

老树像老村地标,长在老乡老街的风尘窄巷平台处,小路曾历经泥土路、石板路、水泥路甚至柏油沥青,东眺大山峰,西见高速路,南有大溪、大桥,北靠飞龙山与飞凤山,生态与文明早有默契,美在繁荣,美在福昌。

村民说“老樟”也曾遭虫害甚至性命垂危,因水泥及围篱造成基盘太小影响健康,因地面沥青闷坏老树而孱弱;村民爱神树,费心找树医一次次救治度过难关,如今老树老态并不龙钟,并且稳重拙朴的活着。记得小时候玩捉迷藏,谁不爱躲老树下?我这个老人再看那几棵老树,乡下日月光华不止是梦想发光的地方,更是心灵的归属。就像树最深的喻意代表我们要珍惜上主给我们以子女的身份,结出义德的果实,榨出香甜的油脂,以荣耀我们的在天之父。

老树旁与广场交相辉映,广场或农民晒谷,或舞龙舞狮,或布幔电影,或聚会,或山歌,或祭典,或平安戏,或搓把戏。谁家都有张小椅子、小凳子,随时可以搬放老树下看热闹。老樟随祖跨海?“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树已参天,如今树围5公尺,胸近2公尺,树高冲20公尺,威武挺拔,就是老村精神;它见识台风,靠近白云,鸟儿安家筑窝,蚂蚁搬进搬出。老树仍有小杏绿,旅客、归人到小村既入宝山岂可错过?

岁月凝聚,心脉相连,今我离老树千里,但看老树仍不老,静思中得到内观新视野,一木在侧,拥抱大林,因为小村传世瑰宝是我心中永远的Darling。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