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95岁高龄基督徒抗日老兵郑祥开的传奇人生

1.jpg

96岁基督徒抗日老兵郑祥开近影

福建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陈先生告诉我,据他所知,福州目前还健在的抗战老兵只剩10人左右,为赓续抗战精神,砥砺复兴力量,每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这个特殊的纪念日,福州仍健在的抗日老兵们都会相聚一起庆祝。这两年因为新冠疫情就没有举行了。他还向我介绍认识一位95岁基督教徒抗战老兵(福建省卫生防疫站干部)郑祥开,我们相约在福州基督教花巷堂见面。

2.jpg

福建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们经常到郑祥开(前中)家慰问【陈炳颖(后右1)供图】

今天(9月5日)上午9点,郑祥开老人从军门社区家里骑着电动车来到福州花巷堂,疫情防控,礼拜堂只进行主日线上崇拜,我们坐在礼拜堂边古厝树荫下的石板椅上,聆听郑老讲述传奇一生……

郑祥开老人1927年12月27日出生在福建省闽候县白沙镇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七岁时,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全家5口人,靠母亲一个人养活,母亲常年吃素、烧纸拜佛,却也无法改变他们十分艰难的家境。

父亲过世后,母亲就把他寄送到福州城郊金桥外公家的村里读私塾,之后不久,他的三舅舅一家在福州西门街定远桥开饼店,便寄送到三舅舅家,在那里他和表妹一起念私塾,读了《大学》、《中庸》等书,八岁那年家庭经济稍有好转,母亲就把他领回家乡,在闽侯白沙小学插班读二年级。也许是家境穷的原因,他从小就有很大的抱负,要忠于国家民族、孝敬父母,决心读好书改变家庭境遇。

郑祥开在白沙小学读到三四年级时,每天都早起,头顶饼箩沿街叫卖油条,卖完油条后才回家吃早餐上学,即便如此,他每学期考试成绩都在班上前一二名。不久郑祥开姐姐嫁到福州城里,郑就搬到姐姐家住。这时抗日战争爆发,省立第一小学(现福州实验小学)随省会内迁搬到永安办学,还留在福州的老师办起了一所“大根中心小学”的新学校,郑就考入大根小学,读完五、六年级,小学毕业。

1941年4月,日本鬼子第一次攻占福州,黄昏起,北岭那边的炮声持续了三天,枪炮声城里都能听到。第四天形势紧张,国民党军队顶不住了,日本人从北门进城,大清早,街上人群拖儿带女如洪流般往西门方向狂跑逃难!郑祥开的姐姐就带着他跟着人群跑,从福州经过洪山桥一直跑回白沙老家。

次日,白沙也听到枪炮声了,日本鬼子从北岭那边绕山路打过来,炮声隆隆由远而近。年幼的郑祥开非常害怕,他亲见到日本鬼子烧杀奸淫,家乡白沙所有女人都往山里躲起来,没有人敢留在家里。母亲应急作出决定让郑祥开和弟弟、表弟三人在家照顾外公,日本人吃剩米饭鱼肉到处乱丢,他就去捡那个残饭烂莱回来煮一下给外公和二个弟弟充饥……母亲和姐姐跑到山里的花云村堂姐家避难。郑祥开幼小的心灵铭记下日本鬼子的滔天罪行。

1942年春,郑祥开考入从福州内迁沙县的福州一中,不久学校搬到闽清六都,他在那里读完初中,这时福州又二次沦陷,1944年10月左右,国民政府号召“十万知识青年从军”,全国有识青年积极响应,不少在沦陷区的青年偷偷地越过日军封锁线到国统区内地报名从军。当年在闽清(国统区)的福州一中全校师生也只有五百多人,报名从军的就有三百多人,经过体检,包括郑祥开在内的三十多名同学被选上。

郑祥开从军后和张嘉元、黄光治、郑杰以四位同学,效法史上“桃园三结义”,结拜成兄弟,发誓上战场后“要同生死、共患难,跟敌人大干一场,踏平日本三岛!凯旋而归再念书”。到达江西黎川,郑祥开被编入知识青年军208师622团第二营步兵四连炮兵三班,当上二等炮兵手。

郑老说:当年知识青年军208师的军容军纪都很严格,军纪扣一定要扣整齐,不能翘起来,检阅的时候还要用针缝起来。走路都要挺胸,到街上三两个人步伐都要整齐一起走,不能吊儿郎当。青年军的训练更是严格,刚开始郑祥开并没适应,排长动不动就用拳头打人。有一次集合郑没站好,背驼下去了,排长从他背后干了一拳,击倒在地,然后又叫他站起来问你为什么被打。为了救国,为了要跟日本鬼子拼只好忍受,郑祥开说:“为了救国,打败日本鬼子,我们再苦都要坚持下去,我们平时多流汗为的是战时少流血……”

1945年8月15月,郑祥开的部队在江西黎川县钟贤镇集训,半夜排长吹哨子叫起床集合,整队集合到团部操场,团部抬出来一盏很大的灯笼,灯上写有“普天同庆”四个大字,大家都不知到这个四大字是什么意思。后来团长在集会上宣布说日本投降了,抗战胜利了,官兵们大家都跳起来,帽子乱扔,接着全团整队绕钟贤镇游行,高兴了一个晚上都未能入眠……

郑祥开部队接到通知,准备去接收台湾,他便开始学闽南话和台湾风俗习惯。部队从江西步行军经福州北上,郑的母亲从白沙家里赶到福州后屿看望他(拍了下面一幅照片),母亲以为他当兵一年多了,应该变个像样的样子了(最少也当上一个小官),可当她看见郑祥开穿的衣服是灰邹邹的衣服,脚上穿的是草鞋,还是一个普通兵,便伤心地掉下眼泪。后来,没等郑祥开在嘉兴青年中学读完高中回来,他的母亲就去世了。

3.jpg

郑祥开(后排中)部队经过福州时与母亲(前右1)家人合影(网络)

郑祥开随部队离开福州后北上浙江吴兴集训六个月后,准备毕业复员。当年复员的官兵去向有就学、就业、退伍等几个选择,郑老选择到嘉兴到青年中学读完高中三年。毕业后郑老对内战已感厌烦,心想“自己人打自己人,打死了都没有人替你可怜”,决定不再继续当兵,打道回府。1948年年底,经三天三夜折腾、历经磨难从上海乘船回到还没有解放的福州老家。

郑老回到家,处境更艰难,找不到工作做,靠他弟弟打银器维持全家人的生活。后来听人家说白沙烟好卖,他就到福州批发烟回来卖,买卖一包烟大概能赚一块多钱。不久,郑祥开找到原来读小学校长张鹤年,经校长同意让他在白沙小学教书。解放初农村土改斗霸运动使他心感不安,生怕弄不好会若上祸,于是千方百计跑到福州城里找工作。

一天郑祥开在《福建日报》上看到福建省卫生厅招收“华东区东南鼠疫防治处防疫人员训练班”的消息,他便报考了。报考的三百多人中只收三十多人,他有幸被录取。训练班学习训练六个月出来后,每月148斤大米工薪,勉强可以养活全家。训练班学习结束,福建闽东周宁县鼠疫大流行,死了很多人,郑祥开和班里十几个同学被抽了到周宁浦源村防疫。鼠疫流行主要是跳蚤传播的,得这种病死亡率非常高,没有先用灭蚤剂(滴滴涕)疫情难于控制。进村后防疫人员全部穿上自身防备服进村,铺天盖地喷洒滴滴涕灭蚤后,疫情很快平息下来。一个多月后,郑祥开回福州分配在福建省鼠疫防治所卫生工程组工作。又过几个月,组织上让他到建瓯去建立鼠疫防治站工作,后几年才调回福建省卫生防疫站工作。

1963年,快40岁的郑祥开刻苦自学,参加当年的全国高考,被上海同济大学环境工程学系给水排水工程专业录取,学习三年后,“文化大革命”开始学校停学。直到1980年郑老拿到当年的本科毕业证书,1992年评上卫生技术人员副主任职称。

 

4.jpg

郑祥开1968年上海同济大学毕业证书

5.jpg

郑祥开1992年被确认为卫生技术副主任职称

文化大革命清理阶级队伍开始,也清理到郑祥开头上,郑祥开被防疫站造反派关进位于省卫生学校的牛栏隔离反省。一开始连日带夜不停地对他批斗,受尽“喷气式”(“喷气式” 就是人的脚后跟要蹬起来,手背着翘起来,形似喷气式飞机的样子,这样做很快就能令人满身大汗)折磨。连续几个晚上不让他睡觉,斗得像行尸走肉,成天昏头转向,他失去了坚持下去的信心,违心地承认了自己参加的“华东区东南鼠疫防治处防疫人员训练班”就是“反共救国同志会”这一反革命组织。承认后造反派更是变本加力地迫害他。又来刮“十二级台风斗”,迫他讲这个反革命组织发展了哪些成员……又逼着让他再做“喷气式”飞机,随后造反派也成立了专案组开始调查,郑祥开想这下完了,人完蛋了,前途、家庭也都完了,一切空白。自己做了害子害孙的罪恶,很是绝望,就想用绳子吊死以自杀了事………

文化大革命快结束了,省卫生防疫站贴出下放红榜,郑祥开榜上名,牛栏里其他难友开玩笑说:“反革命分子郑祥开上红榜啦!”他被下放到清流县温郊公社梧地大队务农。老郑从事防疫工作多年,还会处理一些小伤小病,当时大队里没有医生,他就帮大队建立医疗站,为贫下中农看感冒之类的小病。郑祥开文革前是在同济大学生,学过测量,他就为村里为测绘出一条能接上大公路的单行绕山小公路,让板车、自行车和拖拉机等小型车辆进村来。不久,与郑开祥下放同大队原是清流一中老校长被调到清流三中当校长,他问郑祥开说要不要去教书,郑说,愿意,教什么都行,之后在清流三中教了五年化学。从此以后郑祥开对化学兴趣倍增,买了很多化学书籍钻研,为物质困难时代的山区制造出松香肥皂等,免费送给老师和梧地大队乡亲们用,也为退休后自己几项发明打下了理论基础。1977年春天,郑祥开被调回省卫生防疫站工作,他自嘲“抗战八年,下放农村也八年”,单位在他面前烧毁文革中所有的黑材料,平了反,恢复其卫生防疫站的科长职务。

1979年10月,花巷教堂在福州市第一个重新开堂,恢复正常宗教活动,郑祥开家住军门社区,每次上街都得从花巷堂边巷子经过,他被教堂的圣诗和信徒崇拜的热情吸引,开始进入礼拜堂礼拜,在他同学刘城弟兄的引领下开始认识神,1980年在花巷堂接受洗礼成为一名基督徒。郑祥开说:我没有当总统的命,但要以圣经中“爱人如已”的教导,向耶稣学习,想尽余生多做一点对人民有益的事……

1993年6月,郑祥开从福建省卫生防疫站科长的岗位上退休,退休后的他自费创立科研所,从事水和环境的科学创造发明,环境卫生的研究。先后为南平市设计塔下生活垃圾生物处理场、福州传染病医院设计污水处理厂、福州上渡印染厂设计印染污水处场、莆田江口的两座日产6万吨自来水厂等工程设计,郑老都没有收取设计费。之后郑老又发明了无需更换滤芯的净水器和自动排除滤层积污的净水器等专利,四项发明均获得国家专利证书。

 

6.jpg

2018年7月《海峽都市报》以“90后抗战老兵热衷发明”为题整版报道郑祥开事迹

7.jpg

图为郑样开研究配制有高效杀灭细菌和病毒作用的《家佳露》皮肤药

近年郑祥开还亲自配制具有高效杀灭细菌和病毒作用的《家佳露》水型外用药,对皮肤疔、疖肿、烧伤及带状泡疹等有一定疗效。成品经广东省疾控中心毒理研究所验证对人体无害,几年来他免费向福州、莆田教会送出5000余瓶,患者反应治疗效果不错,全国各地不论是谁,只要需要和相信的,他都免费赠送。

郑老先生说:“我现在四世同堂,共有六个子女,三男三女。他们对我都很好,我已经是95岁的老头了,来日有限,党和政府每月还给我近8000元工资,过年过节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像上帝派来的天使,经常来看望慰问我,我不需要更多的钱……这一辈子历经了各种坎坷,眼下对我的回报我很满足的,世间万事都循着因果报来,上帝的安排是十分公平的,有生之年,对世界人类有好处的事我都会继续去做……”

8.jpg

郑祥开老人说:“我想你们这些志愿者一定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图为志愿者赖恩典(右)和郑老在一起。

9.jpg

郑祥开主内老兄弟(右)与笔者合影留念

衷心感谢福建关爱抗战老兵赖恩典、陈炳颖先生提供《一起抗战 口述历史》等资讯。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福建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