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区版

由河南水灾事件谈基督教心理干预事工的迫切性与重要性

引言

灾害带来的损失除了表现在对城市、街道、建筑物所造成的破坏,以致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外,更是表现在对逝去亲人者及灾害亲历者所带来的心理层面的负面影响。就在昨日备受关注的失踪者之一的5号线地铁乘客邹德强终于被确认已经遇难。

“邹德强和王先生都在上海工作,来郑州是出差。20号那天,天降大雨,路上不好打车,他们便决定坐地铁回酒店。刚开始一切都顺利,开了几站后地铁停了,王先生看向窗外,发现水在急淌,水位已经到了车窗那里。他看见司机急匆匆赶过来,试图将地铁车倒回去,可刚开了几米,就听到一声巨响,地铁又不动了。王先生和邹德强之前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看到车厢进水,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慌乱的,他们看到很多人站在凳子上,也有人从打开的车门出去,试图走到附近的检修通道上,但因为中间要淌过一段水,看到水流比较急,王先生和邹德强有些犹豫。司机告诉大家,右边也可以走,有一些线缆可以抓住,慢慢走到附近的站台。看着司机演示了一遍,王先生和邹德强便决定跟着司机走,认为跟着司机会比待在车里安全。其实,他们的位置距离站台只有100米远,因为洪水的原因看上去格外漫长。王先生与邹德强之间隔了两个人,刚开始大家还排着队走,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邹德强突然滑落了,瞬间就被洪水冲走,王先生吓得打了寒蝉。”

(引自子芫伴你成长,<5号线乘客邹德强找到了,寻夫女子痛哭:你终究让我失望一次>,载于《今日头条》2021年7月26日22点37分。)

 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故事,相信还有许许多多惊险的画面有待呈现。这些经历对于当事人或亲历者来说就像噩梦一样。那我们又该如何去帮助那些受过惊吓或创伤的人呢?

一、祷告及探访是不够的,还要加上心理辅导

“祷告”的确是基督徒遇到事情最最基本,也是最最重要的处理方式,但上帝不仅要我们为他人祷告,也要我们去实实在在地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祷告”两个字并不能概括所有的一切,也不该取代基督教的心理辅导事工。

那什么是基督教心理辅导事工呢?在很大一部分教会中,并没有成立这样的事工。只有与之相接近的事工,便是“探访事工”。但是说实话,探访事工几乎是教会所有事工中的最不成章法的事工。为什么?因为其他事工都会有些相应的规章制度,对事工组的成员都有一定的要求。唯独探访事工几乎人人都可以做,所以就显得有点乱。虽然探访事工也分为教会探访与个人探访,但其实这两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总之,到了受探访者家中后,凡是去探访的人都可以劝勉。你一句,他一句,这个这样说,那个那样说,叫被探访的人听谁好呢?另外,探访者一旦到了被探访者家中,也会有一段寒暄的时间,天南地北,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这也使探访变成了闲聊,而与心理辅导相去甚远!

基督教心理辅导是一门非常重要的事工,因为现代人的问题越来越多是在心理层面的。无论是焦虑症、抑郁症、自闭症还是创伤后应激障碍,都与人的心理或心灵息息相关。当然,上述名词都是心理学意义上的心理疾病。

对于基督徒来说,人的心理问题其实就是他灵魂深处的问题。故此,我们更习惯用“心灵”来取代“心理”一词。心理学的贡献至少让我们看到人的灵魂深处原来还有那么多的问题。那么基督徒对于这些问题有没有什么独特的观点及治疗的方案呢?答案是肯定有的,只是国内的教会还不太注重相关的理论及事工而已。这个独特的视角及治疗的方案就是基督教心理辅导。

首先,这是一种心理辅导,也就意味着这门学科是承认心理学的基本理论及研究方法的。心理学对于基督教辅导学的最大的贡献之一便是让我们清楚地意识到有些问题是由于复杂的状况对人的心理带来的冲击所造成的。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当一些事件的发生超出了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的时候,人的心理就会出现问题了。这就告诉我们并不是任何的心灵层面的问题都是撒但所造成的,人的心灵本身就是脆弱的,容易因着某些具体的事件而产生问题。

不过,基督教心理辅导并不全都采用心理学的理论及治理方法,因为基督徒相信人心的问题并非只是外在的环境所带来的冲击而引发的问题,否则我们就不能解释罪恶的终极来源。按照奥古斯丁的神学理论,罪恶的终极来源既不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也不是引诱人吃禁果的撒但,更不是上帝,而是人的自由意志本身。因为人的自由意志是居间的善,既可以选择善,也可以选择恶。故此,人在犯罪这件事上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造成的,都责无旁贷,必须承担一切的后果。

假如我们看到了这一点,那么我们对于心理辅导的理念就与世俗的心理学产生了根本性的分别。世俗的心理学因为没有看到人的问题还存在着背叛上帝的一面,故此只能使用一些外在的方法,比如用分散人的心思意念及培养一种兴趣来治疗抑郁症,使用催眠的方法治疗人的失眠等。这些方法不是没有用,而是治标不治本,没有更深入地分析人的状况及更深入地疏通或治疗人的心灵症状。

也许,抑郁症的确是由于人的受挫经历造成的,除了用分散注意力、培养一种兴趣或服用精神类的药物来缓解症状之外,还需要找到内在生命的问题或导致其抑郁的根本症结。作为基督徒,我们除了需要给予当事人某种程序的心理干预之外,还当进一步帮助他们在圣灵的同在与圣道的光照下对自己的内心做一番更为深入的剖析与处理,好使自己能彻底摆脱内心的困扰,并与上帝建立正确关系。

二、平信徒在处理这类问题上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

假设心理治疗是一门十分专业的学科,那么基督教心理辅导就需要更加专业了。而这样的辅导师在今日的教会必定是凤毛麟角的稀有物种。普通的信徒肯定不具备这样的专业。如此说来,基督徒们在面对有心理问题的人群时,只能束手无策、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人受苦吗?当然不是。因为即便普通信徒不具备专业人士的技能,却也至少可以缓解疾苦之人的心头之痛与难言之隐。只是需要遵循一些基本的原则。笔者尝试罗列两个基本原则。

1、不要急于责备或劝勉,而要学会耐心聆听

当事人来请你求助的时候可能会表现出十分消极的情绪以及对他人的不满,这个时候,我们千万不要打断那人的话,也不要急着去下什么定论,更不要还没听完就开始责备或劝勉。这样的反映都是不适宜的,会引起当事人极大的反感。正确的方法应当是耐心听完当事人的求助、且要全神贯注地听,以表示你对他的尊重,在听到你所能认同的部分时,也可以用点头来表示你对他的基本的认可。如果对方讲了很长时间,事情也比较杂的情况下,我们才可以就着某个空挡插个话,而这个插话的里面也不可以有埋怨的语气,乃是要帮助求助者理清楚他的问题及诉求。

2、帮助他整理情绪,理清思路,看清问题

一般来说,求助者都会带着一些的情绪来向你倾述,或忧伤或绝望。做辅导的人尽管要尝试着与他感同身受,却不要被对方带入到那种情绪中,因为你不是他,他是求助者,你是辅导者,你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可以表达对他的同情,却不能与他一起消沉,否则你不仅没有给他带来安慰,还有可能会加重他的症状。

另外,受苦的经历也会让对方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这个时候我们就要尽力地帮助求助者理清楚他目前所处的状况,使他能看清楚问题之所在。比如,当求助者一直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时,我们除了安慰之外,也当帮助他理清楚他痛苦或纠结的那个点在哪里。也许是在懊悔与自责。求助者可能一直在说,这是他的错,是他造成的,如果那天他能做点什么的话,至亲就不会失去生命了。这个时候你可以帮他做个简单的分析,你可以顺着他的想法继续发问。如果当时他真的这么做了,难道就不会出现其他的意外了吗?如果每个遇难者的家属都知道他们的亲人很快就会遇难的话,他们还会让他们外出吗?我们需要让求助者清楚地意识到,至亲的遇难固然令人悲痛,但那与他本人在这件事上的不作为并没有因果关系,他不应当一直停留在自责的状态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信(fuyinshidai2006)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相关推荐

为你推荐